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

    一位体格强横无比的女祭司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强壮的肌肉,即使让男子与之相比也大多无法相提并论。她走了过来,步履沉重,但却又异常的迅速,一头棕色长发在她的背后飘舞。

    “真者!”一旁的唤蛇者站了起来,开口说道,语气之中尽是尊敬。

    杜宁与皮卡德看见她也立刻小心翼翼了,不敢如刚才那般大胆且无知。

    俄洛伊,当杜宁第一眼看去便知晓了这位真者的名字。相比于游戏,在眼前直面她显然更具有冲击力。当她走进时,杜宁甚至发现她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

    皮卡德甚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俄洛伊并没有对两人刚刚的不禁有什么愤怒,似乎对于她来说,这样的不敬者也是常常看见,特别是在比尔吉沃特。

    ““神悉”从未有仿品,每一个“神悉”都是娜迦卡布罗斯的力量展现,不过对于你们来说“神悉”的真品与仿品又有什么区别呢?你们从来不知道娜迦卡布罗斯的力量。便如一个偌大的比尔吉沃特,敢于进行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的人少之又少,表面却又表现的各种的强韧。”俄洛伊说道,话语之中尽是对比尔吉沃特人们的嘲讽。最后又加上两字:

    “俗人!”

    平常素来有自己脾气的皮卡德如今却是一言不语,不知是对俄洛伊话中的认同还是对于俄洛伊的害怕。或是两者都有。

    皮卡德慢慢的后退,带着杜宁缓缓的离开神殿,而俄洛伊却是在娜伽卡波洛丝的雕像前弯下了她那似乎永远不可能的腰肢,随后跪拜下去。

    这让杜宁不想起了自己上个世界的朝圣者们,三步一跪五步一叩,直到四肢溃烂也不停歇。信仰会给某些人无与伦比的力量,而这个世界甚至转化为实质的力量。

    当皮卡德与杜宁走出神殿时,皮卡德仍旧没有对刚刚俄洛伊的话进行什么反驳或者咒骂。而杜宁的心中对于俄洛伊也没有任何的反感。

    刚刚自己两人试图在神殿中拿去供果,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情即使被这些祭祀、僧人赶出来也不为过。相比之下俄洛伊的处理却是最好的了。没有伤害任何人,却也没有丢失自己的尊严。

    当然,杜宁也相信,若是皮卡德真的敢去拿去供果,等待他们的可就是被赶出来这么简单了。

    “啊!不敢相信,他们的真者居然在比尔吉沃特,她不应该在那芭茹神庙中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皮卡德心有余悸的说道。

    “还好我没有真的去拿那供果,虽然我最开始也是说笑的,但若是你不劝我,我还真的有可能拿了。那后果不敢想象啊!”

    杜宁耸了耸肩,随后说道,“我们不是在这等马休船长他们的吗?不要再惹出事端了。”

    不过皮卡德听到杜宁的话却是不怎么在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准备一下,等待一个时机强一艘船而已,来这里主要就是确定一下时间和下次会和的位置而已。”

    听着皮卡德的话,杜宁不禁问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当然,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不过这也是无奈的选择,即使可以大部分人都不受伤害,但还是会损失几位兄弟。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在比尔吉沃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不过倒是可惜了船上的东西,特别是那些还未吃的食物和船长的酒。早知道今天会这样,怎么会天天节省食物,一天天的我都要死在那些鱼身上了。结果那些存储的好东西现在却都喂鱼了。”皮卡德说道。语气之中带着遗憾与无奈。

    两人就在神殿外的阶梯上坐了下来,一边等待着马休船长和其他船员的到来,一边聊着天。

    “对了,上次给你讲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吧,如今有时间又没事可做,我就继续给你讲一讲我的故事吧。”

    “上次我说道哪里了?”皮卡德问道。

    “你们离开了岸边,以为安全了。”杜宁说道。

    “对,我们那时以为安全,可是事实总是与人的认知相反。我的庆幸也不过是短暂的自我安慰而已。

    我们离岸越来越远,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几道红色的巨大光球便飞舞而来。在我们震惊的眼睛之中,那光球就这样直冲冲的落在了船上,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坚固的船只立刻破裂,而随后其他光球的到来,让我们那艘船直接沉没,包括船上的巨大多数人都一同沉入了海底。

    那位也未能幸免。

    那光球的轰炸几乎是船只全方位的,我不知道那光球是由什么组成,我不认识有那种炮弹有着这种模样,直到有位探险家临死前绝望的大吼,我才知道,那便是魔法。

    在这样的爆炸之下,我抱着一块被炸开的木板跳入了海中,随后便昏死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我就已经远离了那便土地,漂流在了大海之上。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活了下来,但至少那时我活了下来。我就在海上漂呀漂,我只有搭在那木板之上一动不动,保持我仅存的状态。没有水,没有食物,我第一次见识到了太阳的毒辣。

    没有水,没有食物,飘荡在大海之上,如果没有人、没有船经过我的旁边,我就死定了。或是沉到海底,或是碰到鲨鱼,随后被吃。

    我不断坚持着,但五天后,我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便位于一个杂乱的船舱内了。可即使杂乱,我还是认为我到达了天堂!”

    皮卡德说着,同时也在回忆曾经的一切。这让杜宁也不禁想起了自己。

    自己好像便是被诺亚从海中捞起来的。那么他这具身体的前身是做什么的,又为什么会漂在海上。

    虽然杜宁之前有过那完全不靠谱的猜测,但某些事件,可能真实情况过于简单,又有可能即使你探知一辈子也无法知晓。杜宁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那种,可不论属于那种,杜宁并不想去了解这具身体之前的故事。

    那么自己体内的另一个灵魂呢?他时常出现,却是毫无征兆,对于自己是好是坏?他引领着我前往艾欧尼亚,又有什么目的?

    杜宁现在才发现,自己之前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为什么如此的简单化,如此的理想化。尽然全都往好的方面想,还真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小说的主角了。

    呵呵!

    杜宁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杜宁,你去哪里?”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是皮卡德在杜宁耳旁说话了。

    杜宁有些疑惑,他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而已,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动起来啊!

    “我要前去进行娜伽卡波洛丝的试炼!”一道从杜宁身体口中的声音响起,将杜宁和皮卡德都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