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出大事了

    面对质问,康煞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如何知道左啸从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但愿不是左啸从有问题,否则就如同二爷现在质问的那般,若不是他把左啸从给从大牢里弄出来,真关上个十年的话,左啸从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出问题,至少眼前这种事不太可能出现。

    真要是左啸从出了问题,那他真不知该如何交代了。

    不希望也只是一厢情愿,云少珺的失踪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事情不可能这么凑巧,否则五哥又怎么可能突然盯上左啸从,结果神狱还真是出事了!

    现场气氛如此,直威出声圆了下场,“老七,你赶快再联系一下,看看人到什么位置了,问问抵达神狱大牢还需要多久,现在赶紧弄清大牢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是最要紧的。”

    康煞赶紧摸出了传讯符联系,有了结果后,立刻对众人报知,“就近人马已经快要抵达了,最多再要一刻的时间!”

    李如烟忽又出声道:“老七,除了神狱大牢那边,还要让神狱其它各地的人员互相联系一下,看看其它地方是否有什么异常。”

    “好。”康煞赶紧又摸出传讯符联系。

    此时的他是最没人格的,大家让做什么他只能是老老实实赶紧执行。

    剩下的也没有其它办法,情况不明,无法做出研判,战列殿内诸位只能是耐心等着……

    神狱,十尊巨灵神迎着瓢泼大雨急速飞行,全速前进,最终在给出交代的一刻时间内赶到了神狱大牢外。

    十尊巨灵神落在了防护阵的外围,一尊隆隆出声大喊,“开门!我等乃西乙驻地人马,奉神将令,速开阵门……”

    然而不管怎么呐喊,嗓门扯的再大也没用,防护阵内始终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情况相当诡异,这边立刻联系荡魔宫那边。

    情况自然也汇报到了杨真这里,杨真一声令下,无须顾忌,强行打开防护大阵!

    有了杨真的命令,没了顾忌,于是十尊巨灵神立刻合力狂攻。

    连续的剧烈轰鸣声中,防护大阵被攻破,十尊巨灵神闯入了大牢防护区内,近百人从巨灵神内冲出,展开了巡查……

    大牢那边的大概情况很快再次传达到了战列殿,也有了人操持那边的传送阵,可以与荡魔宫这边对接传送了。

    寒着一张脸的杨真二话不说,大步走下了广平台,直奔殿外走去。

    不用说,肯定是要亲自去神狱大牢查看情况,众人一起跟上。

    李如烟却在此时出声道:“大哥、三哥、四哥,咱们不能都跑到神狱去,荡魔宫需要有人坐镇,尤其是这个时候,需谨防有人声东击西,我觉得你们最好留下坐镇。”

    他说的是‘最好’,提出的是建议,但直威、郭骑寻、姚天幂还是应声留步了。

    李如烟又跟着留步交代了一番,“大哥、三哥、四哥,情况未明前,自家内部的问题最好是不要闹得人尽皆知,待我等查看过情况后再做决定。这边需外松内紧,需谨防有变,暗地里备战人马需暗布到位。”

    “放心交给我们吧。”直威点头。

    李如烟朝三人拱了拱手,闪身而出,追上了杨真等人。

    荡魔宫传送阵冲天毫光起,杨真、李如烟、张道广、康煞四人连护卫都没有带,就直接消失在了传送阵内。

    再现身,四人已出现在神狱大牢的传送阵中。

    外面守护大阵的人,见到头戴紫金冠,两道飘翎摇曳的俊逸男子,立马知道是谁来了,纷纷拱手行礼,“二爷!”

    杨真没有理会,目光一扫四周,定格在了石壁上,死死盯着那一行大字:暂借一用,来日奉还!

    这八个大字令杨真俊朗面颊的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

    那八个大字也令李如烟眼皮子剧烈跳动了一下,他看出了那八个字是巨灵神手指划出来的,立刻回头对康煞道:“老七,让人速去查那五尊巨灵神还在不在。”

    “好!”康煞应下,他也紧张了,看出了不妙。

    然李如烟又紧急补充了一句,“同时让人把传送阵严查一遍,看有无另行的传送渠道。”

    闻听此言,杨真骤然转身盯向他,“你的意思是,另有传送阵和这里建立了联系?”

    李如烟快速解释道:“字写在这里着实可疑。何况,二爷不妨想想,真要有人在神狱大牢妄为,不离开神狱的话,很容易被我们关门打狗,没有退路怕是不敢妄为,因此并非不可能!”

    杨真冷眼扫向康煞,“速查!”

    “是。”康煞拱手领命,继而闪身到了阵外对手下交代,并询问情况。

    “人好像都死了,外面堆着大量被火烧过的战甲……”

    从旁而过的杨真等人听到了下面人对康煞禀报的情况,杨真带头,一个个嗖嗖快闪。

    一行很快出现在了山体外,此时的外面已经是灯火通明,雨也小了,但开阔场地内散乱成队的战甲却是清清楚楚。

    看到这一幕,一行的心已经寒了一半。

    杨真步入了散乱的战甲中,不时有头盔在他脚下当啷乱响着被撞开,最终止步站立在了雨水也未能完全冲干净的污迹中。

    他没有施法抵挡雨水的侵袭,细雨只他身上布满了水珠和流痕,头上飘翎被雨打的不断弹动,眼中隐隐浮荡着森冷杀机。

    李如烟等人跟随在旁,环顾,都能看出,现场被烈火焚烧过。

    随后赶来的康煞一看现场情况,心也凉了一半,情况明摆着,岂止是出事了,是出大事了!

    他管辖的神狱出大事了,出现了前所未有之事!

    李如烟一双法眼仔细查看过四周后,对杨真提醒了一声,“现场似乎没有打斗的痕迹!”

    杨真寒着脸,没有吭声,很安静,安静到令旁人能感受到他体内积聚的震怒。

    李如烟又抬手招了康煞过来,吩咐道:“立刻让人清点现场盔甲数量,争取查清驻军人马的死亡和失踪数目。”

    康煞唯唯诺诺,赶紧吩咐人去执行。

    杨真突一个闪身落在了山体大门外,大步走了进去。

    “唉!”张道广叹了声,和李如烟跟着闪身追去了。

    路上不时能遇上行礼的人员,三人没有理会,直奔关押囚犯的大牢。

    大牢内的烟火气和怪味甚至还没有散尽,第一间被烈火焚烧过的囚室,三人都进去看了看。

    室内烧的黑漆漆一片,李如烟摸了摸牢栏的切割断口,“好锋利的武器!”

    杨真也伸手摸了摸,继而转身出去了,李如烟和张道广也跟上了。

    之后见到的被烈火焚烧过的囚室,仨人未再停步,只是看了眼便直接走了过去,遭受火烧损毁的囚室破坏情况几乎是如出一辙。

    一直查看到最顶层的囚室,没了其它囚室可看,三人才真正停下了。

    “一百三十五个囚犯,看样子全被杀了,无一幸存!”张道广摇头,惆怅而叹,“有些是陛下明令关着不能杀的,这下真是把天给捅出了一个窟窿,咱们真不知该如何向陛下交代了,怕是有一堆人要落井下石。”

    神情凝重的李如烟却给了句,“一百三十五个囚犯,未必都死了,应该有人被救走了。”

    张道广:“怎讲?”

    李如烟指了指跟前牢笼损毁的情况,“关押囚犯的牢笼损毁情况大同小异,都留下了屠杀焚尸的痕迹。囚犯都被控制着,都是待宰羔羊,要杀人没必要这样破坏牢笼。杀了人,也没必要焚尸。何况是一百三十五间囚室皆如此。有人在故意掩盖,目的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谁被救走了。

    外面那些战甲若都是被杀驻军留下的,那么情况很显然,凶手先杀了驻军,然后再来此作案。倘若先来此动手,这损毁牢笼又烈火焚烧的动静是不可能不惊动驻军的,必然会留下打斗的痕迹。”

    张道广不解,“谁这么重要,竟值得凶手花这么大心思闯神狱且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人?”

    正这时,明显一脸不安的康煞找来了,走到了几人跟前,神色异常艰难的样子。

    杨真斜睨,漠然道:“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吗?”

    康煞艰难道:“布置在这里的巨灵神基本都在,唯独五尊第八代巨灵神不见了。传送阵那边查出来了,的确被人做了手脚,被人另行布置了传送坐标,现在不知传送坐标是传往哪的。”

    不知是哪的坐标,便不能联系相应的传送阵开启接收这边的传送,这边不能过去查看,反过来一时间也无法确定究竟是传往哪的。

    杨真闭目,仰头深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徐徐道:“老七,凶手闯神狱大牢,杀人越货如入无人之境,这就是号称仙界防守最稳固的大牢,号称仙界最强人马看守的大牢,这就是你管辖的大牢。五尊杀伤力巨大的神器失踪,一百三十五名仙庭重犯失踪,上千守军失踪,谁干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清楚!老七,你让我如何向陛下交代,你让我如何向仙庭交代,你让荡魔宫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康煞低头了,身子缓缓矮下,单膝跪地,一拳杵地,沉痛道:“末将无能,万死难辞其咎,愿领死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