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海盗来啦!!

    杜宁不知道自己一觉睡了多久,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窗外的天空还和进入船长房间时的一样。

    不过那之后的事情杜宁便一概不知了。

    不过杜宁感觉自己也应该不会招惹他人,毕竟喝醉之后自己便应该会回答床上躺下,这是自己的习惯。而这个房间除了不爱与自己说话诺亚,便没有了其他人,而想来自己也不会因为喝醉便去招惹诺亚。

    啊!

    杜宁伸了一个懒腰,便起身向着门外走去。期间还看了一眼诺亚。而诺亚却依旧熟睡着。

    走出门,杜宁便碰见了塔沃和弗洛林两人。此时的两人衣着普通的衣物,杜宁也闻不到那厚重的药味了。想来他们的伤势已然有所改善。

    “早上好。”弗洛林给杜宁打一声招呼,随后错过杜宁,走进了房间去找诺亚。杜宁听着弗洛林的话,微微一愣,随即意思到了什么。自己竟然睡了一整天,天啦!

    杜宁感叹着,随后却也发觉自己的状态竟然无比的好。身体内似乎充满了力量。让杜宁感觉舒适无比。

    杜宁来到船头的甲板上,靠在栏杆边,却是突然有着声音响起。

    “哦!杜宁,你终于醒了。”皮卡德说道,同时来到了杜宁的身旁。

    “终于醒了什么意思?”杜宁疑惑的问道。

    “嗯?没人告诉你吗?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船长为此还自责了一番。说我们以后谁也不准死皮赖脸的找他要酒,他可不想为他的船员担心。”皮卡德说道。

    杜宁听后感到震惊,却也忽略了皮卡德的后半段话。

    自己昏迷了三天?这是怎么回事啊!不就是喝一点酒而已,一睡就睡了三天。这么厉害的吗?!

    “不过你醒了没事就好,看你这样子也不想有事的。或许真的只是睡觉而已。”皮卡德说道。

    “好吧。”杜宁回答道。“对了,你现在没什么事吧,就把你的故事继续讲给我听吧。”

    “你想听吗?那我就讲!”

    .....

    “他们核实后我就这样留在了船上。

    船是从艾欧尼亚启程的,而目的地是恕瑞玛的东部丛林。船上很多人都是冒险家,而大多数人都是来自皮尔特沃夫。包括船长和这条船。

    当然诺克萨斯,艾欧尼亚等地区的冒险家也有,但是却很少。

    我在船上当一个水手,什么事都干。因为是一个新人,多干点事没有坏处。也正是那个时期我开始了解到了航海的各种技巧。

    我们遇到过海怪,比那晚的海怪还强大的海怪。我们也遇到过海盗,但被劫掠的对象却是他们。我们也遇见过海难,但那艘船的动力超乎你的想象,我们逃过了海难。

    那些冒险家大多知识渊博,当然也有凭借自身的能力而非智慧在各处冒险的人。其中我认为最厉害的一个人的名字叫做:杰伦·拉尼尔。他有着一手神乎其神的剑法。在那艘船上的所有人都公认他是那艘船上的剑法最强者,他使用的是一柄德玛西亚钢制作而成的精锐细剑。在那次海盗的袭击中,他一个人率先冲上了海盗船,面对着凶神恶煞的海盗却是丝毫不惧,如同一阵幻影般,数名海盗便倒在了地上。

    有人说他来自艾欧尼亚的一个隐世门派,但他自己从未开口回答过自己从哪里来,又为什么要来到这艘船上。

    在那众多的冒险家中,我拜了其中一人为师。其实他并没有收我这个徒弟,只是传授给了我一些招式。但我却是认定他是我的师父了。

    在船上的日子总是单调且无聊,但我在那艘船上的日子却是充实无比。

    我每天练习刀法,学习航海的技巧,再听着那些冒险家将故事或者相互争吵。许多人都很友善,乐意分享。除了那位教导我招式的冒险家,还有着其他冒险家教导我射击的技巧,探险的注意事项等等。

    其实当那艘船沉没过后我也试着去当一名冒险家。从那艘恕瑞玛的船只离开,我去过德玛西亚,去过弗雷尔卓德,但最终我还是回到了船上,我觉得我就应该属于大海,属于船。我的生命就离不开这些。”皮卡德说道。

    “对了,之前我不是告诉你我想参加角斗从此停止漂泊吗?很抱歉我那时骗了你,但我想参加角斗却是真的,我想要拥有一艘自己的船,我希望成为一个船长。”皮卡德说道,随后看向杜宁。

    “是不是很不现实,一个水手竟然梦想成为一个船长,还不是那种小船。”

    “你知道吗,杜宁。我已经赞了足足一整箱的金币,我想要去皮尔特沃夫,去拥有一艘科技的大船。但我那些钱还是不够,就算参加赏金最高的角斗,我也要参加数次才有可能得到一艘那种的船。

    但这显然不是那么容易。”

    “呵,有些偏题了。”皮卡德笑了笑,继续说道。

    “那艘船继续走着,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我们将船停泊在一处不会搁浅有靠近岸边的位置,便下了船。

    来到此处便是冒险。可是我一个才上船不久的小子怎么可能跟着他们一同前去呢?我只有陪着位船员守着船,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杰伦·拉尼尔,那个最强者也没有离开,而是待在了船上。

    大约过了十天左右,有着探险家回到了船上。他很慌张,回到船上就找到副船长,希望他立刻离开。至少远离岸边,可以随时离开那块土地。但副船长拒绝了。

    船长和大多是探险家都没有回来,那位冒险家所说的危险也没有任何迹象。副船长怎么可能下令离开。

    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那位冒险家,包括我。没有人在意他那骇人听闻的话语,而是继续等待着其他人的回来。

    但最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当船长和几名探险家浑身肮脏的从丛林中跑出来时,我们已经看见了从林中的爆炸,听见了从林中的惨叫。

    船长他们才跑到空旷地不远。几只猛兽便追了出来。他们有着锋利的爪牙,有着灵活的动作,还有着类人的身躯面孔。

    我们所有人的心都紧紧的提了起来。却依旧等待着他们的归来。枪械已然架好,虽然这些猛兽看似凶猛,但无论如何在这空旷地带也应当无法躲过密集的枪械攻击。

    可事实又再次证明,我们错了。

    我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探险家被一个又一个的杀害。当船长和最后两位探险家回到船上时,那几只猛兽也已然扑了上来。

    也就在那时,杰伦·拉尼尔出手了。用着那柄锐利的剑,凭借着自己的熟读,他竟然很快就杀掉了这几只猛兽。

    有人看着那样的情况松了一口气,但船长以及那两位心存的冒险家却是催促着我们快速离开。

    随后在紧张的氛围下,我们远离了海岸。就在我们以为安全的时候....”

    皮卡德说着,突然被人打断。只听见一声呼喊,让杜宁和皮卡德都不禁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一个黑影向着这边靠近,距离太远看不清模样。可是那道声音的呼喊让杜宁与皮卡德大致知道了那艘船的模样。

    “有海盗来了!快通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