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七章 不怕死

    他本身就是想借助于这场瘟疫,然后发一次国难才把这么多的一些光环全部都搜掠进来,成为自己的一个炼化的药引子。

    那一切计划都在他的掌控内,没成想的突然就出现了意外之况,让他现在都已经不受控制,无论如何的绝对不能够说出真相,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要是暴露身份,估计这里的凤凰族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秦轩是满满嫌弃,对着一旁伏羲点头,对方明白其含义之后直接走到了这个巨大的铁钢的面前,并且拿出了自己手里的几根银针。

    拿着手中这几根银针放在了铁钢的边缘,并且用银针简单的占了一点液液体之后,立刻看到了银针的颜色就已经变化。

    在场的一干人等看到后都吓了一跳,不由得一番惊呼一声道:“怎么回事,难道说这里面有毒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可是我们的神他是我们的巫婆,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意外一定是假的,一定是你在里面动了手脚。”

    “对啊,我们的巫神怎么可能会在里面下毒呢,这一切都是误会,这肯定是你们在这里故意的,想要扰乱我们的神色,想要在这里让我们混兮真假,所以才会有了这样一番卑鄙的操作。”

    都已经到了眼前这一地步,他们依旧是不愿意接受事实,甚至还要再继续的一番嚷嚷起来。

    伏羲的心里那是一个无奈,感觉到他们就是一帮愚昧的家伙,事已至此何必要在这里继续争执呢,而且事实摆放在眼前,他们应该是选择相信才对。

    伏羲理清了清嗓门,对着眼前的众人说道:“其实真相很简单,这里面不仅有毒,而且它会吸食你们的魂魄,要是不相信的话,尚且可以有几个不知死活的人过来试试……”

    伏羲边侧了一下身子,然后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这一副认真的样子让眼前的这些凤凰族的人都已经有所忌惮了,一个个的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并没有人会主动的上前去测试,要是真的正如他们所说,那估计可能就要魂飞魄散。

    我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依旧有两个牛逼轰轰的人物,大迈的步子,向此处走了,过来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天我就要向巫婆证明这一切,我相信老巫婆是真的……”

    说完后他变牛逼轰轰的,直接把衣服给脱掉,然后大卖的步子向你走了过来,有一种想要过去洗个热水澡的冲动。

    秦轩和伏羲相互对此了解之后,一番吹嘘摇头苦笑,只不过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而已,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他们两个在后悔莫及哭的份了。

    因为这里面已经另藏玄机,进去之后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最终的结果如何,等他们发现这一切是假的,就已经为时已晚。

    所有人的屏住呼吸细细的打量着,向正前方的位置看去的时候显得是格外的紧张,因为这里的事情已经牵动了他们在场所有人的心。

    两名大汉根本没有任何忌惮,在宁静跳下去的时候,还对着秦轩和伏羲他们露出了一抹挑衅的眼神,

    “今天就要用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勇气来证明老巫婆的真相,就应该证明他的清白,他是我们这里的神,他是我们唯一能够在此炼化的神……”

    “是呀,这是我们解决瘟疫的唯一的办法,今天我们只能够成为第一个吃龙虾的人了。”

    凤凰族的两名男子说完之后便直接纵身一跃,然后跳到这巨大的铁钢里面,这个巨大的铁钢足足有好几米多宽,而且呈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池塘一样的形状。

    里面滚滚的黑色药水能够看得出来所散发出来的一种十分压抑。

    老巫婆一看情况有点不大对劲,因为他做贼心虚,知道以后但有人进去测试的话,说不定自己的阴谋就会败露,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就会被揭穿。

    所以这一刻他已经悄悄的向后面的方向挪了一下身子,而且一点一点地向人群的方向走。

    但是他的举动已经被这秦牧给看到了,当下便扯着嗓门不说道:“老太婆。干嘛呢?你这是不是喜欢跑路啊!”

    这话又说对方宛如触电一样,当即就另愣在了原处,所有人都目光都已经紧紧的盯着他的身份看去。

    老巫婆最后只好站在原处,而且故作淡定地说道:“说话到深圳不会影响我怎么可能会离开了你们,就是一派胡言二就不要在这继续想办法,抹黑我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做的都是真的,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家的幸福,才会如此,希望你们能够在这里认真听,行事能够在这里感谢我的好处……”

    老太婆说话的时候还一副信心满满振振有词的样子,昂首挺胸时露出了那一抹自信。

    秦轩和伏羲则是满满的嫌弃,真不知道他勇气到底来源于何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