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零章 讨价还价

    此话听的乌斩心惊肉跳,急道:“东家何出此言?并非我等不想救您,而是我等实在是没办法,想尽了办法别说救您,就连进入神狱的机会都没有。我曾四处奔走呐喊,希望大家再想想办法,后见大家都慢慢冷静了,我一个人也实在是无能无力,就…”

    天荒:“你以为你搬了住处,你以为你挪了窝,我就找不到你了?没想到我能找到你母亲家来吧?”

    乌斩的确是小汗一把,想起了之前妻子说的,对方连自己母亲的诞辰都知道,很显然自己隐藏的那点私密人家早就知晓,不得不庆幸自己早先没有过背叛之心,否则后果可想而知。

    天荒继续道:“日子过的不错嘛,居然连妻小都有了。你修行天赋不错,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修为进度远超常人,怎么,这是想退出江湖了?”

    乌斩苦涩道:“我娘过世了,临终前希望我能成家。”短短解释了一句。

    天荒:“你娘的事,你夫人讲过了。你儿子我也看过了,你还真是好命,就这么一个儿子,居然就是个适合修行的料。”

    乌斩顿显惊慌,“东家,您若是对我不满,尽管冲我来,我妻小都是普通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的。”

    天荒:“那你又知道多少?”

    乌斩愣怔,不知他指什么。

    天荒提醒了一句,“我听说我的人马都投靠了一个叫月魔的人,有没有这回事?”

    乌斩低了低头,艰难道:“是。”

    天荒盯着他,“我刚出来,许多情况还不知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这不会为难你吧?”

    “不敢瞒东家。东家落难后,大家群龙无首,当时也是没了办法,毕竟有不少人落在了仙庭的手中,某些方面怕暴露,不得不舍弃了,可舍弃容易,再得到就难了,大家都要找出路,就在大家举步维艰的时候,月神的传人出现了……”乌斩将大家伙加入月魔团伙的经过娓娓道来。

    天荒听后沉默了,有些情况他也能理解,大家没了财路,大量的钱财又掌握在他的手上,只有他才能提出。

    没办法,财力他必须掌握,这是维系手上势力的基础之一。

    退一步说,落在了荡魔宫手上死不招供也是因这钱财抱了希望,希望有人能因为钱财来救他,不吐出这笔钱财荡魔宫也就能强忍着不杀他,那是他保命的底牌。

    靠边坐的人忽出声问道:“知道月魔的老巢在哪吗?”

    不是别人,正是易容后的林渊。

    天荒和刀娘逃出后,林渊告知两人,两人的人马已经投奔了月魔,让他们帮忙一起对付月魔。然这只是林渊一家之言,两人虽落在了林渊的手上,却也不会轻信,万一这是荡魔宫演的苦肉计,是故意设下的圈套呢?熬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招供,岂能轻易上当,肯定要核实。

    于是林渊给他们核实的机会,让他们自己找可靠的人核实,譬如眼前,这总不可能是林渊安排的吧。

    乌斩打量了一下他,不知是什么人,不由看向天荒,看他的态度。

    天荒此时已确认了林渊所言,自己的人马果然已经被别人给摘了桃子,深吸了口气,但却阻止了,“乌斩,你先去院子外面回避一下。”

    乌斩略怔,但还拱手道:“是。”之后转身而去。

    林渊站了起来,待人出了外面,才问:“你什么意思?”

    天荒转身面对,看了眼同样易容在座的刀娘,回道:“这要问你是什么意思,你说合作,却一直不解开我们两个身上的禁制。还有,你究竟是什么人,到现在都不肯透露,我怎知你是不是荡魔宫的人,怎知你是不是故意在这玩欲擒故纵,其实是想利用我们。”

    林渊笑了,声音陡然一变,变成了一种给人压抑感的低沉语调,“天荒果然是天荒,你还真够可以的,之前憋着不说,陪着你确认了情况才摊牌说这个。”

    这声音一出,坐着的刀娘攸地站了起来,吃惊道:“是你?”

    天荒亦神色大震,紧绷着脸颊道:“霸王!”

    林渊:“你们以为是谁,你们以为除了我之外,谁还能救你们出来,就靠你们手下那群废物吗?除了我,又还有谁愿意救你们出来?”

    此时,易容后的王赞丰也站了起来,乐呵着发出了古怪笑声,“天荒,刀娘,多年不见了。”

    天荒和刀娘齐刷刷看向他,异口同声道:“雷公!”

    王赞丰:“没见过几面,也没搭过几句话,两位还真是好耳力,看来我还是有魅力的。”

    天荒和刀娘相视一眼,心头是动容的,居然是霸王把他们给救出来了,神狱那地方的情况他们不是不清楚,难以想象霸王是怎么做到的。

    尽管两人都知道霸王一贯比其它十二路人马都强,比他们都强,但今天算是再次领教了,这是把手伸进荡魔宫衣服里面给狠狠亵渎了一把。

    林渊保持着压抑的低沉语调:“说正事。利用你们的人,帮我找到月魔。”

    天、刀二人眼神碰了下,刀娘道:“可以,先让我们得自由,我们自由了,不用你说,我们自己也要解决这事。”

    林渊:“不行,先办事,事成了,我自然会放了你们。”

    天荒:“你这是开玩笑吗?我们的性命捏在你手里,事成后你若过河拆桥,我们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林渊:“你们当我吃饱了撑的是要铲除月魔的势力不成?我是见他坐大了,威胁到了我这边,想要将他们给瓦解,我只想解决掉月魔等核心人物。我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很清楚。

    我们虽然不是一伙的,但目的却是一致的,都是要对抗仙庭,我没有必要杀了月魔还要再杀你们,我可没那好心帮仙庭铲除异己。让你们的人马知道了你们还活着,我又杀了你们,还能吞掉你们的势力不成?

    说实话,就算有机会,就你们手下那些人,鱼龙混杂,给我,我也不敢要。

    仙都一战,你们不觉得异常吗?我们联手的人马中肯定出了奸细!就因为这个,你们被关了几十年,我也不得不蛰伏了几十年,直到把下面人给彻底甄别了一遍才敢再亲自出手。

    不瞒你们说,早些年,我和刺客、卫道又联手在幻境干了一次,结果又走漏了风声,又中了荡魔宫的埋伏,再次闹了个损失惨重。幸好我没有亲自出手,否则连我也要栽进去。

    就因为这个,刺客和卫道也被惊的蛰伏了,多年来一直没敢有动静,也不知他们有没有把内奸给揪出来。

    我的人缜密筛查过了,没有了什么大问题,你们的人?我还真没那精力去甄别,送给我都不要,你们留着慢慢享受吧。你们两个若不是在神狱大牢关了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撇清了自己,你们以为我敢再找你们?我奉劝你们招回自己的势力后,还是先好好甄别一下吧,别又把自己给送回了神狱。再进去一趟,我可没本事再救你们一次。”

    这番话令天、刀二人陷入了沉默,其实不用提醒,当年失手被抓,两人也都考虑过这个问题,也都怀疑联军的内部有内奸走漏了偷袭的风声。

    沉默中回过神来后,天荒道:“既是如此,你更应该解除我们身上的禁制,有我们助力,也好更方便合作、更好解决掉月魔不是?”

    林渊:“少来这套,我们打了多少年的交道,你们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只要解开了你们的禁制,你们有恃无恐了立马就会趁机跟我谈条件。”

    王赞丰嘿嘿一笑,显然认为正是如此。

    刀娘:“霸王,你想多了,今非昔比…”

    “别跟我扯多了。”林渊一口打断,偏头朝外面示意了一下,“线头你们已经帮我揪出来了,那个乌斩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需要我代表你们问一下吗?”

    天荒冷笑:“你没看他在家闲得带孩子吗?你以为他能知道多少?他就算知道人,也未必能找到人,想顺藤摸瓜找人,还是得我出马,因为有些人的老底我最清楚,你应该明白这点,否则你也犯不着救我们。你以为我那么傻,随便找个人就能让你一竿子捅到底不成?”

    林渊略点头:“看来我们之间还是老毛病难改。好,我今天就试试看,看看在神狱大牢煎熬了几十年的人好不容易得了活命的希望,是不是敢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你们也别忘了,你们今非昔比,性命在我手上,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咱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清楚,不求人!雷公。”

    王赞丰嘿嘿笑道:“在。”

    林渊:“别让血脏了这里,免得被外面的家伙看出什么端倪,我要借两位的名头好好问问那个乌斩。走后门,把两个家伙带去个好点地方,剁了他们的四肢,挖了他们的眼睛,拔了他们的舌头,捅了他们的耳朵,再给我扔到火里慢慢烧死。这就是好心没好报的代价,我就当从未救过!”

    “好嘞。”王赞丰立刻朝神色大变的两人耸了耸肩,“二位,不要叫唤,我保证我出手掐脖子的速度一定在你们喊出声之前。二位,对不住了,跟我走一趟吧。”说罢双手拍了两人肩膀就直接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