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你好,触手怪

    “最大的海盗?那自然是普朗克了。他可是号称海洋之灾的海盗,统治整个比尔吉沃特!”皮卡德回答道。

    “是吗?”杜宁应了一句,随后思索着。

    普朗克还没有离开,他还统治着比尔吉沃特,那么说明好运姐还没有下手,我现在正在前去比尔吉沃特,我又是主角,那么说明我会见证普朗克的落败?!

    杜宁想着,有些兴奋,却又有些担心。兴奋的是可以经历如此大的事件,担心的是即使自己有着主角光环,有可能还是会受到一些苦处。

    毕竟刀剑无眼,在这个世界,还有着枪械,魔法以及鬼怪神灵之类的东西。难免会受到一些危险。不过自己既然是主角,应该也会一点不平凡的东西。比如说魔法,而想起今天上午角斗时的一切,想起诺亚的魔法,再想起那时自己的异常状态。或许与自己公出一室的诺亚,便是自己掌控魔法的关键。

    “好了,该吃饭了。”皮卡德说道,随后带着杜宁走向来时的路,来到食堂。

    那群人已然离开,而皮卡德则带着杜宁去拿着碗筷,去盛着汤饭。说是汤饭,其实没汤没饭。有的只有鱼肉与一些蔬菜,外加上每人限领一杯的水。而鱼肉和蔬菜更是基本没有作料,除了盐便没有了。

    “有些差吧。没有办法,临时改变航线去比尔吉沃特让我们不得不节约食物。毕竟在比尔吉沃特想要补给食物之类的,那可不容易。”皮卡德解释道。

    “没什么,这原汁原味的海鱼我可是没有吃过呢。”杜宁笑着说道。

    而皮卡德看着杜宁笑了起来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但杜宁怎么看着都有一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没吃过,可能这次航行之后,你几年都不会再吃海鱼了。希望你可以一直喜欢下去。”

    杜宁尝了一口,随后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而一旁的皮卡德则是如同嚼蜡一般,甚至没有咀嚼就直接咽下了鱼肉,蔬菜倒是嚼了几下才咽下。

    一顿晚餐吃完。杜宁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是诺亚已经不在房间了。连同那本他进房间就一直看的书,吃刻也被带走。

    杜宁躺在床上休息着。虽然时间还早,但是他的睡意已然降临。杜宁也无事可做,回想了一下维金斯和几位船员讲的并不怎么有意思的故事便睡去了。

    ....

    一座静谧的山村蔽于如画的美景之中,山上隐藏着数座寺庙,山下这是一个安静的村落。

    打铁声在村落中响起,而很多人也被这打铁声从各处吸引而来。

    在其中最受欢迎的一个房间之中,这里有一个孩子。他每天的晨练是与母亲闻花舞剑,每天的晚课是与父亲挑烛背诗。每日如此,日日不停。终于,山上寺庙的人来到山下,带走了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来到山上,他的天赋震惊了这些隐世的人们,他们称赞这个孩子,但他依旧谦逊无比。他依旧勤奋的练习,直到最后超越了所有人的预期。

    以至于最后山下的村长也知晓了这么一位“少年大师”。

    不过这位谦逊的学徒始终想探究艾欧尼亚其他地方的奥秘。他站在最高的宝塔尖上,看到了远处一座座无人提过的城镇,但当他想要仗剑下山的时候,师父们却阻止了他。他停下了脚步,可是有人没有停下脚步,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冲离了山门,前往了世界奥妙之处。但他依旧停留在这里。

    直到一天,他看到远处城镇中升起了一片片烟羽。他终究是冲下山。放弃了门派的隐世。

    他的出现让那一片片烟羽减少,但也让那隐世的门派以及村落消失。

    当他再次回到自己的家时,只有在废墟之中静默良久。

    他没有再离开,他的心已然死去。他无比的愧疚,他不停的训练,到最后却怀疑自己是否可以传承流派的精髓。

    直到一位瓦斯塔亚人的出现,让他重新拾起了自己的心。他收下了这位瓦斯塔亚人为徒,并赋予他一根附魔的长棍。

    他将发扬自己的流派,用着七度洞悉目镜,寻找着下一位合适的传承者。

    他的名字叫:易!

    ....

    “孩子,你的天赋是一柄双刃剑。你想要这天赋去毁灭他人,受人畏惧以及唾弃,还是去保护他人,受人尊敬与敬仰?”一位身体上刻满符文,身后背着一个巨大卷轴的奇怪之人向着一位手持长剑的年轻男子问道。

    “我的路不需要谁来指导,我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年轻男子说道。

    “想来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你的无极剑术让我赞叹,但你的魔法天赋更让我惊讶。我不相信你没有接触魔法。”奇怪之人继续说道。但他的话却是引起了青年男子的警觉。

    “你知道无极剑术?”男子问道。

    “当然,我已经活了很久了,也见过很多事情。就比如说,你的师父或者师父的师父多兰大师还好吗?”

    听着他的话,男子惊讶了,可随后眼神又暗淡了下来。对于他的敌意也消失不见。

    “我的魔法天赋再好又如何我是不会去使用它的,我有我手中这把剑便已然住够。”男子说道。

    “是吗?”那人笑了笑,随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出了一本书递给男子,随后便转身离去了。

    男子看着那人逐渐远去的背影,打开书看了看。随即便合拢收好,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

    船随着海浪起伏,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杜宁就在这样的夜色之中苏醒过来。

    杜宁看向一旁的床铺,诺亚已然安静的躺在床上,书就这样放在头的一侧。杜宁看着那本书,却是已然没有打开的意愿,刚刚的梦境让他此刻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

    杜宁走下床,似乎进入了一种飘然的状态。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看着夜晚那深邃的海水,杜宁忽然将手向前一伸。

    水流逐渐盘旋升起。最终靠近在杜宁的掌心之下。杜宁可以感受这股水柱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却是自己引起的。

    吼!

    水柱突然爆裂开来。这让杜宁不禁颤抖了一下。下一刻,当杜宁回过神来看向前方,一根巨大的触手已然出现在杜宁的眼前。

    随后面前的海水剧烈的抖动,许多船员也被惊醒过来。杜宁定眼看去,一个巨大的触手怪已然出现在了面前。

    身形巨大,有着一般船体的大小!

    杜宁愣愣的看着,咽了口唾沫,手掌挥了挥。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