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五章 真是霸王?

    荡魔宫,烟云殿内,端坐案后的李如烟拿了新呈报的情报消息打开了翻看。

    这些消息都有他麾下的人处置,但还是要将消息罗列出来给他顺便过目,说不上不相信下面人的办事,而是这是他的办事风格。至少他谨慎一点,下面人有压力也就会跟着谨慎不少。

    目光扫过一条条消息,最终定格在了其中一条上,嘀咕了一声,“午后去了香水店…”略斟酌,偏头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云少珺通常都是上午出门,下午很少出门的吧?”

    一旁束手而立的手下怔了怔,这个他还真记不太清了,回道:“下午应该也有出门的时候吧?”

    李如烟摇头,很肯定的样子,“有是有,但很少,上午一般才是她的活动时间,而且她一般是结伴出门,甚少一个人离开,身为荡魔宫骨干的女眷,她多少有规避风险的意识。”

    手下汗颜,奉承一句道:“大人记性真好。”

    李如烟:“让相关人员关注下,我要即刻知道云少珺的情况。”

    “是,我这就命人去办。”手下迅速快步而去。

    香水铺,一个妇人进了铺子里面,对其中一个伙计暗中亮了一下身份,伙计立刻陪同着选货。

    避铺子里的其他人远了些后,妇人方低声问道:“那个云少珺怎么不在?”

    伙计亦低声回,“跟一女客相谈甚欢,去内堂雅间坐去了。”

    妇人:“这都快半个时辰了吧,谈这么久还没出来么?”

    伙计:“不清楚,内堂雅间我不好擅闯,尤其是女眷私下相处的地方。”

    “哪个位置,我进去看看。”妇人问了句。

    伙计立刻放大了声音笑道:“里面有,里面有。”明着将人给引进了后堂。

    妇人进入后,立刻将雅间误闯……

    烟云殿内的李如烟闻讯从案后站了起来,语气泛冷,“你说什么?不见了?”

    手下回道:“是,据报,我们的人进去暗访了一下,没有见到云少珺的人影。接到消息后,我立刻向网格上附近的眼线询问了,也没人看到云少珺出来。”

    李如烟:“家里回了没有?”

    手下:“没回。”

    李如烟:“香水铺里搜查了没有?”

    手下顿时为难道:“才半个时辰不见人,就要兴师动众搜查吗?”

    李如烟:“云少珺下午出去的次数很少,单独出去的次数更少,如今人又不见了,事情透着异常,还看不出来吗?我们要对荡魔宫要员的家眷负责,连家眷都保护不了,还荡什么魔?立刻派人搜查!”

    “是。”手下应声领命要走。

    李如烟喊住,“另外,四处城门立刻派人过去,严查出城人员,若有人质疑,就说是在查反贼!快去。”大手一挥。

    “是。”手下迅速跑走了办差。

    李如烟独自在殿内徘徊,皱着眉头思索着,嘀咕自语,“异常…”忽停步喝道:“来人!”

    殿外跑入一人,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李如烟问:“左啸从是不是进神狱当值了?”

    那人回道:“是的。”

    李如烟问:“轮到他了吗?”

    那人回:“没有,是换值进去的。”

    李如烟神色立变,摸出了手机,直接联系上了康煞,“老七,你立刻联系一下神狱那边,如果方便的话,你最好亲自去一趟神狱看看。”

    康煞疑惑,“怎么了?”

    李如烟道:“左啸从和她夫人云少珺都出现了异常,不得不防。”

    康煞:“五哥,你是不是太多心了。别人我不敢说,左啸从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李如烟:“听我的,小心无大错,快去,去,赶快!”

    听对方语气说的那么严重,康煞心弦亦绷紧了起来,他是知道自己这位五哥头脑的,当即挂了电话执行……

    监行司,恢宏楼宇内坐的主笔万道圆,面对来报,亦骤然站起,“巨木城?怎么回事?”

    来报者紧张道:“发现传送数目出现了奇数,核查之下发现是巨木城那边的一次传送出了问题,不知把人给送哪去了。”

    万道圆怒道:“那边的传送阵没有例行检查过吗?”

    来报者忙道:“检查了,例行检查没有误过,巨木城那边今年还好好的仔细查过。”

    万道圆:“下令停止了运转没有?”

    来报者:“一查到了问题,已经让他们紧急停止了传送。”

    万道圆:“误传的是什么人,核查出来了吗?”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若是普通人也倒罢了,赔偿补偿也就过去了,若是仙庭要员,那就麻烦了,他怕是在责难逃。

    来报者紧张道:“说是两个仙庭将领,看起来品级还不低。”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万道圆心中咯噔了一下,急问:“是何人?”

    来报者纳闷道:“这事透着蹊跷,巨木城那边的记录居然没有登记两名将领的身份。”

    “怎么会这样?”万道圆惊疑,按理说,不管什么人使用传送阵,都要登记使用者的身份,除非是有什么绝密行动。

    可若是绝密行动的话,对方应该隐瞒将领身份才是,什么情况?

    他醒过神后,立刻吩咐道:“迅速通知就近城池人员火速赶往巨木城查看!”

    直接通往巨木城的传送阵他是不敢再轻易使用了,问题还没搞清楚呢,又把人给传没影了就麻烦了。

    ……

    明月高山之上,林渊独立山顶,脚下是两名还在沉睡中的人员。

    站在山头下面一点的左啸从不时抬头看看山顶,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因为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有点忌惮。

    传言中,这位可是仙界杀人不眨眼的顶级大魔头。

    事实也证明了,瞬间的工夫便将所有神狱大牢的守卫给诛杀了,死尸成堆,血流成河。

    也许是心理作用,在他眼中,那山巅孤立的人影身上似乎都透着血腥味。

    多年来恐怖的杀戮,带给他的心理畏惧感,对他来说,这种人比荡魔宫的二爷还可怕的多。

    因不了解而惧怕。

    又一道人影飞来,老四落在了他的身边,笑道:“左啸从,你站这发什么呆?”

    左啸从略朝山顶上的人抬了抬下巴,“雷公,那位是谁?”

    老四看他那紧张的神色反应,笑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干嘛还问我。”

    左啸从噤若寒蝉道:“真是霸王?”

    老四点头,“不是谁都能有机会近距离见到的,今后是自己人了,还不快去拜见,走吧。”拍了地方后背一下。

    左啸从立刻跟着他飞上了山巅,在老四示意下,当即单膝跪地,单拳杵地低头,“迷途人左啸从,拜见霸王!以前误入歧途,倍感惭愧,还请霸王恕罪!”

    侧身而对的林渊把目光从星空中收回,斜睨垂视,“迷途知返,既往不咎,不必多礼,起来吧。”

    左啸从诚惶诚恐站起,束手低头而立。

    林渊:“你的去处,雷公已经给了你,你目前的任务就是蛰伏,今后只与雷公单线联系。你的任务已经暂时结束了,人手已经给你了,去吧,去接应你的夫人去吧,途中自己小心。”

    “是。手下告退!”左啸从拱手,恭恭敬敬后退几步,才转身飞离了。

    林渊这才问道:“处置好了?”

    老四嘿嘿道:“已经安排人把五只大家伙送走了,目前来看,各方面还没及时反应过来。好东西啊,一直想弄清第八代巨灵神究竟如何,这次顺手牵羊收获巨大,王爷出手果然就是大手笔!回头杨真知道了,怕是要给气得吐血,这回看他怎么向仙宫交代!他要敢隐瞒,咱们就给他抖出来!”

    “换个地方吧。”林渊偏头示意了一下,飞身而去。

    老四懂他的意思,左啸从毕竟还算不上绝对可靠,知道了霸王在这,这要是一旦出卖的话,荡魔宫知道了霸王的下落,必定是不惜代价疯狗似的扑来。

    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老四夹起地上昏迷的二人,飞着追去……

    荡魔宫战列殿,杨真一脸阴霾的站在了广平台上,往日里都是坐着的,这次是站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真正的以居高临下的方式面对众兄弟。

    六神将也紧急到齐了,一个个神情凝重。

    尤其是康煞,脸色相当难看,不跟神狱那边联系还好,一联系,发现大牢那边完全联系不上,坐镇的左啸从也断了联系。问题是,荡魔宫的传送阵也过不去了,那边需要开启接应的人员才行。

    也就是说,没人接应!

    神狱出事了!荡魔宫严防死守的重地出事了!究竟出了多大的事,现在还不清楚。

    杨真两眼死死盯着康煞,一字一句道:“出了什么事都搞不清,要不是老五察觉到不对提醒你,你是不是还在做梦呢?”

    康煞低头,惭愧的不行,自己之前还怀疑五哥是不是想多了。

    杨真冷漠漠道:“神狱你是怎么管的?现在怎么弄?要我去仙宫找陛下要‘神狱之门’吗?要我告诉陛下,荡魔宫执掌的神狱连咱们自己都进不去了吗?你让我如何开口?”

    康煞神色艰难道:“二爷,已经联系上了其他人,我已经命大牢附近的人员以最快速度赶过去查看!”

    杨真怒道:“夫妻二人同时出现异常,我看左啸从就是问题的关键,那个左啸从究竟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