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今日无心,明日愤恨。

    “有什么事吗?”杜宁问道。

    “我从船长哪里了解了你的事了。还有你那天告诉我的事情我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或许我天赋不行,或者时间太短。但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我。

    所有我希望你可以指导我魔法的训练。你想要什么,只要我给可以给你,我都会尽力去完成的。”诺亚认真的说道,表情严肃。而塔沃与弗洛林则退到了不远处,保证两人的说话不会被人偷听。

    “额...”杜宁有些手足无措。从诺亚的话中杜宁得到了一些信息。自己会魔法的事情被诺亚知晓了。自己曾经对诺亚说过一些话。

    可是杜宁完全不知晓自己何时对诺亚说过什么话,特别是相关与魔法一类的。因为即使是杜宁他也不懂,怎么告诉诺亚

    “那天你虽然喝醉了,但酒后吐真言。我只希望你能够指导我一下,若是之前我们对你有着无礼之处,希望你可以包含。我也在此向你道歉。“诺亚说道。

    听着诺亚的话,杜宁终于知晓自己什么时候和诺亚说过话了。可那时自己喝醉了,怎么知晓说了什么。而且,那些话可绝对不是杜宁自己说的!

    但对于诺亚来说,那些话就是杜宁说的。

    杜宁没有办法,想要拒绝,可是感觉拒绝又不太合适。从身份地位来说,这位侯爵之子以后一定可以给予自己帮助,虽然自己可能以后不会需要这些,但骄纵之心不可有。能帮便帮一下吧。

    要知道,诺亚可是将自己从海里捞了起来,还给予了自己一袋金币。仅凭这些事情自己指导一下诺亚也无可厚非。

    “咳咳。”杜宁清了一下嗓子,随后说道,“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循序渐进,才能够走向更宽广的路。魔法亦然如此。感知天地间的魔法元素,试着去亲近他们,运用他们。不要一味的暴力索求,这样才能够达到一种平衡的完美状态。”杜宁说完这一套话也有点害怕,毕竟小说中都是这样写的,魔法之类的,感受自然啦。反正最终不是靠天赋就是靠努力,努力最终也会变成天赋的。但杜宁还是有些担心诺亚并不买账。

    “是吗?谢谢了。”诺亚说道,随后陷入一阵沉思之中。

    杜宁则直接离开了。

    船只随后几天继续向着比尔吉沃特行进着,船员们也没有了开始的悠闲。海怪的袭击又经历的两三次,海盗的袭击却是再也没有经历过。即使是遇见海盗船,因为逐渐靠近比尔吉沃特,也没有人动手,大多都这样的相安无事。

    杜宁在船上的生活也逐渐规律化,受到诺亚的影响,以及自己体内明显增加的力量,杜宁也开始尝试练习着对于力量的控制。诺亚也开始将时刻不离身的那本书让杜宁观看。而杜宁看后也确实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果然一些前辈的知识就是宝物。

    ....

    那是一片茂密的丛林,其中一条蜿蜒的小路上,一个小男孩正叽叽喳喳的围走在一个腰间放刀的男子身旁。

    小男孩似乎非常的高兴,脸上一直挂着笑容。而男子显然心情也不错。嘴角也挂着微笑。

    这边丛林的景色异常的美丽,白色的蝴蝶飞舞,各种各样的花朵竞相绽放。花香扑鼻,有着薄薄的雾气的在四周飘荡。一些野兽的的叫声在四周响起,带着活动的莎莎声。似乎这便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仙境。

    偶尔也有着劳作的人从路的尽头走来,在从一侧的尽头离去。

    两人走的很慢。小男孩在玩耍,男子则缓缓地走着,同时陪伴这男孩玩耍。

    “我们来躲猫猫吧!我躲你来找我,我绝对不会躲太远的。”小男孩说道,一脸期待的看着男子。男子点了点头,男孩便兴奋的向着一旁跑去。

    钻入丛林之中,瞬间变没有了身影。

    男子站在原地,笑着摇了摇头。在他的感知里,男孩的身影如同明灯一样明显。而在男孩的周围也没有任何危险。所有男子一点都不害怕。

    “我藏好了!”一声高呼响起,但男子却是知道小男孩在呼喊之后却向着一旁跑去。男子慢慢地的走着,没有第一时间前去小男孩的位置。

    一会后,小男孩发觉男子没有找到自己,于是又高呼:“我在这边!”

    男子听后不禁笑了。

    男子慢慢地走着,向着小男孩的位置。但是一声巨响让男子震惊了。眼睛睁大,速度立刻提升了起来。身形成为幻影,奔向小男孩的确切位置。

    当男子来到小男孩的位置时,只看见一副血腥的画面。

    小男孩的尸体残缺不堪,残破的衣物飘落在四周的枝丫上。可第一瞬间看去,小男孩竟然组成了一朵花,一朵花!男子的身体颤抖着,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没有任何人的气息,只有男子的面前,小男孩尸体的旁边,一股魔法能量正在慢慢的消退。

    不过,仅仅从这作案手段以及那让人熟悉的魔法运用手法,男子便知道,这便是是那艾欧尼亚著名的连环杀人犯,只为杀人而杀人的魔鬼的做为:

    金魔!

    男子曾经近距离观看过金魔的作案现场,并且是在金魔刚刚作案之后观看的。他没有太过在意,但心中的正义感也让他走上了逮捕金魔的道路。可是这个魔鬼杀人完全随机,没有任何的理由,他还尤其喜欢戏弄那些试图逮捕他的人,让他们次次信心满满,最后却空手而归。

    男子多次追踪逮捕无果后,最终还是放弃了逮捕金魔。而随后他便遇到了这个流浪街头的小男孩,并与之产生了别样的友谊。

    他发觉这个小男孩很聪明,对于魔法以及剑道都有着异常高的天赋,这些促使他将之带到了身边,并准备教导这个小男孩。可是,从他放弃逮捕金魔到遇到并决定教导小男孩这期间,不过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而如今,金魔的报复很快就来了。

    男子知道,金魔就可能在某处躲藏着,看着他的痛苦,并因此而高兴不已。但男子又知道,他不可能在现在找到金魔。那狡猾的金魔逃脱了如此多次,如此多人的追捕,却又总能让追捕者感觉到他就在周围看着追捕者的窘态。男子不可能破坏整片丛林来早出金魔,即使破坏了,也未必能够找到。

    但是,男子知道,金魔的死期不远了。

    ...

    刀刃被缓缓地从刀鞘中抽了出来,随后又立刻放回了刀鞘。但一个木制的墓碑已然做成。

    男子向后退去,随后小男孩的尸体处的土壤随即凹陷。包括四周的树木破裂粉碎。直到最后一座坟墓的建成。

    墓碑放下,男子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