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海怪袭击

    所有人都被惊醒,船上立刻传出了各种吼声。

    但是对于现在的杜宁来说,就如同和一只恐怖的怪物对视一般,生命的危险一直在身旁环绕。虽然他此刻确实是和海怪在对视。

    “是海怪,一直巨大的章鱼海怪,tm的,快点起床,把炮给我打开,杀了这只海怪!别让他把船给弄坏了。cao!”一声怒吼在船上响起,杜宁不敢向着一旁转头,甚至不敢有丝毫动作。似乎杜宁动了一下,怪物的触手便会鞭打在杜宁的身上。

    “你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躲起来!”一旁又是一顿吼,杜宁也在这吼声中立刻向着一旁跑去。而下一刻,身后便传来了一声巨响。

    一路跑着,直到跑进了触手无法触碰的地方杜宁才缓下脚步。而此时,杜宁的身边,衣衫不整的船员们正快速的向着各处跑去。

    “这里怎么会有海怪?果然,前去比尔吉沃特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个船员在经过时抱怨道。

    啊!!

    突然,杜宁听到了一声惨叫。杜宁向着外边靠去,看着外面的状况。

    只见有人拿起了枪射击海怪,射击之后便想立刻躲开,但他的动作和海怪的触手相比显然还是太慢了。一根硕大的触手敲击下来,虽然只是边部触碰到了那位船员,依旧让其一条手臂被抽打的全是鲜血。此时正不停的痛苦惨叫着。

    “炮还没准备好吗?你们这群废物!还有克兰。你上去射击是找死吗?艹!”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可随即杜宁就看到一个身影冲向前去。试图将受伤的船员给拖回来。

    轰!

    一声巨大的声响再次响起,虽然杜宁只看到见海怪的一只触手,但看着那只触手痛苦的向上拉扯杜宁便知道,炮击已经开始了。

    但下一刻,杜宁便看到那只向上显示痛苦的触手再次向下鞭打而来,而那方向明显是那两人的位置。

    可是一两秒后,那只触手却是仍旧没有落下。

    “快走!”杜宁大吼,双手手掌成一个支撑状。手上青筋暴起。身体也在颤抖。

    而那只海怪的触手着悬浮在半空中,随着杜宁手掌的颤抖而颤抖。

    待到两人离开那被击中的位置,杜宁的双手便无力的向下猛落,伴随着杜宁的双腿,跪在了地上。

    大口的喘息,伴随着炮轰与撞击声,杜宁已然只有靠在墙边,无法观看外面的一切。但偶尔落在杜宁视线所及处的触手残块,表明着海怪已然落败。

    不知过了多久,在杜宁感觉已然过去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后。炮击声停止,甲板上也多起来了人们的奔跑声。许多船员从杜宁的身旁跑过,看着杜宁没有受伤也便没有在意。

    直到那声熟悉的吼声再次响起,而当那吼声停止之后,一个人影已然站在了杜宁的身旁。

    “你叫.....”

    “杜宁。”杜宁提醒。

    “对。杜宁,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我叫马休·密佛格,这艘船的船长。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在这艘船上,只要给钱,我都尽量给你搞定,还有哪些混蛋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tm把他们扔到海里喂鱼。“马休船长说道。但杜宁听着却是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可是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

    ...

    最后杜宁是被人扶会自己房间的,一路上,海怪的黏液还没清洗,散落在各处,让人感觉恶心无比。可是对于现在的杜宁来说却是完全没有类似的想法。他已经累的不行了,特别是手臂的酸痛以及精神的疲惫,他迫切需要休息。

    夜已经深了,海怪并没有带来恐慌,可依旧有人可以安稳睡觉,有人却彻夜难眠。

    ....

    第二日一早杜宁便苏醒过来,一旁床上的诺亚依旧熟睡着,但这是杜宁看见拿本书却是放在诺亚的胸前,他的睡姿也不那么标准了。

    杜宁想要翻身下床,可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臂不只是酸痛,如今更是一动便有刺骨的疼痛。而他脑袋的意识也不是那般清晰,反而如同被一层薄纱所笼罩。

    艰难的下床,所幸大腿并不是那么的难受,不至于一下床便腿软跌倒在地上,杜宁向外走去,却是感觉自己的手臂并不是真正的疼痛。力气什么的都可以用出来。那股疼痛只是脑中传递给自己的,并不随着手的动作而改变那疼痛的效果。

    一路走着如同一个被痛击的孩子,艰难的向前行进。

    杜宁直接来到了餐厅。除了一个厨师模样的人,便没有其他人在这个并不大的餐厅了。

    “你是杜宁吗?”就在杜宁准备拿去早餐时,厨师突然问道。

    “是的,一份早餐,谢谢。”杜宁说道。

    “好吧,这可是船长特意为你提供的,不过只有十顿,或者说十杯。”厨师冲后背中的一个箱子中拿出一个罐子,打开后从中到出了一杯白色粘稠液体。随后便是鱼肉早餐外加一块面包。

    杜宁看着这个早餐有些无语。但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离开了。

    坐到一个位置上,杜宁艰难的吃着自己的早餐。当他被噎着的时候,终于将手伸向那被白色粘稠液体。

    一口下肚,杜宁却是好不容易才忍下了吐出来的冲动。

    一股膻味让杜宁更加难受,配合着原有的疼痛,直接将杜宁放在铁锅中内外翻滚。

    这是羊奶,但是膻味太浓了,杜宁完全不会品尝。

    继续吃着,杜宁强忍着喝了两三口最后还是去换了一杯白水。

    吃完早餐,杜宁没有心情在甲板上看海景了。昨夜的海怪残骸此刻也依旧有残留,影响人的心情。婉拒了一些船员的邀请,杜宁回到自己的方间又趟了起来。

    随后昏沉的睡了过去。

    .....

    “你应当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懂得均衡,才能够不断的进步。”暮光之眼说道,面罩中透露出灵性的双眼。

    “那么何为均衡?若是如你所说,均衡是如此的重要,可是世间有多少人能够达到自身均衡呢?而即使他们达到了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便如同你们甚至不能够改变艾欧尼亚,更别说改变世界。”他说道,眼神尖锐,如同一把剑一般直指暮光之眼。

    “存在就有他的道理。世间万物有他的演化方式,我们不应当参入其中。但世间万物总是均衡的,世界存在如此之久依旧可以容下如此多的生活繁衍生息,这便是均衡。”暮光之眼说道。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

    “那么你认为我如何完成我的均衡?”他问道。眼神也开始柔和起来。

    “眼中无惧,无恨,无爱——无一切动摇均衡之物。这样便可达到均衡。”暮光之眼说道。

    “那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为了均衡而均衡,我并不赞同你们教派的观点。”他说道。“而且据我所知,你们教派的子弟也不是那般的“均衡”,也有的人离开此地。”

    “他们的离开也是均衡的一部分。我们并不会阻止自然的变化,均衡时刻在变化,我们只需要处在哪个灵界点即可。而对于某些威胁均衡之人,不论是终结他的生命,还是献出我的生命,这都是值得的。”暮光之眼说道。

    “是吗。”他笑着回答,随后站起了身,对暮光之眼微微行了一礼。

    “均衡存在于万物之间,万物在变,均衡在变。可是你们却是从未改变,这难道就是均衡吗?”他说道。

    “物质与精神之间的联系与均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当你可以感知这一切时,你便会为刚刚所说的话语道歉。”暮光之眼说道。

    “是吗?那等到哪一天我一定来找你。即使那时你已经前去追求永久的均衡,我也会在墓碑之前为你竖起一束花朵。”他说道,随后转身离去。

    “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的。”暮光之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