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一个身躯,两个灵魂

    如同在玩着一个3d游戏,却是没有角色的控制权。

    杜宁感觉自己站了起来,看见眼中出现皮卡德疑惑的脸庞,听见自己身体发出的话语。但这一切都不是他控制着。

    现在,杜宁除了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其余的什么都无法控制。他只能看见自己的身体不顾皮卡德的劝告,走进了神殿,走到了仍在祷告的俄洛伊身旁。

    杜宁这时突然意识到,或许便是自己身体内的那个他出现了,占据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让杜宁感觉到了恐慌。

    为什么他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如今的他没有任何危险,他却突然出现,还要前去参加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而这,恰好是自己考虑到自身的情况时。

    这让杜宁有着恍然大悟的感觉。

    或许自己之前对于一些问题的乐观看法便是受了另一个灵魂的干扰,但那种干扰却是不稳定且无法完全控制的。当如今自己突然意思到并开始正视这些问题时,便引起了他的警觉。以至于前来进行这个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

    杜宁再联想到俄洛伊游戏中的技能,那抽离灵魂的鞭打。便不难猜到,这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无疑也是对于灵魂的试炼。

    那么......

    ....

    俄洛伊看见杜宁与皮卡德再次走了进来,并打断自己的祷告,这让她感到气愤。她刚刚已经放过这两个无礼之人,如今竟然还敢来打扰,实在是,找死!

    “俄洛伊,我要进行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杜宁的身体说出话来。

    俄洛伊有些吃惊,一是这人敢直呼自己的名字,这在俄洛伊成为神庙的真者之后便只有一人敢如此呼喊她的名字;二是这人竟然敢进行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这九死一生的训练,即使是神庙的信徒都鲜有人敢于进行,至于信徒之外的人,如今的俄洛伊只找到了一个人。而即使是那个人也不过进行到一部分便停止了。

    没有在意杜宁直呼名字的行为,俄洛伊站起身,向下俯看着这个瘦弱的男子。与她相比,杜宁却是瘦弱无比。

    “不要开玩笑,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并且,你并没有能力证明你拥有进行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的资格!”俄洛伊严肃地说道。

    风在杜宁的四周聚集,皮卡德与唤蛇者都被这突然出现的风推出门外。大殿的门关闭,整个大殿只有俄洛伊与杜宁的存在了。

    俄洛伊看着杜宁的模样,感受着四周聚集的风与魔法元素,默默地从支架上取下了“神悉”。

    “我觉得你并不需要娜迦卡布洛丝的力量,你也不应当拥有娜迦卡布洛丝的力量。你自身的力量以及足够了。”俄洛伊说道,她终于重视起了此刻的杜宁。但也只是重视而已,她并不害怕杜宁。即使她可以感受到杜宁身边仍在聚集魔法元素,甚至逐渐到达一个让人感到害怕的程度。

    “我需要你们的帮忙,我现在无法控制自身的力量。”杜宁说道,语气平静无比。“我不愿失控摧毁你们的神殿,但正如我刚刚所说,我无法完美的控制自身的力量,必须聚集到一定程度才能释放。而那时必然有些东西会被摧毁。”

    “不过当然不会是神庙,而是神庙下的比尔吉沃特。”杜宁说道。

    听着杜宁的话,俄洛伊沉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要抵抗娜迦卡布罗斯的牵引,试炼一但开始,没有到达特定的程度是无法停止的。”俄洛伊开口说道,随后手持神悉,用力对着杜宁的身体一指。一根透明的触手从神悉之中伸出,牵引到了杜宁。随后撤出了一个灵魂。

    不过神悉的触手没有停止,而是再次伸出。这让俄洛伊有些吃惊。而当触手再次扯出一个灵魂时,即使是俄洛伊也不禁愣住了。

    一个身体两个灵魂!

    无论是如此多年来经历过的事情,还是看过的书籍,亦或是听着人们口中的故事,如今眼前的情况都是俄洛伊从来不曾想过的,可如今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这让俄洛伊震惊,同时感到兴奋!

    但兴奋并没有使俄洛伊的头脑发热,而是让她更加冷静。

    对于她来说,此刻面前的两个灵魂如同纸片一般脆弱,若是他们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她不介意将两个灵魂全都打散。

    她不能让恶魔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脱,特别是如此强大的恶魔。一但逃脱,受难的不仅仅是蓝焰岛的居民们,这更是整个符文之地的灾难!

    一声重锤的落地声响起,只见俄洛伊高举“神悉”重重地向地上砸去。立刻便有数只触手从一旁的地板、支柱之中探出,包围着从杜宁身体之中出现的两个灵魂。

    世界似乎变了一个模样,虽然还是位于大殿之中,但是四周却是有着水雾在环绕。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浸泡在这水中世界的。

    这让杜宁瞬间意思到,俄洛伊开大了。而这个大招的效果只有加强。

    “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俄洛伊问道。她并没有第一时间便出手。她相信此时无论这两个灵魂有多么的厉害,也不可能对抗娜迦卡布罗斯。

    人和神灵终究之间的深渊终究不可逾越。

    “真者,救我!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身体,想要抢夺我的身体!”杜宁终是呼喊了出来。之前被抢夺了身体的控制权让他无法说话,而如今灵魂被拉出体外,他终于可以说话了。于是便立刻呼救。

    俄洛伊听到了杜宁的话,又将目光放在了另一个灵魂之上。但不同于杜宁的呼救,另一个灵魂却是依旧语气平静的说道:“俄洛伊,我希望你可以把他打碎,为表示感谢,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与普朗克有关的事情。一件普朗克落败,一只手臂将被迫锯掉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不久之后。”

    “还有,那就是我的身体,因为这具身体和我一同从另一个时间点穿越过来的。而过来是有着自己的使命的!但穿越或许有些差错,从而出现了他。这本无伤大雅,但他却在不停地干扰我。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因此我希望你可以将他打碎。”

    听着另一个灵魂的话,杜宁慌张无比,也不管什么,立刻瞎编起来。

    “他在骗你,他怎么可能知晓未来发生的事情。他就是一个亡灵,企图霸占我身体的亡灵!”

    听着杜宁与另外一个灵魂的话语,俄洛伊皱了皱眉,随后说道:“那你们敢接受娜伽卡波洛丝的审判的吗若是敢于接受,娜伽卡波洛丝自然会击溃那个罪恶之人!”

    就在杜宁还在犹豫之时,另一个灵魂却是已经同意了下来。无奈之下,杜宁也只好同意。但杜宁的心中却是有着无尽的担忧。

    砰砰!

    两声巨响便被打出,让杜宁奇怪的是这一鞭下来虽然杜宁疼痛无比,却还是可以忍受下去。可是让他看向另外一个灵魂时,却感觉他的身躯都已然暗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