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七章 此道高手

    杨真睁眼,垂目看着他,“你死就能解决问题吗?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老七,我要个能给陛下的说法!”

    李如烟俯身,伸手挽了康煞的胳膊,将他给扶了起来,问:“老七,死了多少人,失踪了多少人,核查出来了没有?”

    康煞难过道:“还在核查清点中。”他心里也不好过,损失的都是他手下弟兄。

    李如烟:“没有数据做出的一切判断都是没依据的,你先把这个弄清楚,你先去亲自督促此事。这事要紧,去吧。”推了他一下,也是想把他给支开,免得在这里哀哀戚戚的,于事无补不说,还影响大家的理智。

    康煞朝杨真抱了抱拳,转身走了。

    杨真伸手抓在了被烧黑的牢笼栏杆上,“老五,你眼睛亮,心思细,亲自辛苦一趟,把一百三十五间囚室都给仔细查一遍,看能不能找出被救走的人究竟是谁。找到了被救走的目标,兴许就能锁定凶手。”

    “好。”李如烟应下,不过还是提醒了一声,“二爷,传送阵。诸界都下了禁制,只有仙庭的传送阵能用,禁制被破坏的可能性不大,否则监行司那边必有察觉。凶手很有可能是利用了仙庭的其它传送阵与这里对接,这里的传送阵没有和监行司对接,其它传送阵出现了异常传送的话,监行司应该有察觉,只要监行司不隐瞒,现在监行司很有可能已经有了答案。找到对接的传送阵,五尊那么大的巨灵神进出很难遮掩,应该有目击者,不说能不能把五尊巨灵神追回,起码也是一条追查的线索。对接的传送阵那边应该也出现了内奸!”

    杨真想了想,嗯道:“老六,你去和监行司那边沟通。”

    “好。”张道广应下。

    李如烟是和张道广一起离开的,途中,李如烟低声交代:“老六,与监行司那边联系时,万不可说咱们这边出了什么问题,一旦知道咱们这出了问题,未必能得到实情不说,恐有人与监行司上下一气对我等落井下石。只说荡魔宫察觉到了反贼意图利用监行司的传送阵作乱,怀疑监行司有人与反贼勾结,以此吓唬,监行司那边才不至于隐瞒,也能尽快获悉结果……”

    张道广听着交代连连点头。

    外面的小雨还在下,杨真独自出现在了神狱大牢的山巅,迎着风雨而立。

    他其实也算是个少有的美男子,不知多少女子倾心于他,只是他太过冰冷,加上执掌杀戮的赫赫凶名,又令人不敢亲近,此时他那俊逸面庞和健硕修长躯体任由雨水浸润。

    千防万防,没防到这里出了问题,他知道的,出了这么大的事,难辞其咎,一场劫难将要降临在他们兄弟几个的头上,朝堂上一些人必然要落井下石,他不得不考虑能不能躲过这一劫……

    康煞返回经过一排排牢笼时遇见了李如烟,后者招呼了一声,停止了对损坏囚室的勘察,与之一起到了山巅找到了杨真。

    此时张道广已经在杨真身边禀报着什么,李如烟见之立问:“老六,可是从监讯司那找到了出问题的传送阵?”

    张道广:“找到了,正和二爷说着。我们这边向监讯司发出询问吓唬后,监讯司立马告知了,是巨木城那边的传送阵出现了传送奇数,他们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以为是传送阵出了什么问题,说是误传了两名仙庭品级不低的将领…”

    李如烟惊奇打断:“两人?你确定就两人?”

    张道广:“应该不会有错,那边操作传送阵的也不只一两个人,好几个人都看到了,因为是两名品级不低的将领,所以印象都很深刻。对了,那边的传送阵之后又接收了一次,出现的正是五只第八代巨灵神,不知去了何处。

    三哥知情后立刻率人亲自赶往了巨木城追查,监讯司那边开始还不准巨木城的传讯阵再次运行,还是以为传送阵有问题,后是我们这边保证了出了问题自己负责,三哥才得以率人经由传送阵直接抵达巨木城。

    三哥赶到后,直接控制了传送阵的当值人员,很快便将那个内奸揪出了,正是专门负责传送阵的负责人。面对三哥的威慑,那个内奸很快便招了,他是暗地里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被人要挟逼迫的,自己也不知自己传送的是什么人。他以为只是悄悄帮忙传送一次,难以发现,没有什么事,不知道是把人给传送到了神狱这边。

    内奸的话真假不论,三哥那边还在严审,同时派了人追查。四哥也启动了巨木城那边明里暗里的眼线,全力四处追查。情况目前就这么个情况,但愿能追查到吧!”说罢一声叹。

    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意思,敢到神狱下手的人,焉能没点准备?明显是经过了精心准备的,怕是早就预谋好了逃跑路线,过了这么久才去追查,能找到的希望已是渺茫。

    可是又不能不查。

    李如烟皱眉思索了一阵,追问:“从那两名将领被送走,再到五尊巨灵神出来,中间间隔了多久?”

    张道广很肯定道:“就半个时辰左右。”

    李如烟叹道:“那就不会有错了,这大概就是监行司发现传送失误后的核查时间,监行司发现传送阵出问题后,必然要立停巨木城的传送阵…”

    张道广:“五哥说的没错,据监行司那边交代,发现巨木城传送阵出了问题立刻下令禁止了启动。”

    “半个时辰!”李如烟看向杨真,掐着一根手指表示,“二爷,就半个时辰,凶手经过了缜密的计划,早就预谋好了一切行动在半个时辰内完成,凶手不是一般人,胆子很大,相当的沉着冷静!”

    杨真:“就两个人能做到?”

    李如烟:“必然有内奸里应外合!”回头又问康煞,“老七,人员情况核查出来了没有?”

    康煞:“神狱大牢内驻守的人员共计一千零一十八人,外面场地内清理出了一千零五具战甲,监控室还发现了两具尸体。若判定这些人都死了,那么就有十一人失踪了,去向不明。我派人把四周方圆百里内横扫了一遍,未发现任何踪迹,再扩大范围的话,人力不够,需要调集大批人马来。我特意关注了,现场并未找到左啸从的战甲和相关遗物。”

    说最后一句话时,他的心情很沉痛,他信任左啸从那么多年,从未想过左啸从会背叛他,他之前是真的希望能找到左啸从的遗物,哪怕是能有一丝丝证明左啸从死了的可能性也行啊!

    “失踪了十一个…”李如烟沉吟思索着。

    杨真发问:“老五,囚室内查看的如何?”

    李如烟醒神,回道:“大致将每间囚室都走了一趟。”

    “大致?”杨真语气中透着质疑,这可不像是自己这五弟的行事风格。

    李如烟当即解释道:“凶手行凶后应该使用了烈焰符,没有施法控制,放任了烈焰符狂暴燃烧。我本想从遗留的血迹溅射形态中找出一些线索,然而被那把大火一烧,所有痕迹都被焚烧了个干净。尸体遗留下的灰烬,根本无法判断出谁是谁,每间行凶后的囚室内都大致一样,找不出什么异常。

    唯一能肯定的是,从所有牢笼的切割手法来看,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还有,对方使用的武器非常锋利,不像是我们见过的哪种。二爷,凶手的手法很老道,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给我们。一人出手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完一百多间囚笼的问题,出手相当的干净利落和果狠。人力有限,一人作为,时间有限,还是在神狱大牢之内动手,可见此人相当的从容和冷静,非同一般,是此道中的高手!”

    杨真:“也就是说,从案发现场无法判断出被救走了谁,也无法判断出救走了几人?”

    李如烟摇头,表示难以判断,不过又回头问张道广,“老六,速联系三哥,让三哥务必搞清那五尊巨灵神出现时的形态。”

    “出现时的形态?”张道广有所不解,“巨灵神还能有什么样的形态?那边已经肯定了是第八代巨灵神的形态,你还想问什么样的形态?”

    杨真和康煞也略有疑惑,不过都清楚,这位既然这样问,必然有原因。

    李如烟当即释疑,“巨木城那边说只进来了两个人,若离开的也是两个人,那五尊巨灵神出去的形态就必然只有两尊是处在启动的状态…”

    啪啪!张道广抬手连拍了两下额头,终于明白了五哥的意思,当即摸出传讯符紧急联系了身在巨木城的郭骑寻。

    现场陷入了静默,都在等消息。

    巨木城那边的相关人员已经在郭骑寻的控制下,郭骑寻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接到消息立刻紧急操办,亲自执行,很快便将结果反馈了回来。

    接到消息的张道广立刻告知:“二爷,五哥,三尊,只有三尊是在启动状态。三哥已经反复亲自确认了,目击者都说是三尊,其中两尊是被扛走的。”

    “三尊?怎么会是三尊?”李如烟惊疑。

    张道广:“两个行凶者,加上一个内奸左啸从,刚好三人,应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