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三章 霸王降临

    回到自己宅院,陆红嫣还想继续温存,林渊却钻入了屋后的修炼静室。

    石门一关,上了石榻盘膝而坐。

    不到半个时辰,室内突然有动静,地面消融,一个身穿院老服饰头发盘在脑后的汉子从地下涌了出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灵山守山五老之一的陶归,平常坐镇土灵峰。

    林渊睁眼,也起身了,陶归问:“什么事要面见?”

    林渊:“可能会出点事,你是掌控灵山五行防护大阵的人之一,又能执灵山镜像,容易洞悉山中内外的动静。这些时日若发现仙庭人马要强闯灵山,立刻通知陆红嫣,将她和我给送出去。”

    陶归不懂,“为什么是通知她?”

    林渊:“自然有原因。”

    陶归捻须沉吟,“仙庭人马会强闯灵山,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林渊:“大概率是不会出现的,只是以防万一。”

    “唉!”陶归叹了声,点头,“好,知道了。”

    天亮后的灵山半笼在氤氲中,林渊和陆红嫣一起下了诸子山,一同乘车驶离了灵山。

    途中,林渊就在车内换了身衣裳,戴上了假面。

    车到城中,拐入一人烟稀少的偏僻之地,冷冷清清的路旁只停了一辆车。

    陆红嫣驾车停在了车旁,两辆车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林渊和对方车内出来的一名汉子快速互换了位置。

    车门一关,短暂停留碰面的两辆车又同时相背驶离而去。

    陆红嫣回头看向身边副驾驶位的男子,发现已经变化成了林渊的模样,不禁惊叹道:“你这身本事,法眼都无法勘破,录摄也不现端倪,简直是夺天地造化之能,这哪是什么幻术,不可思议!”

    ‘林渊’发出了燕莺的声音,“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世间的一些规则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不能理解不代表不存在。”

    “你哪天若是幻化成我们当中的人,那问题就大了。”陆红嫣淡笑着说,眼角冷睨着对方的反应。

    燕莺:“有那个必要吗?”

    陆红嫣微笑,“林渊那人,惹怒了,对自己人也不会手下留情。”似在提醒什么。

    另一辆车内,驾车的男子嘴角挂着淡淡笑意。

    驶出了偏僻地带,进入了仙都街头,男子开口了,“有内应在,这点事还需要你亲自出马吗?不放心我?”

    易容后的林渊:“这次的事,一旦出了差错,代价太大,我陪你去更稳妥些。”

    男子扶着方向盘耸了耸肩,车经过街边某栋建筑时,他偏头看了看,忽有感慨,“想想当年,变化真大,刚才那应该是当年的容尚斋的位置吧,那个老板娘的风情,我初见时的情形现在还记得。她倒在你脚下,临终时的话,我这个外人都被触动了,难忘。”

    林渊很沉默,没吭声。

    男子看看他反应,笑道:“其实过去了也好,总比老死了好,她的年纪也活不到现在,记得她当年的样子也不错。”

    林渊:“你少说两句废话比什么都强。”

    男子苦笑:“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了,连句都不让说吗?”继而又嘿嘿一笑,嘴上继续不停,“你现在弄这么个龙师的势力,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看现在的样子,我们这些人要不了多久便都能站上台面了。”

    林渊:“其他人也许可以,你和老五暂时还不行。”

    “呃…”男子无语凝噎,不解道:“为什么?锦衣夜行的滋味很难受的你知不知道?”

    林渊:“当年我们一起进的灵山,后面没了来往,现在突然又是龙师一伙的,我之前在灵山沉寂多年就不好解释了,不但会连累你,老五和百里家族都要被牵出来。”

    “唉,好吧,你说的有理。”男子语带埋怨。

    林渊:“船票准备好了吗?”

    男子:“放心,这点小事不用你操心,都准备好了。巨木城那边也布置好了人手,一旦半个时辰不够用,又有需要的话,还能强行出手阻止一下,为我们拖延点时间。”

    车出了城,一路奔赴了城外鲲船通行站,车在停车场停下后,两人陆续下车,混在了等候的人群中,却没有站在一起,隔的远远的。

    鲲船到,两人随同等候人群一起验票上了船,也是各找地方坐,没坐一起……

    鲲船抵达巨木城时,是巨木城的清晨,下了鲲船的两人随着人员疏散,却又不约而同地走进了附近停车场的同一辆车内,驾车进了城。

    在城内一家树屋外放了林渊下车后,男子独自驾车离去了。

    树屋里空无一人,林渊独自静坐。

    半下午时分,那男子又来了,进了树屋,扔出了两套仙庭将领的战甲。

    两人换了战甲,改头换面后再次出门,一起登车离去。

    车在离城内传送阵有段距离的荒野中藏身停下了,男子不时查看腕表上的时间,并解释道:“巨木城和神狱的日夜基本同步,现在就等夜幕降临了。按照你的计划,左啸从会在约定的时间进行接应,这边的传送坐标也已经偷换到位了,也会为我们空出传送的空档。你确定就我们两个去,不再多带点人手?人我可是准备了。”

    林渊:“不用。”

    “好吧。”男子双手交叉脑后靠着。

    一直等到夜幕降临,男子方摸出了一张传讯符使唤,继而又闭目凝神了一阵,睁眼后再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提醒道:“神狱那边出了内奸的事后,大牢关押人员的地方及一些重要位置都装了监控,直通荡魔宫那边,左啸从提醒我们速度要快,否则就算他对监控做了手脚,时间拖久了也会让荡魔宫察觉到异常。约好了,两刻之后进行传送对接。”

    林渊嗯了声,“神狱那边若有第八代巨灵神,方便的话,弄几只出来,你安排人接应走。”

    “第八代巨灵神?”男子两眼顿时放光,明显来了精神……

    神狱大牢,左啸从进监控室呆了会儿后,又出来了。

    一出来便发出了号令,命除监控室的人外,所有人都到外面场地结合。

    号令一出,人员纷纷跑出山体,外面下起了暴雨,人员快速在暴雨中集合。

    左啸从却未去集合地,而是快速赶往了地下的传送阵……

    巨木城荒野中的车辆,两边门突然打开,林渊和男子快速下车,同时飞身而起,直接飞抵了巨木城的传送阵外。

    男子出示了相关证明后,把守之人会意地勾了勾嘴角,两人被放行进入了大阵内。

    传送阵内站好,男子抬手打了个手势,冲天毫光起,光芒落下,两人消失。

    再现身,两人已经出现在了神狱大牢底下的传送阵内,守在阵外的左啸从明显有些紧张,见到阵内出现的二人,发现是两位仙庭将领,而且只有两人,多少愣了一下。

    男子发出声音,“是我。”会同林渊快步走去。

    左啸从一听便明白了,这是‘雷公’亲自来了,发现这位还真够胆大的,竟敢亲自来这种地方犯险。

    “就你们两个?”左啸从明显有些担心,外面那么多人,这两个人怎么弄?

    男子道:“管他几个人,能办事就行,人都集结好了吗?”

    左啸从:“好了,正在外面等着。”

    男子道:“走,带我们去。”

    左啸从立刻领着二人飞掠驰骋在地下通道内,也不时回头看看林渊,不知来的是什么人。

    三人冒雨出了山体,走到台阶前俯视雨中乌压压一片的人。

    怎么会冒出两名仙庭将领?下站的一群人亦盯着看。

    左啸从对众人嚷声道:“这两位是仙宫来的令使,现在有重要事项向大家宣告!”话毕退后。

    男子胳膊肘碰撞了一下左啸从,偏头示意了一下,继而转身而去。

    左啸从愣了一下,但还是跟了他走,进入山体通道内后,低声道:“你们搞什么鬼?来这么点人不说,让他一个人在外面面对那么多人,这是弄什么?再拖下去,荡魔宫那边发现监控中的画面始终一致,肯定要怀疑的。”

    男子轻笑,“放心,他既然愿意出面,就能解决。”

    左啸从瞪眼道:“一个人解决那么多人不成?”

    男子抬手拍在他肩头,“这里有多少第八代巨灵神?”

    左啸从:“这里的情况,没有太多,只有五尊。”

    男子颔首道:“贼不走空,一块带走。走,带我去找。”拉上就走。

    “啊?”左啸从边跟上边指了指外面,“你们不是来救人的,是来弄巨灵神的?”

    男子:“不用担心,他说了,他一个人能搞定,那就肯定能搞定。”

    外面雨依然很大,林渊静静站在台阶上一声不吭。

    下面一群人静静等着,等了那么一阵后,始终不见来使说话,下面终于有将领拱手道:“尊使,究竟要宣告什么?”

    “不要怨我!”林渊给出了一句,然后转身回头而去。

    说了个什么鬼?众人面面相觑,忽又一个个神色大变。

    走向山体通道的林渊突然闪身挥臂一拽。

    集结的人马中,噗噗声接连响起,一道道鲜血从人颈项中喷涌而出,一颗颗人头滚落在地。

    摇摇晃晃的集结人群,忽然间就全部稀里哗啦的倒下了,不少尸体还在抽搐。

    落在洞口的林渊伸着一只胳膊,叮!飞来的锚头镶入了手腕上的镯子内。

    放手的林渊继续迈步而行,只给了这雨夜一个诡异背影,宣告了霸王降临,血流成河,混着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