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大幕渐起!

    皮卡德的模样让威尔斯心急,催促着皮卡德继续说下去。而杜宁也等待皮卡德继续说下去。

    皮卡德看着两人的模样笑了笑,随后继续说道:

    “我们遇见了海盗。

    当然每个船长遇见海盗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而那艘船的船长的处理方式便是送钱等待他们的离开。或许是钱给的太多,也或许是太少,那些海盗在得到钱之后仍旧不准备放过这艘船。海盗们勒令所有船员交出财物之后乘坐逃生的小船离开,包括船长。

    也算是那个船长具有血性,听着这样的条件立刻不干,随后便让船员们拿起武器准备和海盗拼一拼。确实也打了起来,但一群水手和一群海盗相比,水手们显然对于杀人不如海盗,第一瞬间变交代了几人。

    就在大家没有士气之时,船长却是挺身而出。那个船长看着就像一个少爷一般,但杀起海盗来却是挺凶猛。直接连斩几名海盗,将船员们的士气提了回来。

    不过依旧有很多船员害怕海盗,不敢与之对抗。而这时我便站了出来!”皮卡德说着,语气之中尽是骄傲。

    “当我站出来之后,那些海盗便一一溃败了。对于我来说,那些海盗的攻击就如同小孩子玩弄一般,可笑无比。我几招便可以解决一个海盗。

    而那些海盗看见我之后,竟然就那样准备逃跑了。一群海盗抢劫船只却被打的逃跑。多么可笑。

    不过我可不准备放过他们,我直接跳上了海盗船,而身后的船员也搜到我的感染,也冲上了海盗船,随后我们便将那些海盗全部给消灭了。而当我们缴获战利品时,竟然只有几枚金币。

    随后我们也从一个侥幸活下来的海盗口中得知,他们在另一片海域得不到生意,只好来到这片海域,而抢夺第一艘船便得到了这么多钱让他们不禁想要得到更多。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一直手保护费的情况是不存在的,还不如一次性拿个够。

    结果却没想到碰见了我。

    也自从这次海盗抢劫之后,我便没有下船了,反而是被船长雇佣来保护这艘船,让这艘船遇见一些小海盗都不用害怕,不用给过路费。但渐渐地,我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因为一天天的在船上漂流,拿着不多的钱,没有目标,这样的生活让我感到无趣,随后当这艘船某次来到皮尔特沃夫时,我离开了船,独自离去。

    随后你们知道吗?我并没有回到诺克萨斯,而是通过诺克萨斯与德玛西亚中间的一些纷乱的部落和国家,去往了弗雷尔卓德!

    我可告诉你们,弗雷尔卓德的那个天气可真不是人可以忍受的,风雪又大,天气总是阴沉,哪里的野兽也异常的凶猛。”皮卡德说道,却是被一声巨响打断。

    砰!

    一个巨物放在柜台旁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杜宁三人看去,只见一个毛发浓密,面容凶恶,嘴角却挂着微笑与香烟的男子出现。男子身材雄壮,一条红色披风挂在背后更显他的凶狠,巨大口径的弹药放在他的腰间,而一把半人高的巨大散弹枪则放在他的脚边,靠在柜台旁。

    “嘿!黑货,来杯血港!我tm太想你的酒了,好久没喝了!”格雷福斯大笑着说道,语气粗犷。

    对于格雷福斯的话老板并没有在意,一边配酒一边和格雷福斯说着话:“怎么回事?你好像有七八年没有来了吧,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你现在却回来了,还带着这样大一把枪。是在某个国家的的大牢里玩了一会吗?”

    “槽!”格雷福斯吐了一口痰,骂骂咧咧地对酒馆老板说道,“我还认为我碰不到你了呢!谁知道你这破酒馆什么时候就被人砸烂,你也人割掉了脑袋,没想到竟然一直存在,还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小酒馆的老板,怎么就没有一点进步呢!”

    听着格雷福斯的话,老板耸了耸肩,随后淡然地说道,“至少我一直听快活的。”

    格雷福斯听着酒馆老板的话却是恨恨地盯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其余的动作。

    “好了,你一个人回来了。那个和你一起玩牌的家伙呢?你们当年可是在比尔吉沃特打了莫大的名头。”老板随意地说道,但却不知道如何碰到了格雷福斯的逆鳞。

    “我回来就是杀掉那个混蛋的!朝!他死定了,我说的!”格雷福斯愤恨地说道,而老板看着格雷福斯的模样有些吃惊,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好吧,难怪我说为什么常常可以听见那个家伙的消息,却是从未听见你的消息了。不过你们的事我又不会参与,希望你可以完成你的事情。”老板说道,格雷福斯听后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地喝起了酒。

    待到格雷福斯喝完酒,也没有给钱便直接拿起了自己的枪离开。而老板看后也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

    但杜宁看着格雷福斯的出现,心中已然知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了。

    船长,女枪,卡牌,男枪..再结合之前在神庙之中宁说的话,震惊比尔吉沃特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那么厄运小姐来到这个酒馆与诺亚说的话倒是也是事实,不只是那个普朗克的手下,甚至普朗克都将在她的算记之下丢失现在的一切。

    不过厄运小姐来找诺亚的真正目的仍旧未知晓,或许也仅仅是因为诺亚是侯爵的子嗣,多一点关系并不是坏处,更何况诺亚父亲谢尔丹侯爵拥有魔法的传闻,那么诺亚拥有魔法或许也会被人猜测到,一个拥有魔法的诺克萨斯贵族,只要可以活下去,未来的成就都不会太低。

    为自己下一点长远的赌注可并不是坏事,更何况厄运小姐是如此的诱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果有能力,男人对于这样充满诱惑力的美人最是没有抵抗力。当然,这种回报也不是没有目的,至于目的是何,便是如今许多比尔吉沃特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