三十一:厄运小姐

    位于比尔吉沃特的第一个夜晚的结束,杜宁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会这样快经历比尔吉沃特之变。但杜宁如今知道,这一切很快就要开始了。

    于是,杜宁让皮卡德联系马休船长,让他在听到码头的炮响时开始召集所有船员。这一次不用再抢那些可怜的小船了,他们这次可以抢普朗克手下的船。同时杜宁也告诉诺亚,让他准备好离开,因为他的大仇即将被报,他只需要等待就好。

    皮卡德与诺亚听到杜宁的话后都是一脸疑惑的模样,但杜宁自信的模样又让他们即使没有完全相信但也是前去准备了。

    当这一切结束,杜宁便再次休息下去。虽然他才醒来没几个小时,但一杯杯的酒,一个个的故事,以及这即将发生的一切让杜宁在兴奋过后昏昏欲睡。

    月亮挂在天空,月亮缓缓地落下,太阳缓缓地升起,太阳挂在了天空。

    当杜宁再次醒来时,他感觉自己回到了原来世界的柔软的大床,之前的经历不过是梦而已。

    可当他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一切。迷糊的状态瞬间消失。

    一个巨大华丽的房间,一张巨大柔软的床。装饰华丽,即使两世为人,杜宁都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房间。震惊直接表现在了他的脸上,杜宁翻身下床,这是才发现身上的衣物都被换了,柔软且华贵。

    房间有个阳台,杜宁穿好床边合适的鞋子,走到阳台,看着阳台外的风景,杜宁一脸疑惑。

    映入杜宁眼睛的是鳞次栉比的房屋,越往下看去,房屋的模样便越破旧与杂乱。而比尔吉沃特的那污秽的码头也显露在面前,还有那肮脏的海面,直到向着远处望去才可以看见大海本来的样貌。

    砰!

    房间的门被粗暴的打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走了进来。可当杜宁看清女子的模样时,却是仍不住后退。

    “好运姐!”杜宁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听着杜宁的话厄运小姐显然愣了愣,随后露出了笑容,靠近杜宁后说道,“是吗?在你心中我是好运?”

    听着厄运小姐的话杜宁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而厄运小姐看着杜宁的模样却是仍不住笑了出来。

    “呵呵!”

    如同魔鬼的笑容,将人吸引过去。而一些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杜宁,是叫杜宁吧?”厄运小姐用充满诱惑的语气问道。

    “是的。”杜宁紧张的回答。说来,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女子如此靠近自己。虽然这个女子是恶魔,但有些人就情愿死在这样的恶魔手中。

    “你能给我讲一讲焰浪之潮的故事吗?”厄运小姐说道。但杜宁听到厄运小姐的话瞳孔瞬间睁大。

    这是昨晚他告诉皮卡德与诺亚的事情之中提过的话,因为他将这场比尔吉沃特的变故成为焰浪之潮。至于为什么是这个名字,是因为和他记忆之中看过的那个故事相似。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嘿嘿。”杜宁说道,随后还尴尬地笑了笑。“所有...尊敬的厄运小姐,你可以让我离开吗?毕竟我来到这里也是在不知晓的情况的。”

    “厄运小姐,可我还是喜欢好运姐这个称呼呢!“厄运小姐说道,随后缓缓地抽出一支手枪,对着杜宁的脑袋,假装地比划了一下。

    “当然,你想走便走就是了。”

    杜宁听着厄运小姐的话,又看着她手上的大口径手枪。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看来,今天想要离开可不容易。

    “俄洛伊那个女人虽然又丑又自大,但是她嘴中说出的话,有些还是人应当说的。而且,她和普朗克的事情你知道吗?要不要我给你讲一讲呢?”厄运小姐说道,随后又想起什么似的,开口继续说道:“对了,你的那几个朋友此刻也被我好生招待着,你不用担心。那个受伤的家伙可是被我那个比尔吉沃特最好的医生医治着呢!”

    听着厄运小姐的话,杜宁知道皮卡德诺亚三人已经被抓了,而厄运小姐便以此来威胁自己。其实对于杜宁来说,厄运小姐无声地将自己给抓了便已经足够了。这已经足够让杜宁妥协了。

    但妥协归妥协,说出来的话却不一定要全部正确。

    而厄运小姐已经给了她一些思路了。

    “你会除掉普朗克,但你杀不了普朗克。这就是赤焰之潮,好了吧,我告诉你了,可以放我们走了吗?”杜宁说道,随后直直地看着厄运小姐。而厄运小姐听到杜宁的话后,眉头便紧紧地皱了起来。

    砰!

    一声枪响响起,杜宁根本反应不过来。但子弹并没有击中杜宁,而是被迫拐离轨道,撞击到阳台上的石护栏上。杜宁心中震惊与害怕,他想要立刻反抗,立刻利用魔法。而他的身体也确实如此动作了。

    但杜宁强行抑制了下来。

    他可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活着离去,即使是击败厄运小姐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便已经困难无比。而不用想象,杜宁便可以想象到这四周都是厄运小姐的地盘,那么她的手下至少有几十人在这里。并且刚刚躲过那颗子弹都不是依靠杜宁。

    “不要这样好吗?我又不会说出去,何必灭口呢?更何况,你觉得俄洛伊看过的男人这样不堪吗?”杜宁假装无奈地说道,但冷汗已经在他的衣物内留下,魔法元素也尽量在身体的周围聚集。

    厄运小姐看着杜宁的模样却是没有继续动手,但那冷静的外表之下依旧有些惊讶。

    “为什么要走呢?这里难道不好吗?你要什么告诉我就好了,我都会满足你。”厄运小姐笑着说道。

    杜宁听着厄运小姐的话,已然感觉到她对于自己没有敌意,也意识到自己想要离开或许也是做梦了。于是乎,他的心中不知道那一跟筋跳了一下。说出了下面这样的话语:

    “我想要你。”

    砰!又是一声枪响,但却是不需要杜宁去防御,因为这颗子弹并没有向杜宁的身体某处袭来,而是打向了一旁的装饰物。

    “对不起,手有点滑。”厄运小姐依旧笑着说道,随后却没有等杜宁再说出这样的话便直接离开了。

    看着厄运小姐就这样扭动着纤细腰肢离开,杜宁的心中竟然有些失望。随后感知着衣服下流出的汗水,看着外面的风景,却是仍不住笑了出声。

    ....

    门外,当厄运小姐出来时,一个人影便跟在了他的身后。“把那些与他有关的人都抓起来拷问一遍,若是有些有趣的消息...”厄运小姐说着停顿了一下,随后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人影笑着说道,“如果有些有趣的消息,我可以给你一些奖励哦!”

    可当他走开时,却是骂咧咧的说道:“俄洛伊这女人总是可以靠那力量发现这些奇怪与恶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