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顺藤摸

    “玩笑!”踉跄中的天荒突然改口。

    闻听此言,王赞丰乐了,也停下了拖拽。

    刀娘晃肩,一把打开了王赞丰的手,没好气道:“别拉拉扯扯。”

    天荒也拨开了抓肩膀的手,对林渊道:“既然你执意如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行,按你说的办。”

    林渊又看向刀娘,后者没好气一声,“认栽,就这么着吧。”

    两人倒是反口的痛快,曾经和霸王交过手,闹过矛盾,知道霸王是什么德行,诚如林渊所言,不求人!

    矛盾冲突之下,宁跟你死磕到底,也不会认输讨求。

    更知霸王是个狠人,心狠手辣之辈,霸道的很,说要杀你就不会跟你开玩笑,人如其名,霸王!

    到了这地步,两人玩不起,只能是认输。亦如林渊所言,在神狱大牢熬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有了活命的希望,就这样赌命,不敢铤而走险试试。

    林渊:“你们两个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招,敢耍我,我让你们后悔投胎做人。”

    天荒不理他的威胁,与之擦身而过,走到门口,朝院门方向喊了一嗓子,“乌斩,过来。”

    大门再开,乌斩进来顺手关了院门,大步走入了堂内,拱手道:“东家。”

    天荒又坐下了,问:“你知不知道月魔的老巢在哪?”

    乌斩摇头:“东家,这个我真不知道。”

    天荒沉声道:“最好不要瞒我。”

    乌斩忙道:“东家,好几帮子人凑成了一伙,除了月魔身边的核心人物,恐怕没几个知道的。我不是月魔身边的核心成员,这种事不可能让我知道。不过…有个人可能知道,朱元,我听说跟月魔那边牵线联系我们这边的就是朱元,他现在今非昔比,挺得月魔信任的。”

    “朱元…”天荒嘀咕了一声,自言自语,“他怎么会和月魔那边牵上线的?”

    这个人他倒是知道,但当年算不上他的心腹,没想到现在倒是攀上高枝了。

    抬眼又问,“你现在能联系上朱元吗?”

    乌斩:“我已经靠边站了,否则也不会在这陪妻小,我没资格直接联系朱元,不过童露芳能联系上他,两人之间的男女关系如今好像有些不清不楚,我能联系上童露芳,我目前基本上是听她差遣。”

    “童露芳,这两人卷到了一起…”天荒略有嘀咕,继而盯着他颇感欣慰地点了点头,“看来我没看错人,不枉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又偏头看向几位同伴,见到林渊默默颔首后,遂起身对乌斩道:“收拾一下,跟家里做个告别,跟我出山办事吧。”

    乌斩颇为担忧,“东家,你找月魔是?”

    天荒冷笑:“什么狗屁月魔,也不知哪冒出个杂碎,自然是拿回我失去的东西。”

    乌斩不得不提醒,“东家,这月魔不简单,身边有八位月奴,据说是前朝月神遗留下的护法,个个法力高深,咱们如今势单力薄,怕是不好应付,还是小心为妙。”

    闻听此言,林渊目中略露疑色。

    “势单力薄?”天荒呵呵一声,与刀娘目光略有碰撞。

    若真仅凭他们的话,恐怕还真要从长计议,可如今身边那位可不是吃素的,霸王的势力可还在呢,又不是他们去动手,让霸王去掂掂月魔的份量就好,他们完全可以在边上摇旗呐喊看热闹。

    有人愿意出力帮他们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他们求之不得,就怕对方过河拆桥。

    因此他还是装模作样自抬身价道:“我既然敢去找他,就容不得他嚣张。”

    王赞丰咧嘴一乐,看天荒在手下面前装,也不捅破,不给面子他也没什么好处。

    乌斩见其如此有把握倒是不疑,但还是提醒道:“东家,我能联系上童露芳,但我也不知她在哪,想把她给引出来,怕是要好好设计一下,否则一旦引起她的怀疑,怕是不太好。”

    众人懂他的意思,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那个童露芳也不例外,警惕性肯定也高。

    天荒呵道:“不用那么麻烦,这么多年了,靠近的一些手下是个什么情况,我这里都有一本帐。”指了指自己的心窝,“那个童露芳当年在红叶城就暗中经营有一家商会当做秘密容身之处。”

    “红叶城?”林渊念叨了一声,又问:“商会叫什么名字?”

    天荒:“就用了红叶城的名字,叫做红叶商会。”

    林渊立刻偏头对王赞丰道:“立刻联系人手赶过去设计,进行秘密抓捕!”

    “好。”王赞丰刚应下。

    天荒却抬手道:“慢着,你们这样直接去抓捕的话,肯定抓不着,肯定要出事。”

    王赞丰乐呵道:“我是该说你小看了我们,还是高看了你的旧部,知道人和地方,她若还能跑掉,我以后跟你混!”

    听到这,乌斩不由面露狐疑,听对谈的口气,似乎不像是东家的手下,不知是什么人。

    天荒:“跟我混就免了。我没有小看你们,是你们小看了童露芳,这个女人虽谈不上多聪明,却暗藏了一手狡猾,你就算抓到了她,哪怕再秘密,只怕朱元也很快会知道消息。”

    王赞丰不解,“什么意思?”

    天荒:“童露芳压根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同样的人,确切的说是两个孪生姐妹。当年我为了了解下面人的情况,派人暗查摸底,发现了她的秘密落脚地,本以为心中有数了,后来发现不对,有时候童露芳明明就在我们这边办事,红叶商会的会长也就是童露芳却还在照常上班。

    经过长期摸查才发现了端倪,发现这姐妹两个有意思的很,轮流当红叶商会的会长,轮流在我这边听命办事。要不是我这边是花了大精力派人跟着摸过去的,就算无意中发现那位红叶商会会长像童露芳,只怕也以为只是两个长的像的人而已。她们这样做还有个好处,就算红叶商会的会长暴露了,落在了仙庭的手上,只要另一个露面,就能证明仙庭抓错了人,只是抓了个相似的人而已。这姐妹两个,不管哪个出了事,都不会耽误事。”

    王赞丰嘿了声,“确实有点意思。”

    天荒:“还有更有意思的,童露芳嫁人了,关键那位做丈夫的也不知童露芳是孪生姐妹,姐妹两个也不避讳,轮流当妻子,谁得空谁当红叶商会的会长。哎呀,也不知这两姐妹陪朱元是不是同一个理。”

    王赞丰略皱眉,“如此说来,要抓还得同时抓住两人才行,这怎么知道另一个人在不在?看来只能是抓住一个尽快逼问另一个的下落?”

    林渊朝天荒抬了抬下巴,“他既然发现了端倪,不会坐视,想必留有克制的办法。”

    天荒颔首:“是做了点手脚,他们家的管家被我办了,出意外死了,之后的管家是我设计安插过去的,也不知还在不在童露芳那当管家。他在那边潜伏多年,有针对性的辨识,若还在,手上应该掌握有一些情况。可惜我手上的传讯符都没了,不然可以直接联系,如今只能先打听一下看了。”

    林渊当即对王赞丰道:“先往红叶城准备人手。”

    “好。”王赞丰当即摸出了手机转身去了后面,不知在跟哪联系……

    乌斩的夫人带着儿子回来了,是乌斩招回来的,妇人放开孩子,往家里看了看,“客人呢?”

    乌斩摸着孩子的脑袋,让去一边玩了,才回道:“走了。我要出去一趟,回来的具体时间说不清。”

    妇人讶异,“去哪?”

    乌斩:“朋友来,介绍了一份不错的买卖,应该能赚些钱,我不在的时候,你照顾好孩子。”

    妇人愣了好一阵,“现在就走吗?”

    “是,朋友在等我一起出发。”乌斩伸手抚摸着她的面颊,面露温情道:“不用外出操劳什么,在家带好孩子就行,家里的钱应该足够你们使用一段时间。真要遇上什么困难了,记住我以前说过的话,后院的院角,左院墙的地砖下。”

    他也不知道他这次去,还能不能平安回来。

    妇人慢慢低头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丈夫偶尔就会出去做趟买卖,去哪不说,做什么买卖也不说,也不让问,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说,外人问起就老样子应对。

    都习惯了,乌斩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就离开了……

    山脚下,王赞丰陪着天、刀二人闲聊,其实也是看管。

    林渊飞到了山腰,观察了一下四周,摸出了手机,联系上了陆红嫣,“是我。”

    陆红嫣嗯道:“事情怎样?”

    林渊:“我这里获悉了一些前朝月神的情况……”把从乌斩那听来的情况讲了下,有所质疑道:“时隔多年,突然冒出个月神弟子,还有月神留下的八位护法月奴,我当年就奇怪这个月魔怎么能把其它几家的势力都给抓在手里,现在越发感觉哪里不对劲。你找老一辈的帮我打听下,有关月神的详细情况,就这个。”

    “好,知道了。”陆红嫣应下,两人终止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