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狩猎海盗

    “没办法了,下次再讲吧。”皮卡德说道,随后跑向了船员们休息与日常工作的位置。

    杜宁应了一下。随后看着逐渐靠近放大的海盗船,想了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

    但最终杜宁还是同所有船员一同来到了甲板之上。而诺亚三人也一同来到了甲板上。

    海盗船逐渐靠近,船长马休则手持望远镜仔细的盯着。当确定之后,马休船长收了望远镜,向着船员们点了点头。

    所有船员都动了起来,拿刀剑的,准备炮击的,拿起枪械的。而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那艘海盗船是普朗克的手下。

    杜宁不明白船员们为什么这么勇敢。既然是普朗克的手下,那么说明那条海盗船的战斗力应该更高,可是却没有人害怕,所有人都怀着愤恨的眼光死死地盯着海盗船的靠近。

    就算身为海洋之灾的普朗克劫掠过诺克萨斯的船只,就算普朗克在诺克萨斯有着巨额赏金,一直普通的商船也不应当这样勇敢的把。不是应当祈祷这只海盗船上的海盗不会赶尽杀绝吗?而更让杜宁不解的是,诺亚三人似乎没有任何反对的迹象。只是在准备着迎敌。

    “杜宁,给你。”皮卡德的声音在杜宁的耳边响起。杜宁转过身去。皮卡德已然递过来一把刀。

    “就算你可能有其他的能力,但带一把刀还是更加稳妥。”皮卡德说道。杜宁却是终于忍不住询问皮卡德。

    “为什么大家遇见普朗克的手下却不害怕啊?竟然还准备主动开战。”

    “那不然呢?你认为我那一箱金币是怎么来的。当水手一辈子都睁不到一箱金币。”皮卡德回答。

    “所以说?!”杜宁震惊了。

    “其实海盗也不是那么厉害,你不要害怕。要知道,这艘船上大部分船员曾经可都是士兵,自从那次普朗克的事情过后,上一任船长便同一些手下退出了军队,组建了这样一只船。商船只是副业,杀海盗才是主业。

    不过虽然这种工作赚钱确实挺多,但船员的更替也挺快的。像那上一任船长,一年之内就被海盗砍下了脑袋。但我们的行为也引起了一些贵族的注意,也就是那铁水城的侯爵,为我们提供一些热血的青年士兵,以及一些装备的支持。

    就像你手中拿的那把刀,做工可还是不错的。”皮卡德说道。杜宁听后脑海中的震惊却是没有消退。

    敢情来说他这是上了贼船啊!

    “普朗克的那件事是什么事?”杜宁问道。听皮卡德的话,这一切似乎都是普朗克的原因。

    “那件事啊。可以算是诺克萨斯海军最大的耻辱吧。”皮卡德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普朗克强了一艘诺克萨斯的军舰,杀了那艘军舰上的所有诺克萨斯士兵。并且还把那艘军舰上的最高级军官的脑袋在比尔吉沃特的显眼处挂了整整一个月。”

    “是吗.“杜宁听后久久不能说出话来。这是海盗吗?这是加勒比海盗吧!这么厉害!

    不过若是因此催生出了这艘船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这艘船的士兵再多,遇见普朗克也只有逃跑的份。毕竟呀,那可是抢了一艘军舰的“海洋之灾”啊!

    ...

    海盗船逐渐的靠近,也却是如同众人所想。这只海盗船看见了这艘船便如同看见了肥羊,直直地就冲了上来。

    当距离足够近时,杜宁已然看的见海盗船上的邋遢海盗们。

    “开炮!”

    马休船长轻声令下,炮击便如同雷鸣,立刻奔涌而出。

    啊!

    木屑飞舞,杜宁似乎都听见了海盗们的惨叫。

    很快,海盗船的还击便来了,船员们四下躲藏,杜宁也跑到了一个暂时绝对安全的位置。两艘船就这样对轰,但很快海盗们便发下自身火力不及,立刻加快马里向着这边靠近。想要近距离刀刃战。

    当两艘船最终接近时,海盗船的船身已然破旧无比。但海盗却是没有修补,而是全都挥舞着刀剑,跳上了杜宁这艘船。

    但迎接海盗的却不是软弱不堪的船员,而是一群比海盗们更加凶猛的士兵。

    不仅击败了跳上船的海盗,大家甚至一拥而上,冲上了海盗船。

    而在这些船员中,杜宁显然看见皮卡德的身影冲在最前端。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海盗的士气冲高涨到愤怒再到恐惧,害怕。其中间隔时间短的可怜。而整个局面也便成了对于海盗的屠杀。

    杜宁没有参与,即使是在远处观看着他的心中也有着强烈的不适感。如果说之前角斗场的观看如同观看一场逼真3d电影,而这时便是一场有血有肉的真实恐怖。

    即使这些人不过是海盗而已,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死在你的面前,甚至没有死去,只是鲜血四处流,不断的哀嚎。这如何不让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人心中引起不适。

    至少杜宁并没有因此恐惧与昏倒。这在杜宁看来便是很好的了。

    海盗船上的战斗继续着,本应当很快结束的战斗因为几名海盗的加入而僵持。

    不同于那些普通的海盗,这几名海盗明显是船长,副手一类的。战力也是高于其他海盗许多。他们聚集着剩余的海盗,重新向着船员们杀来。

    也是在这时,有着船员的离去。

    而那离去的几名船员之中,杜宁便看见了维金斯的脸庞。

    “噗!真tm晦气,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活!“其中一个明显是船长的海盗恶狠狠地说道,随后挥起大刀便向船员们砍了。而他的行为也鼓舞了身后的海盗们。

    两边人马再次冲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杜宁似乎都听见了清脆的刀剑碰撞声音。

    即使相隔很远,但看着其中最精彩的碰撞也不禁为之感慨。特别是皮卡德与马休船长与海盗头子们的战斗。

    就在杜宁以为双方的战斗还难分胜负时,杜宁却是注意到了一个身影从海盗们的后背摸了过来。

    当杜宁看清楚那个人的面貌时,那人已经一刀看向了海盗船长。是塔沃,他从哪里出来的?

    就在杜宁震惊,海盗船长瞪大眼睛时,塔沃又向着另一旁的海盗主力砍去。

    就这这样,没过多久,本来逐渐焦灼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三十几名海盗全部丧命,而杜宁这边仅仅牺牲了五人。

    众人将海盗船中的钱财全都搬了回来,包括一些炮弹,随后便将海盗船轰沉了。

    没有人欢呼,这场胜利对于这艘船的船员来说并不值得庆祝。失去了同伴,而这艘海盗船中的钱财也少的可怜。

    有人收拾者船上的血液,有人将死去的海盗扔入大海。杜宁来到甲板上向着海面望去,鲜血染红海水。已经有着鲨鱼靠近了。

    很快一切便处理完了。大海无量,他会承受一切且不言语。刚刚死去的船员在海盗船上火化了,留下了一些信物。而那些海盗的尸体则自己抛入海中,仍由鱼鲨啃食,这是他们应该有的救赎之路。而这些英勇的船员则不应当受到鱼虾的干扰。他们将回到大海之母的怀抱,享受永世的幸福。

    皮卡德重新来到了杜宁的身边,没有人说话,直到诺亚三人的靠近。

    “哟!是你呀,你叫什么名字。杀起海盗来还真不择手段,我喜欢你。”皮卡德笑着说道。

    “什么不择手段,这叫致胜的好方法。”塔沃立刻回应道,显然对于皮卡德的话有些不爽,“我叫塔沃,你叫什么?”

    “皮卡德。其实你不用偷袭我也可以很快就把那个海盗解决,那个海盗的招式我都已经熟悉了。”

    “是吗?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就要被那个海盗头子给杀了。一直在后退。”

    “如果在战斗中后退代表着失败,看来你对于技巧这两个字完全不了解。”皮卡德说道。

    “确实如此。”弗洛林则是突然插话赞同皮卡德的话。

    “哟!你也这样认为不知你叫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皮卡德眼皮一跳,说道。

    “弗洛林,很高兴认识你。”弗洛林说道。

    “弗洛林是吧,我挺欣赏你的。你挺厉害,至少比你身旁那个之后偷袭的家伙强大多了!”皮卡德说道,完全不在意塔沃。

    “事实一直摆在那里,但有人总是不愿承认。”在塔沃还没说话前,弗洛林便再次开口。

    “弗洛林,看来我们的决斗无法阻止了。我现在就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你就像那些女人一样,开始总是这般自信,随后便只有不断的求饶。”塔沃恨恨地说道。一副要与弗洛林决一死战的模样。

    “好了,弗洛林,塔沃,你们不要再吵了。我可不想听你们两个在我耳边叽叽歪歪的。”诺亚这时开口了,弗洛林与塔沃也终于闭上了嘴巴。

    “你好,皮卡德先生,我叫诺亚·谢尔丹。现在我有一些事情想和杜宁谈谈,你可以回避一下吗?”诺亚问道。

    皮卡德听到诺亚的名字后便明白了诺亚的身份,随后笑着点了点头,拍了拍杜宁的肩膀,转身离去。

    杜宁就这样和诺亚对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