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会讲故事会受到欢迎?

    “当然,你如果听过,我给你两个金币!”杜宁笑着说道。

    随后靠在了一旁的护栏之上。维金斯也靠在了护栏之上,直直的看着杜宁。

    “想来一会你有可能请我到你们的房间去,为我摆好酒菜,只为了能够继续听这故事。你不会为这次打赌而懊恼,反而因此庆幸。想想都有意思。”杜宁说道。而维金斯听到杜宁的话却是立刻狠狠地说道。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一会你要是说不出一个好故事来,可能到靠岸时你都不能下床。”

    杜宁看着维金斯的模样耸了耸肩,随后开始讲故事了。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其中一个名为天际省的地方。一个人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破旧的马车之中,而他的双手却被捆绑起来。

    在他的对面,坐了一位衣着厚重且华丽的犯人,如同他一般,不过对面那人并不害怕,对于之后将经历的一切他似乎都知晓。马车行驶到一个小镇上后停止,他们被赶下了车。也就在这时,有着妇女在被后叫骂着,不停的咒骂一个人,一个带领自己领土中的人民反抗的人的名字。风暴斗篷!

    而显然,那位风暴斗篷便是他身边这位衣着华丽的犯人。

    没有等待,一下马车,便有着人过来带着他们向前走去,没走多久,来到一个较为开阔的位置,一处旗帜飘扬的位置之下。一个刽子手正扛着大刀等待着行刑。他们被身后的士兵推着前进,其中一名犯人看着这个场景立马甩开士兵的控制,向着镇的大门方向跑去,但几秒后便被一箭射到在地。

    没有人再逃跑了。但他仍不住对着一旁的士兵说道:我只是偷了一点东西而已,我不应该被杀死!

    可是士兵只是感叹了一下他的可怜,随后继续执行这场处罚。

    很快便有一人被压到断头台前,刽子手一刀下去,人便没有栖息。鲜血洒在断头台上,尸体就这样向一侧踢开挪移。他没有办法拒绝,只有躺倒在断头台上,等待着大刀的落下。

    大刀也确实开始抬起,可就在这时一声巨大吼声在空中响起。一位军官叫到:继续执行,不要停!

    可是下一刻,一头巨龙落在了前方的碉楼上,巨口大开,火焰从中喷射而出.........”

    大约讲了足足一个小时,太阳也开始想着海面下潜去,杜宁也准备停止讲故事了。

    可是维金斯立刻焦急的喊道;“继续呀!你怎么不说了?“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累了,想休息了。对了,这个故事你不是应该听过吗?为什么一定要我讲呢?还有这一个金币。诺,给你!”杜宁笑着回答,同时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币,放在了维金斯手中。

    “走了。也该休息了。看一看海上的美景,这不是很好的选择吗?”

    杜宁向着一旁走去,但下一刻便被维金斯拉了回来。

    “这些景色有什么好看的,每天都是一个样。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心不是很好嘛?你不是要听故事吗?我们几十个船员,其中的故事够你将你的故事讲完了。”维金斯说道。

    “好吧。”杜宁立刻笑着回应。

    随后,当皮卡德来到船中的餐厅时,只见到一群围坐在杜宁的身旁,而杜宁正不停的说着。所有人都听着很着迷,而有些人甚至直接坐在了地上,只为听着更加清晰。

    这让皮卡德疑惑,但当他在同伴的不耐烦中了解了大概之后,不禁有些佩服杜宁。要让绝大部分船员喜欢你,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好了,我又讲了一段了,下一个故事你们谁来讲?”杜宁问道。

    “你讲的故事最前段我们好多人都没有听见,你可以重新讲一遍吗?”突然一个船员说道,随后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

    “我那段故事讲给维金斯了,你们一会让他给你讲一讲就好了。现在你们谁要来讲故事。或者说该轮到谁了?”杜宁说道。

    随着杜宁话落下,船员之中立刻骚乱了起来,但没有自告奋勇。讲出自己的故事,平平常常且不好意思,而且谁真正的愿意分享出自己的过去呢。讲出一个现在编的故事,不精彩可是不做数的,而且还会被大家嘲讽。

    杜宁等了一会,都没有人开口。于是再次开口说道。

    “听一位游吟诗人的故事也应当给予他一点东西吧?我也不需要你们的物品,给我一个故事就好了。“

    杜宁的话语落下,突然有人叫到:“皮卡德来了,让他给你讲吧,他是我们船上最会讲故事的,还总说那是他亲身经历的。哈哈。”

    那人说道,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但杜宁看着他们的笑容突然没有了再讲下去的意愿。

    杜宁站起身来,对着人们说道,“不用了,我今天也说累了,航行时间还很长,下次你们想好了故事再跟我说吧。你们不是想听开始的部分吗?维金斯可就在这里。“

    杜宁说后向外走去,有人挽留了一下,知晓杜宁依旧要离开后便都看向了维金斯。杜宁来到皮卡德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人一同来到甲板上,看着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静默不语。

    过了一会,皮卡德才开口说道,“你刚刚在将生命故事他们都这么着迷。”

    “一个普通的但他们从未听过的故事。”杜宁回答。

    “是吗?那和我的故事相比呢?”皮卡德问道。皮卡德的话让杜宁不禁看向了皮卡德的脸。黄黑粗糙的皮肤上,厚重的眉毛下,是一双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瞳孔深邃,却也可以从中看见情感。

    “自然是你的故事更加精彩。”杜宁笑着说道。

    皮卡德听后笑了笑,说道;“不论你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我都相信你。至少在现在。”

    “好的,那谢谢了。”

    皮卡德笑了起来,可随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开口说道:“船的航线改变了,我们要先去比尔吉沃特,随后再去艾欧尼亚。”

    杜宁听后眉头一皱,但随后舒展起来。

    “现在比尔吉沃特最大的海盗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