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四章 惊天大案

    走到岔路口,辨明了方向,林渊突然加快速度掠行,时间有限,他必须要快了。

    考核时便将神狱大牢内的地形给勘察过一遍,此时可谓轻车熟路,往上直奔囚犯的关押之地。

    经过第一间囚笼略停,没有开牢门,更没有进去打开里面悬吊着的笼子。

    林渊手镯上的锚头弹出,笼子里的人被困,避无可避。

    胳膊一拽,一声悲鸣,人死两截,落在笼子里。

    一道烈焰符弹出,射进笼内,将尸体焚烧。

    林渊动作很快,杀一个便赶往了下一个继续动手。

    一路赶去,一层层赶去,一路大开杀戒,未曾手下留情。

    在神狱大牢内苦熬了多年的囚犯,不管什么身份来历,今朝纷纷受死,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对有些人来说也许是解脱,呵呵着喘了口气便自动闭目了。

    一路杀到了最顶层,看着火中焚烧的尸体,林渊摸出了传讯符,当场传讯给了同来的老四。

    正在第八代巨灵神内乐呵呵摆弄的老四眼睛一闭,忽睁眼回头道:“走,弄十具尸体去。”

    几个意思?左啸从听不明白,但还是跟着他跑了。

    跑到外面人马的集结场地后,浓郁的血腥味,雨中的血腥味,左啸从傻眼了,惊呆在原地,一脸的震惊。

    雨中的尸体倒了一地,全部死了!

    左啸从无法想象,下手的人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一个人做到的吗?

    可他想不明白,就算是一群人动手,又怎么会连一点打斗的动静都没有?

    “快来。”老四招呼一声,将左啸从招了过来,让他挑十个比较可靠手下的尸体带走。

    “那人怎么做到的?”左啸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老四乐道:“你现在费什么话,之前不还喊着时间不够吗?快,找十个比较可靠手下的尸体带走,去关押天荒和刀娘的地方和那位碰头。”

    天荒和刀娘?左啸从愣了愣,原来是救那两位,霸王和那两位也算不上同路人,冒这么大风险就为救那两个家伙?

    脑子里有点乱,但还是手忙脚乱地照做了,临走前看到老四还在清扫尸体,不由再次问道:“你在干嘛?”

    “废话,当然是在收尸了,你快去。”老四没好气的骂了声。

    左啸从当即飞身而去,匆匆赶到了关押囚犯的场所,结果发现浓烟滚滚,不知怎么回事。

    他现在也顾不上了,跑到关押天荒的地方,没见人影。

    反而是关在笼子里的天荒见他后,链子摇的咣当响,吼了声,“怎么回事?”

    左啸从没管他,又快速飞走了,跑到上面关押刀娘的地方才见到了林渊,正站在牢笼外。

    牢笼内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也在那叫嚣,“怎么回事?”

    林渊偏头看向左啸从,“开锁!”

    “开锁?”左啸从错愕,“这里的锁都是特制的,里面融合了报信的阵法,这里只有看守的权力,没有开锁的权力,开启的办法在荡魔宫那边,需要开锁的话,都是荡魔宫那边派人来执行的。我们这里乱开的话,荡魔宫那边立刻会接到报警,后果不堪设想!”

    林渊沉声道:“有这限制为何不早说?”

    可谓把他给惊了个不轻,还好他之前未强行开锁。

    左啸从惊疑,“这里不是有你们的内奸吗?你们居然不知道这个?”随后又摆手道,“也别开什么锁了,反正人都被你给宰了,也不怕惊动谁,强行破开牢笼便是。”说罢捞出了‘明光’宝剑,就要直接动手劈开。

    林渊却伸手阻拦了他,“给我两具尸体,这里不用你管,你立刻去和外面那位碰头。”

    左啸从搞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做了,扔了两具尸体给他,便迅速离开了。

    牢笼内的刀娘挣扎着,盯着林渊道:“你是谁?救我出去必有重赏!”

    情绪很激动,刚才的对话她听到了,这是来救人的,牢狱内的滚滚浓烟肯定是救人的人搞出来的。

    她之前就奇怪,神狱大牢内怎么可能着火?看到了脱离牢笼的希望,异常激动。

    林渊道:“盘膝坐下,不想出意外就闭上你的眼,我不让你开眼不要开。”

    “好!”刀娘连忙应声闭眼,盘膝而坐,可谓百依百顺,只要能出去,这算什么。

    镯子上的锚头再次射出,唰啦声响起,坚固的金属牢门破开,里面吊着的笼子被竖着削掉了一边,那边咣当落地。

    林渊闪身而入,可谓突然出手,一把制住了刀娘,令她当场昏迷了过去。

    扯掉了她身上的链子,又搬出一具尸体,除掉了身上的衣物才扔了进去,待尸体血水在地上滴答了一阵,方夹出一张烈焰符点燃扔了进去焚烧。

    单臂夹上了昏迷中的刀娘,又挥手扫掉了外面不应有的血迹,之前左啸从交接尸体时的血迹,这才迅速飞离。

    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又去了最顶层,从最顶层的燃烧间再次下手。

    镯子上的锚头飞舞切割强拽,如同刀娘那间一般,做成了同样的现场才走。

    不止这一间,所有杀人焚烧过的牢笼他都同样施为重造了一次现场。

    没办法,没想到神狱大牢的锁也有禁制,本想置换具尸体进去烧了就行,现在逼得他不得不再次重造现场。

    总之就一句话,不让荡魔宫事后知道究竟救走了谁,起码也要留下一定的谜团,在一定时期内推迟荡魔宫的判断。

    搅动无妄丝,一层层疯狂作案。

    这次的动作飞快不敢停,没办法,之前耽误了不少时间,而时间确实有限。

    最后才赶到了天荒的关押场所,天荒再次见人,在笼子里摇动锁链,怒吼,“究竟怎么回事?”

    林渊沉声道:“天荒,时间不多了,想离开就闭嘴,闭眼,盘膝坐下。”

    天荒一愣,看了看他夹着的人,硬是没认出是谁,一时间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没看出,但看出了是在救人。

    心惊不已,居然真有人能从神狱大牢把人给救走!

    没有比关在这里更艰难的下场,天荒也没二话,迅速配合了,在浓烟滚滚中坐下了。

    无妄丝飞出,切割硬拽,林渊冲入,很快将弄晕的天荒给救了出来。

    弄出了尸体焚烧后,林渊一只胳膊夹了一人,快飞冲到了山体外的大雨中。

    大雨中的集结场地,燃烧着熊熊火光,大雨也冲不灭,散发着恶臭。

    老四和左啸从齐齐回头看他,林渊沉声问:“尸体都收拾了?”

    老四道:“都收拾了。”

    “不!”左啸从想起了什么,忙道:“还有,监控室内,我集结人马前,杀了两个,尸体还在监控室。”

    林渊:“若非什么重要人员,也不重要,不用管了。巨灵神准备好了没有?”

    老四道:“准备好了,总共五尊第八代巨灵神,咱们仨人各驾驭一尊,剩下的两尊扛上,可以全部弄走。”

    林渊沉声道:“时间不多了,撤!”

    老四招呼上左啸从飞掠,在前面带路,林渊夹着两人紧跟。

    一路上的左啸从不时回头看林渊,内心惊疑不定,因为他刚刚看到了雷公对这位的态度。

    雷公在这位面前明显只有应答的份,明显是属于跑腿听命的样子。

    什么人能让雷公俯首听命?左啸从心中的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也可谓是震惊,难道是霸王亲自出手了?

    之前不知来者何人,竟然能悄无声息一下解决那么多人,现在猜到出手对象是谁后,那份疑惑感反倒坦然了不少。

    但心中的震惊之情难消,那个与荡魔宫二爷交手的霸王再次出山了,那个消失多年的霸王再次出现了!

    一出现就直接捣毁了神狱大牢,简直是不可思议,他依然无法想象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能想象到,事后荡魔宫发现后会是什么反应,无空可钻的神狱大牢被人捣了不说,还被劫走了五尊第八代巨灵神,这是惊天大案呐!

    找到了五尊巨灵神所在地,老四挥手对林渊指示,“那只,这只,还有那只都准备好了。左啸从,你我各扛一尊。”

    “好。”左啸从应了声。

    三人飞身而起,快速钻入了巨灵神内,启动了巨灵神后,其中两只扛了两尊第八代,一行立刻朝传送阵的位置飞去。

    驾驭着第八代巨灵神的左啸从心中稍微松了口气,能让他进这巨灵神,至少说明对方现在还没打算将他灭口之类的。

    他深知自己这次真的是铤而走险了,可是没办法,他自认被康煞给逼得没了活路。

    念及此,左啸从忍不住暗暗咬牙恨声,“康煞!”

    一行赶到了传送阵,老四紧急联系巨木城那边,而林渊却驾驭巨灵神在石壁上写下了一行字:暂借一用,来日奉还!

    左啸从不知他留这字是什么鬼,随后被老四吼了一嗓子,立刻驾驭巨灵神施法,隔空开启了传送阵。

    阵法光芒冲起,再落下时,阵内的几尊巨灵神消失的无影无踪。

    巨木城的传送阵又是冲天毫光起又落,五尊巨灵神已现身。

    一行现身后立刻扛的扛,跑的跑,不做丝毫迟疑。

    紧急赶到一偏僻之地后,一行停下,林渊夹着两人先行从一尊巨灵神内跑了出来,带着左啸从先跑了。

    老四则留在现场等待。

    没一会儿,一行十余人赶到拜见,老四吩咐一番后也迅速飞离而去。

    居然弄到了五尊第八代巨灵神?来到接应的十余人也很吃惊,但现在不是品味这个的时候,他们迅速钻入巨灵神内,驾驭着五尊巨灵神火速跑路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