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你好!

    “你好!”杜宁愣住之后笑着说道。但对面三人却是一脸疑惑。

    “你怎么会在这里?”塔沃最先看口,此时三人已经走进了房间,房门也没顺手关上。这让杜宁觉得有些奇怪,可杜宁知晓今天上午,也便是几小时前,这三人还一起躺在角斗场上。

    “自然是跟着这船去他将要去的地方。”杜宁回答。

    “艾欧尼亚?你是艾欧尼亚人?不是说你不记得了吗?难道你在骗我们?”塔沃大声的说道,可身子同时向前行动,可是很快的,又有着疼痛的嘶鸣声响起。之见塔沃如同一头受伤的兽,不停地大声喘息着。这让诺亚和弗洛林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诺亚向前一步问向杜宁,而塔沃则被弗洛林打开门,拖了出去。

    “没什么,可能你那时确实记不起来了。不过既然现在我们将要居住在一件房间内,就希望可以和平相处。“诺亚也微笑的对着杜宁说道,随后走到了房间内的另一张床边坐下。这时门再次被打开,弗洛林与塔沃看着房间内两人的模样,又重新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房间不大,但放了两张床,以至于床相对而言便小了许多。如同宾馆的标准双人床,从中均匀分开,却又可以和拢在一起。这是杜宁进房间观察房间时发现的,但他并没有将两张床合在一起。不然诺亚的到来可能就有些尴尬了。

    可是杜宁并不知道,上午才经历过战斗,浑身是伤的诺亚三人,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这里。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必须如此之快的逃离。要知道,诺亚可是当地侯爵之子。莫非是侯爵被其他贵族陷害,被迫将诺亚送走。可这样说不通啊。诺克萨斯的体系并没有皇帝,或者说这个时代并没有皇帝,可是即使有皇帝又如何,如同西方的中世纪一般,即使命令已然下达到当地领主处,可能很少领主会仍由其宰割,甚至可能就这样竖起反抗的旗帜。即使被迫被杀害,也会想方设法将子女送走。

    可这里是铁水城,杜宁可没有看见有着什么外来军队的进入,那么侯爵即使要将诺亚送走也不必如此着急,要知道,诺亚可是才经历过一场战斗,浑身是伤。

    所以,到地是什么原因呢?

    杜宁不禁转过头去,自以为隐蔽的偷看这诺亚。只见诺亚手捧着一本书籍,正全神贯注的看着。

    “那个,诺亚...嗯,是吧。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杜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虽然他知道诺亚是侯爵之子,但那少爷一词他还是喊不出来。

    听着杜宁的话,诺亚抬起头看了看杜宁,随后开口简洁地说道:“没有。”

    直接将杜宁怼的体无完肤,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搭话。

    杜宁想询问几小时前的角斗,想询问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艘已经出海的商船上。可他却开不了口。

    角斗是三人可是都戴着头盔....对了,弗洛林最后取下了头盔。杜宁突然兴奋了起来。

    “今天我..”

    “闭嘴。”诺亚依旧用着礼貌的口吻说道,直接将杜宁的话生生的打回了肚子里去。

    好吧,杜宁也只有走出船舱,缓解尴尬。

    杜宁来到了甲板上,看着起伏的海面。对于海来说,此刻真的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杂物,偌大的海面之上,只有蔚蓝的海水,海面上时时浮现身影的海鱼。阳光照射在海面之上,反射出美丽的光彩。

    此刻甲板上只有当你一个人,便如同这个世界似乎只有当你一个人。

    前一世,当你可没有近距离观看过感触过海,也没有在真正的出海船上经历过。他为数不多的在水上或水中的经历还是小时候在泳池中差点淹死。或许没有,但他却是有那样的感觉。

    再然后便是有一次乘船过江,其余便没有机会,杜宁也不愿到水面上去了。

    可不知道怎么的,如今他站在这甲板之上,船下便是深不见底的大海,他反而有一种享受的感觉。

    大约在甲板上待了一小时,杜宁便在船上四处走动,观看着这艘船的一切。

    船不算老,因为杜宁很少看见具有年龄的物品。船足够大,足有三十几米长。甲板上的物品不多,只有很少的几个木箱堆在一角。想来这艘船是前往艾欧尼亚收购货物的。杜宁观察着,发现这艘船还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他的风格和之前在港口上看到的很多船都不一样。而其中的船员,至少杜宁看见的十几名船员,也和铁水城中的大部分诺克萨斯人有着细微的差别。

    可是杜宁又感觉这艘船却是属于诺克萨斯,而这些船员也基本都是诺克萨斯人。

    这时,一名杜宁从未见过的船员走上的甲板。看了一眼杜宁便没有在意了。可当他靠近杜宁后,杜宁最拦住了他。

    “你好,我叫杜宁。”杜宁说道。

    那人看了看杜宁,随后才回答道:“我叫维金斯。”说着却又准备离开,似乎他并不想和杜宁搭话。

    可是杜宁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口说道:“我是龙裔,你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杜宁说后,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但对面的维金斯却是一脸疑惑。

    “什么?龙裔?你知道龙的故事吗?如果你将的有兴趣,我很乐意和你说一说我的故事。”维金斯说着,却是让杜宁震惊了。

    杜宁只是忽然想起前世的一个游戏,随口说了说,但是这个人竟然接到了话茬之上。

    厉害!杜宁忍不住在心中竖起了手指。

    不过再次转念一想,自己是主角嘛,虽然自己认知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知道这是一个血淋淋的世界,但有件事情可改不了。

    自己是主角这个事情可以改变吗?显然是不能的。能让自己当主角的作者,想来也如自己这般帅气。

    “你是想听真实的还是我编造的更精彩的故事?”杜宁再次问道。

    “你会知道龙的真实故事?我就是随口接了你一句话而已,你还蹬鼻子上脸了。“维金斯说着,随后便抬脚准备离开。这让杜宁非常的难堪。

    可是当一个人已然想开的情况下,有些事情便只是小事而已。

    想曾经,自己是一个孤儿,所受到的欺负便是数不胜数,而一些简单的被怼之类的,更是让这个已然想开的人可以很好的左耳进右耳出。

    “你现在很忙吗?听个故事而已,我敢打赌,你绝对没有听过这个故事,赌...赌多少你说!”杜宁说道。

    维金斯离去的脚步顿住了,转过身来重新看着杜宁。随后开口说道。

    “一个金币,你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