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好运小姐

    结束了和皮卡德的谈话,杜宁便和皮卡德一同来到了楼下。

    一个酒馆。

    对于比尔吉沃特的建筑结构杜宁没有什么好言语的。依托于古老建筑的遗迹修建的比尔吉沃特,能够修建,五脏俱全,也算是这里人们的一个能力。而在多年的递变之中,许多既不合理又没有多大用处的建筑也被拆除,而剩下的便也有他的道理。

    便如同杜宁在楼上自己苏醒来的那个房间内,竟然完全听不到酒馆的吵闹声,知道接近楼梯之时才组建传来喧嚣。

    来到楼下的酒馆,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除了喝酒的酒徒,还有着一群人围在一起进行着喝酒途中的娱乐,便如打牌赌钱,亦或者比拼力气,还有的便是高声谈论自己的故事,向他人现弄。虽然又推让,却是没有大打出手的情况。

    而颓废的诺亚则显眼的坐在柜台的一角,身边已经堆起了许多酒瓶。当然诺亚并不是一个人,还有着杜宁不认识的酒徒已然躺在了诺亚的身旁。不过不论如何相比,诺亚在他们之中总是最显眼的那个人。不过杜宁没有见到塔沃。

    对于诺亚的状态皮卡德显然已然习惯,而杜宁却是不知怎么前去安慰。思索一会之后仍然想不到切入点,也只能坐在一旁,远远地望着诺亚。

    “嘿!哥们,看你很面生啊。第一次来这里?”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杜宁的面前,一个满脸胡子,水手模样却又邋遢的中年男子。

    “请我喝一杯如何,我可以给你讲讲我遇见的新鲜事!对了,我叫威尔斯。不知道你叫什么?”威尔斯说道,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宁。”杜宁回道到,随后示意柜台上的老板拿一杯酒过来。

    “哎!好兄弟,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威尔斯看着杜宁的动作立刻笑着说道,随后对着即将拿酒的老板说道,“老板,来杯血港!”

    老板看了看杜宁,只见杜宁没有说话,随后便前去兑酒了。

    “威尔斯是吧。一杯血港可比得上一次出海了,或许一次还不够。你确定你的故事能够值这一杯血港吗?”杜宁笑着说道。血港他刚刚在点酒时询问后知道,那基本便是这个酒馆的最贵的酒了。同时杜宁也在老板那里得知,这种酒度数非常高,许多人一杯后基本就不省人事。而在比尔吉沃特,不省人事时如果身旁没有朋友,那么和死亡也没有区别。

    “嘿嘿!当然,你要相信我。讲故事我可是最在行了。并且我给你讲的这个故事可是我亲生经历过的,也因为这次经历我才可以来到这个酒馆消费。不过现在钱基本用光了。所有才需要朋友你的帮助啊!哈哈。”威尔斯笑着说道,而他的话语也勾起了杜宁的好奇心。自信的人,会让别人感兴趣的。

    “不过我需要一点酒助兴,所有可以等我先喝一口吗?”威尔斯问道,满嘴笑容,同时还露出了一口黄破的牙齿。

    杜宁没有答话。

    很快,被调配好的酒:血港被老板轻轻地推了过来。就在威尔斯伸出手想要去拿起时却被杜宁拦了下来。

    “酒一直在那,先讲故事吧。”杜宁说道。脸上挂着微笑。

    威尔斯看了看杜宁手中的血港,杜宁都看见他的喉结明显的动了动,在知晓不可能提前要过来时只有开口讲起了他自己认为离奇古怪的故事。

    “潮汐海灵你知道吧?这是流传在比尔吉沃特很久的故事了。”威尔斯问道,但也仅仅是象征性的一问,因为对于来过比尔吉沃特的人,几乎就没有人不知道潮汐海灵的故事,而不仅仅是比尔吉沃特,潮汐海灵的故事已经传递到了瓦罗兰大陆。但让威尔斯惊讶的是,杜宁说出了三个字。

    “不知道。”

    “好吧,那我还要给你讲一讲潮汐海灵最初的故事了。这个故事还是我奶奶讲给我听的。”威尔斯说道,虽然对于杜宁不知晓潮汐海灵的故事有些惊讶,但他并没有在意。

    “潮汐海灵就是一个身体脑袋像鱼又不像鱼的一只...奇怪的精灵,她有一双大眼睛,同时脸和肚子非常的白。她的脑袋上还有着四只耳朵。她能够在水里呼吸也能在水上呼吸,她还可以说话,但说话的声音总是那般稚嫩以及...灵动。

    不过这些都只是潮汐海灵的外表而已,真正让人们对于她的熟知是因为她的贪玩脾性。没有人知道她的种族,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人们只知道她时长戏弄人们。而最恐怖的戏弄无易于将孝敬胡子女士的银币给偷走。让船只遇见海难或者深海泰坦。“威尔斯说道,但却被杜宁打断。

    “深海泰坦?你能给我再讲一讲深海泰坦的故事吗?”杜宁问道。

    听着杜宁的询问,威尔斯笑了笑,随后指了指杜宁手旁的酒。待到杜宁递过去后,威尔斯便立刻来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

    “深海泰坦嘛。据说是一艘船换了个新船长,带来了一个新的装备。于是他们便准备出海去大佬深海之中的沉船宝藏。而那个下潜员在出海时曾提醒他们船长向胡子女士进贡。虽然船长口头答应却是没有真的进贡,以至于那个潜水员入海时便再也没有出来。从而成为了深海泰坦,监视着所有没有进贡的船只,给他们带来惩罚。

    不过这都是一些迷信而已,偶尔一次忘记了胡子女士也不会在意了。毕竟这是船长的事情,胡子女士不会将错误放到大家身上。至于深海泰坦,没有人见过。都是一些传闻而已。但是潮汐海灵却是真的存在。”杜宁听着威尔斯的话不禁入了神,越发的认真。而威尔斯则总会在讲一段故事后喝上一口。

    “啊!真是好酒!”威尔斯称赞道,脸颊上已经出现了红色。“继续说潮汐海灵的事情了吧。

    我刚刚跟你将潮汐海灵真的存在是因为我见过的,就是上一次出海,因为潮汐海灵的原因,我们船只满载而归。以至于我可以来这里快活快活!嘿嘿。”杜宁看着面前这个男子的模样与话语有些无语,但好在威尔斯很快又将话语扯回了最开始的故事之上。

    “我们船出海后,直到应当返航时都没有太多的收获。这对于所有船员来说都是一个打击,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孤生一人。当然对于我来说也是很难受的,毕竟没有收获便代表我没有钱可以领。那么回来之后又有什么意义呢?

    也就在我们所有人都心灰意冷时,就在我们准备返航时,潮汐海灵出现了。

    她跳上了甲板,手上拿着一柄三叉戟。而我就是第一时间看见他的人。那时只有我一个人在甲板上,她就这样直白地跳了上来。我那时很害怕,身边没有武器也没有其他人,我甚至不敢跑,只能直勾勾地盯着她。

    随后,潮汐海灵扔出了一枚金币。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看着金币直直地滚到了我的脚边,我想要捡起来,但她就在我的面前,我根本不敢弯下腰去捡金币。

    也就在这时,另一个船员走上了甲板,而当我回过头看见队友后再次望向潮汐海灵的位置时,她已经消失了。

    但金币还在我的脚下,我立马捡了起来,不让其他人看见。

    或许是因为收获太少,船长决定继续再捕几天的鱼,甚至让我们遇见一些小型的海兽也不要放过。虽然我们的船可以捕捉一些海兽,但这并不保险,可当今这个状况让我们不得不铤而走险。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然不是问题了。有着潮汐海灵给予的金币,即使让我游会比尔吉沃特我也愿意。

    就在我以为我碰见潮汐海灵的好心情,以及以后再也不会遇见她时,第二日,当我走在船侧面的走廊上时,她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依旧是留下一枚金币,随后便立刻消失。不过这是我已经可以听见她那标志性的灵动的笑声了。

    之后,在我们确定返航之前,她每天都会给我一枚金币。而除了她的笑声,我还听见了一句话。是以哪种深沉的口吻说的:

    菲兹正在试探你是否具有资格!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戏弄我。因为她永远只可能戏弄她人,虽然有时候会给予一些补偿。

    到最后一天,当我们船长做出返航的决定时,潮汐海灵依旧没有缺席,她依旧给我送来了金币,但这次不只是一枚金币,而是一盒。由一个被海水浸泡的有着锈迹以及年代感的铁盒,当我打开铁盒时,一枚枚金币便摆满了铁盒。你知道吗?那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金币。

    你不知道,我那时兴奋极了。我甚至规划好了回到比尔吉沃特如何使用这些金币。

    可是这样的兴奋没有持续多久,当我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时,我总是会翻身去看一看我的金币是否还在。一直那样的翻身,直到很晚我都没有睡下。而就在半夜我一次翻身时,我突然看见门被打开,而潮汐海灵就站在那里。

    似乎是发觉了我,随后她便用阴沉的语调和灵巧的声音说道:菲兹将要惩罚那些坏家伙!说完之后便留下一连串的笑声瞬间消失。

    我就那样惊恐了几个晚上,虽然她之后都没有再出现过,但我的脑海之中时长出现她的模样,同时不知怎么的,船的周围开始出现了鲨鱼的身影,船上其他船员突然讲起了潮汐海灵的故事。随后我就将得到的所有金币全部扔回了大海,甚至还多扔了一枚银币。

    而就在我扔下钱的第二天,我们船周围的鲨鱼便消失不见了。我们的捕捞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可以捕到一些值钱的鱼类。而当我们回到比尔吉沃特的前一天,我们已经满载而归了。

    虽然潮汐海灵给我金币都返给了她,同时还赔上了一枚银币,但我并不后悔。

    因为......”

    就在威尔斯话要结束时,酒馆突然骚动了起来。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包括杜宁与威尔斯。

    一双细长笔直又充满力量的长腿,在皮裤的包裹下充分的显露出来。上身很是简单,除了少许的衣物遮挡住了主要部位,其余部位都显露了出来。包括美丽的肚子,健康让人有种上前抚摸的双臂。而那一顶大大的船长帽之下,一头红色卷曲的长发之下,一张精致美丽却又桀骜不驯的脸庞出现。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以及绯红的双唇,犹如魔鬼一般,勾引着人步入深渊。可是她那腰间放着的两柄巨大的口径的手枪以及身后壮硕凶狠的手下让人们只能在一旁悄悄的欣赏,而那些胆大的感直勾勾盯着看的人,则会受到一些小小的惩罚,其中便包括挖出那双令人厌恶的双眼。

    当然,有人待在酒馆不离去是为了欣赏这个绝世美人,而有的人却是在看见她的第一瞬间便偷偷的冲另一个门口跑了出去。似乎这个美丽的小姐如同一个吃人的魔鬼。

    当她走过时,所有人都不禁为之让出一条道路。

    “厄运小姐,不知道您光临我这小小的酒馆非常抱歉。我这有专门为您这种女士配置的好酒,不知道您是否要尝一尝?”酒馆的老板一反常态以一种绅士的口吻说道,但却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谢谢了!”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柔软,让人的心痒。让人听后便想要继续听下去,一刻也不愿停止。

    待酒馆老板兴奋地去调酒时,厄运小姐却扭动着她的腰肢来到了诺亚的身旁,身体微微下倾,在所有人羡慕,在诺亚不知所措的目光之中,悄悄地说几句话。

    所有人都可以想象那种耳边被绒毛挑弄的感觉,即使只是在一旁观看,许多人都仍不住兴奋了起来。

    待到厄运小姐与诺亚的话说完,老板的酒也便配好了。

    厄运小姐拿起酒,对着老板道了一声谢,随后便又直接离开了。可是,酒馆之中被厄运小姐点燃的热情却才刚开始发散开来。

    不过杜宁之前却是注意到,在厄运小姐与诺亚对话的时候,诺亚的脸色是从绯红到黯然再到疑惑这三个阶段。显然诺亚的心中有过许多情绪的变换。

    在酒馆狂欢开始时,诺亚便起身离去了。而杜宁也没有在意威尔斯的挽留,跟随着诺亚的身影离去。

    留下的,是身后开始狂欢的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