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比尔吉沃特!

    在远离大陆的蓝焰群岛边缘,坐落着独一无二的港城比尔吉沃特。

    海蛇猎人、码头帮派和走私偷运者从已知世界的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安家落户。在这里,富可敌国或是家破人亡都只在转瞬之间。对于那些逃避审判、债务和迫害的人,这个城市能让他们重获新生,因为在比尔吉沃特的蜿蜒街路上,没人会在乎你的过去。话虽如此,每当拂晓之际,粗心大意之人都会漂在港湾中,钱袋空空,喉头见血......

    这就是比尔吉沃特,有些人无限厌恶,有些人却被深深地吸引。

    船只终于靠近了比尔吉沃特。各种各样的船只也出现在了这里,有些是前来走私的的船只,有些是当地捕鱼船和搜索船,还有的便是海盗船了。

    靠近比尔吉沃特,海兽的袭击已然减少,可是杜宁却是看见水下的鱼却是与平常海鱼不同,听皮卡德说,这种鱼叫作:魔鬼鱼,若是你干在比尔吉沃特的水下一个人带上那么几分钟,可能人们将你捞起来后便只有一具残破的尸体了。

    同时杜宁还从皮卡德的口中得知了这艘他乘坐了一路的船只的名字:屈辱号。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普朗克一日不除,船名便一日不改。但作为“海洋之灾”的普朗克,在赏金猎人的追杀,军舰的伏击之中都一直存活下来了。想要他死去,不是这只小小的“屈辱号”可以完成的。

    船只左摇右拐,避过了一处又一处的暗礁。若是提前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贸然前来的话,还没有真正的临近比尔吉沃特,许多船只便会被这些潜伏的暗礁给弄沉,这便也是比尔吉沃特存活的原因之一。

    “好了,终于到了比尔吉沃特了。如果情况良好,我们应该只会待上一天便离开这里。”皮卡德说道。听着皮卡德的话,此刻杜宁终于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皮卡德,为什么船只要临时改变航线来比尔吉沃特?”杜宁问道。

    “我又不是船长,我怎么知道。不过应该是因为侯爵吧。毕竟除了侯爵,船长可不会刻意去帮其他贵族的忙的。”皮卡德回答道。

    “哦,这样嘛。”杜宁喃喃道。却是,诺亚三人的出现本就奇怪,而因为他们的出现船只航向也发生了变化,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难猜。但真正让杜宁不懂的是,诺亚三人为什么要上船,又为什么要让船只前往比尔吉沃特。即使到现在杜宁也不清楚。

    不过这些对于杜宁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所谓的目标,如今有机会来到比尔吉沃特也并不让杜宁感到反感。同时,也有人引导着他前行。例如他第一时间来到这艘船。

    至于危险,当杜宁开始意识到这点时,这艘船上的船员已经表现了他们的力量。外加上杜宁不知如何学会的这日益增长的魔法,让杜宁直接有恃无恐。

    “不过,你们这艘船如此明目张胆的狙击海盗,现在还来到海盗窝,你们就不怕被发现吗?”杜宁问道。

    “当然不会,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来到比尔吉沃特了。何况每次我们在击败一船海盗之后,都会更换一些细节。要知道,船的模样大多相同,而其中的旗帜之类表明身份的东西,我们每次都会更换的。”皮卡德回到。

    “是吗?”杜宁疑惑的问道,随后转过头去看着船只上空飘荡的旗帜,说实话,杜宁一直没有注意,但如今被皮卡德提醒,到是真的换了。

    如此,便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

    一小时后,杜宁真正的踏足上了比尔吉沃特这个港城。但此刻的他浑身湿漉漉的,除了杜宁,其他人的衣物还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破烂。而他的身旁也仅有皮卡德和诺亚三人了。

    “咳咳!这就是不会被发现吗?”杜宁一边将灌入口中的水吐出来,同时向着一旁的皮卡德问道。

    “希望大家都没事吧。”皮卡德没有回到杜宁的话,而是神色有些落寞的说道。

    杜宁也只有叹气了。

    刚刚进入比尔吉沃特港时,几艘海盗船便开始靠近了过来。

    在发现这个状况后,马休船长也没有头铁,而是让船员们准备好,随时准备离开。同时告知大家在当地的神庙集合。而当大家将能够拿走的财富都拿走时,海盗船终于靠近了。大家心中的侥幸心理也只有放弃了。

    当海盗聚集在船上随时准备进攻时,在船上恶狠狠地叫嚷着时。“屈辱号”便直冲冲地冲向了其中的一艘海盗船,而船上的船员也开始跳入水中,游向了不远处的港口。

    看着大家的离开,海盗大笑着嘲讽同时高呼着准备回到港口上杀尽“这艘狩猎海盗的船的船员”,可还未离开。“屈辱号”便爆炸了。

    轰轰轰的声响巨大,连带着直接摧毁了其中的一艘海盗船,同时波及到了另外几艘海盗船。这时杜宁还在水中,被那巨大的力量冲的不知方向。

    随后当杜宁站上港口上时,那几艘海盗船依旧慌乱以及愤怒无比。

    一头巨大的硕鼠从墙角跑过,足有半个婴儿这般大小。周围有着各种各样的人,有着搬弄货物毫无危险性的妇女,有着手持弯刀的海盗,还有着头戴面具手握大口径的手枪走过的鱼叉手。

    很多人看见甚至就在“屈辱号”船员们的身旁,但是没有人上前。都冷冷地看着一旁逐渐沉落的船只已经慌乱的海盗们。

    “敢惹普朗克的人,有胆量!”杜宁听到一个人在一旁说道,可是却没有上前来动手的意思。

    看来,这个普朗克,只是海洋之灾,只是比尔吉沃特如今的拥有者,但是不是海盗之王。

    “快走,跟着我!”皮卡德说道,随后也不在意自己衣物的破烂与湿淋。向着其中的一个街道口走去。

    杜宁与诺亚三人也跟了上去,在这个曲折的城市中失去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