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醉酒

    几日的休整,杜宁才真正的缓过劲来。之前的不适此刻也终于消散。

    但脑海的昏涨却是依旧不变。

    其实也并非昏涨,而是思想如同被一层面纱蒙住,让人感觉怪异。而这种感觉从第一晚睡觉开始,每日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消散,又随着一晚睡眠再次出现。

    在餐厅用完一成不变的早餐,杜宁向着甲板走去。

    每日无事可做,那突如其来的魔法能力吃刻也被束缚,让杜宁使用不出来。而头脑的昏涨,让杜宁并不想去了解这船员的故事。

    大海平静,但看似蔚蓝的海面之下,隐藏着无尽的危险。杜宁静静地看着,突然一只手放在了杜宁的肩膀上。

    “杜宁,船长有事找你。”一道陌生的声音在杜宁的耳边响起,杜宁转过都看去,之间一个手臂缠着厚厚的绷带的伤员正笑着看向自己。

    “你是那晚那个船员?”杜宁疑惑的问道。虽然杜宁救下了两个人,但是可没有看清那个胆子大的敢打海怪的人的面貌。

    “对,我叫克兰。谢谢你那晚救了我。”克兰笑着说道,“我运气也算是很好了,手臂竟然还可以用。”

    克兰说着,还动了动被绷带包裹的手臂。

    杜宁笑着回应了一下,随后就跟着克兰来到了船长的房间。

    不同于杜宁的房间,船长的房间明显大了很多。并且房间内的布置并不差。最让杜宁惊讶的是,房间内竟然有着书架,上面还堆满了书籍。这明显不符合这位船长的气质。

    克兰将杜宁带到了房间便离去了。而马休船长看着杜宁的到来,等待克兰的离去,熟练的从一个柜子中拿出一瓶葡萄酒。

    “这是艾欧尼亚产的酒,叫什么名字我忘了,放太久了。不过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葡萄酒。可还行?!哈哈”马休船长说道。

    “不过这酒可不是葡萄酒,他可比葡萄酒珍贵多了,每次我死里逃生后才会喝上一杯的。你要来一杯吗?“马休船长说道。

    “那谢谢船长了。”杜宁回答道,也不客气,坐上了一旁的椅子上。

    “何必这么客气,叫我马休就好了。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马休船长说道,随后小心翼翼的倒了小半杯酒,递给了杜宁。

    杜宁拿起酒杯闻了闻,感觉有些熟悉,随后小喝了一口,眼睛瞬间睁大,眉头发皱,嘴唇紧紧的闭紧。

    “可还行?我第一尝到这可酒时可是生平第一次被辣的说出话来。”马休船长说道。

    杜宁足足品尝了一分钟,才慢慢的回味完毕。

    “好酒!”嘴唇张开,却是只吐出了两个字。

    “哈哈。继续今天不醉不归!”马休船长大笑着说道。

    ....

    过了两个小时,杜宁才缓缓地从船长的房间摇晃的走了出来。当杜宁爬在护栏边时,感受着海风的吹击,大脑却是难得的清晰。

    “想不到在这个世界这么快就碰见和白酒类似的酒了,而且这酒浓度还挺高的。

    还有那船长,自己之前吃的是什么,清一色的海鱼,蔬菜水果这几天就没看见多少。而这船长刚刚不仅拿出了酒来,还拿出了下酒菜!这就让我不能忍了。

    太不公平了,幸好我全吃完了,不然亏死了!”

    杜宁想着,却是越想越感觉自己状态良好。

    “杜宁,你在这干什么?”皮卡德看着杜宁,走过来问道。而走进时却是眉头一皱,鼻子不停的闻着。

    “你喝酒了?那来的酒”皮卡德急切的问道。

    “马休哪里的,你想喝啊?我带你去要!”杜宁说道。

    皮卡德听到杜宁的话后兴致瞬间便下去了。

    “算了。不用了,我不是很想喝酒的。”皮卡德说着,却是喉咙一阵吞咽。

    “是吗?那我回去了,我在马休哪里借了基本书看,还没翻开呢。”杜宁说道,“对了,你告诉维金斯他们,我不想给他们讲故事了。他们的故事太无聊了。如果人人的故事像你那般的精彩就好了。”

    杜宁说道,随后转身缓缓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那什么时候你把我的故事后面的部分听完啊!”皮卡德的声音在杜宁的身后响起。

    “什么时候都可以!”杜宁回答道,挥了挥手中的书,

    ..

    当杜宁回到房间时,推开门看见诺亚依旧专研着那本书。再感受着诺亚暗中聚集的魔法,不禁摇了摇头。坐在了床上,杜宁随后开口说道。

    “诺亚,魔法不是这样联系的,他人的经验与魔法终究只是外物,还是需要依靠自己。让自己达到肉体与精神的均衡,感受世间万物的一切,聚集周围的魔法元素,而不是用自己体内的魔法来强行拉扯。这样你的道路很快就会遇到巨大的难以打破的瓶颈。”杜宁说道,却是丝毫没有在意诺亚的表情。

    杜宁最后还是向着诺亚的方向看了看,看着诺亚惊讶的表情笑了,随后说道:“想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拥有魔法吗?你每天晚上在哪偷偷摸摸的联系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以为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就可以掩人耳目了吗?

    如果你真的可以在有心人的观察下躲藏。那么你现在不用看着那本书了。

    而我即使不刻意去观察,我都可以知道你每天晚上的联系。”杜宁说道,随后躺在了床上。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一会我睡醒了给我看看你那本书吧。说不定我还能教导你两句。”

    ...房间内没有了声响,杜宁安静地睡着,而诺亚呆呆着看着杜宁,握着书籍的手却是青筋暴起。

    过了一会,房间内才传来一道轻轻的痛呼,之见诺亚颤抖的一动不动,似乎极力忍受着疼痛。

    .....

    一处海岛群上,一个巨大的宫殿修建在其中最高的山顶之上。数不清的人来次朝拜。

    而在海岛群的一角,一个巨大的看似破旧无比的港口上人来船往。而在这座港口内,也有着一座类似的神庙。

    不同于其他地区神庙的朝拜者无数,这里不见一个朝拜者,只有着几个僧人在打扫着座神殿。

    虽然无人朝拜,但也无人侵犯。对于这座混乱的港口来说,神殿是一个笑话,可也是一个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