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娜伽卡波洛丝神庙!

    行走在比尔吉沃特的街道之中,杜宁的感觉非常的奇妙。

    他们首先在皮卡德的带领下找到了一处破旧的衣物店买了当地的衣物穿上,随后便向着半空中的那座桥走去。

    屠夫之桥,连接者贫民窟与繁忙的码头的一座石桥。

    他们一路走着,在具有古老感,又具有强烈的破旧感的建筑中行走。或许是因为杜宁第一次来比尔吉沃特的原因。皮卡德遇到一些建筑或者标志性地方时都会给杜宁简绍。

    如今他们所在的位置时比尔吉沃特的外城区,而外城区的各个定居点都是在一个更古老的文明的残垣之上建立起来的。废弃已久的神庙被充作住宅和商户,一座座房屋之间通过飞架的栈道相连。同时由于缺少建筑用的自然资源,大多数比尔吉沃特的建筑材料都是人们带来、找来或偷来的——既有挪为它用的石刻作品,甚至还有他们乘坐而来的船只报废后的船壳。

    而在比尔吉沃特,居住在外城区的人们虽然不算富有,却也并不贫苦。而真正下等居民们,则居住在一座庞大的迷宫中,到处是曲折的暗河和隐蔽的入口。他们的家与赖以为生的大海之间没有明显的界线。

    不得不说,在风口浪尖上行走不仅是生计所迫,更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对于许多在比尔吉沃特这片土地上舔血生活的人们来说,上午可能他们还在外城区的酒吧或者妓院大肆挥霍,下午便在底层的港口与船长讨论着出海的事情。至于有些倒霉蛋,或许才从海浪之中博的一些钱财,下午便飘在了那污秽的下水道之中,被比尔吉沃特的硕鼠啃食。

    或许也只有在比尔吉沃特才能养出这样的硕鼠,以人肉,海妖之肉为食。

    比尔吉沃特如今在普朗克的暴力统治一下有着别样的秩序,其中的几个巨型海盗船长各种掌控一块港口,同时对普朗克进行着上供。而普朗克着拥有者比尔吉沃特最强大的船只与手下,对于那些蠢蠢欲动的名义手下们,却是毫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快感以及自己的赏金。

    而在这些海盗等不法分子之外,比尔吉沃特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那边是信仰娜迦卡布罗斯的信徒们,他们在比尔吉沃特也修建了他们的神庙,就在屠夫之桥的后面。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们的麻烦,即使是普朗克,也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他们是当地唯一的信仰,而比尔吉沃特这个港口,包括其中的人们,不过都是外来者而言。这片蓝焰群岛,其中的居民都信奉者娜迦卡布罗斯,而娜迦卡布罗斯也保护着蓝颜群岛的居民们,除了比尔吉沃特。

    每当暗影岛的黑雾来袭时,比尔吉沃特的人们便只有逃跑。近些年虽然在普朗克,以及普朗克的父亲的带领下可以抵御暗影岛黑雾的进攻,每次也是死伤惨重。甚至有的人将每年一度黑雾来袭看成是一个上位的机会,毕竟暗影岛的亡灵来了,谁都可能在其中死亡。

    很快,在皮卡德的带领下,五人便来到了屠夫之桥。屠夫之桥是一座嵌在两侧悬崖中间的远古石道,对于比尔吉沃特的人来说,这里不过是决斗或者进行一些见不得人勾当的最佳场所,只有很少的人从这里前往娜伽卡波洛丝神庙。当五人到达这里时,却是一个船员也没遇见,众人只好继续向前走,前往娜伽卡波洛丝神庙。

    当五人到达位于比尔吉沃特的娜伽卡波洛丝神庙时,只有遇见几名僧人在打扫着四周。

    这座神庙外没有任何的雕像,但是神庙的墙壁上却是绘满了娜伽卡波洛丝的绘画。如果按照杜宁的眼光来看的话,娜伽卡波洛丝的模样在怪物神灵的信仰之中并不算走,且配合着彩色的绘画,杜宁反而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同时,杜宁也发现那些墙壁上也绘画着一些海蛇的图画。

    “胡子女士。”

    “蛇母。”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皮卡德和诺亚同时看向了对方。

    “你也来过比尔吉沃特?”皮卡德问道。

    “没有这般狼狈的来过。”诺亚说道。听到诺亚的话,皮卡德反而笑了。

    “如果者都算狼狈,那么如果让你去贫民窟待一天,可能第二天便只剩下上吊自杀的尸体了。”皮卡德说道,随后也不停诺亚回答,便向着神庙内走进。而诺亚也没有回答什么,但却是没有跟着皮卡德了。而是向着一旁走去。

    杜宁最终还是跟着皮卡德走进了神庙。

    神庙不大,或许是因为在比尔吉沃特的缘故。在正殿内,只有一个巨大的娜伽卡波洛丝雕像树立在哪里,仍由人们膜拜敬仰。此时的正殿除了皮卡德和诺亚两人外,还有着一个奇怪的人。身上穿着一件用粗麻绳编成的长袍,每一根麻绳都被染成靛蓝色,薄厚不均,毛糙卷曲,上面斑驳褪色的海怪墨汁给人带来一种错觉,似乎这位老人身上披挂着的是一团触手。他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刺青,描绘着海怪巨口中的无数颗牙齿。第一眼看去,却是有些吓人。

    “喏!那是唤蛇者,可是召唤海底的巨型海妖。据说那种海妖还有吞噬暗影岛黑雾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一直由它们抵挡着黑雾的进攻。”皮卡德对着杜宁小声的说道。杜宁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来到神像的面前,有着新鲜的水果贡品放置其上。同时在一个支架上还放置着一个一尊金色的神像,大约酒桶的大小。

    “这叫:神悉,据说拥有鞭打灵魂之能,但这不过是个复制品而已,真正的神悉位于娜迦卡布罗斯的最大神庙内:芭茹神庙。据说那些的景色很好,每日的朝圣者可以挤满道路。”皮卡德说道,随后又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杜宁,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那走一个水果也不会被他们怎么样。”

    听着皮卡德的话,杜宁却是被他的胆大吓住了。对于杜宁这人而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对于神也一般,他不会去崇拜某个神灵,却也不会去做出有辱神明的事情。并且他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灵,大多都是真实存在的。而其中当然便有一些人拥有可以使用这些神灵力量的能力。便如:俄洛伊。在故事之中,他只会比游戏更加厉害。

    “算了,皮卡德。不要做出这边不尊敬的行为.”杜宁说道。

    最终,皮卡德想了想,还是没有做出这般无理之事。

    “看来你逃过了一节。俗人。”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一旁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