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八章 中奖

    慈少青的死,余波依然在仙都回荡,灵山持续在议论纷纷。

    黎裳终究是未能再见到罗康安,帮同学向罗康安提出的要求,罗康安也没同意。

    不是罗康安不想同意,而是有刘星儿在身边不方便,更重要的是这事不经过林渊同意的话,他没办法做主。他也不敢告诉林渊,黎裳提出要求他就答应,怕会引起林渊的怀疑,因而以很忙的借口拒绝了。

    和黎裳的事,也确实是被罗康安给钻了个空子,刚好燕莺不在身边。

    罗康安不说,黎裳也不敢对外泄露,这成了两人之间的秘密。

    六个人一起去拜见的,林渊也不认为能出什么事,也无法想象就这么一会会儿的工夫罗康安就能拿下黎裳。

    林渊还是小瞧了罗康安偷人的本事。

    在仙都逗留了几日,秦氏一行处理完了相关事务后,也撤回了不阙城。

    直到离开,秦仪也未能再与林渊见上一面,秦仪是想见的,可林渊还是不想两人的事情太过公开。

    加上灵山搞出了大动静,教学改革的事终于推上了台面,朝野震荡,瞬间盖过了慈少青之死的余波。

    林渊需要盯这事,还有其它的事情需要陆红嫣在身边打下手,只能告诉秦仪以后有的是机会。

    秦仪也从灵山的变革中嗅出了重大事件的气息,知道牵涉到了龙师的势力,遂也没有打扰,就这样离开了。

    这次与林渊的复合,亲自领受了林渊的指示后,也给秦仪带来了一些疑惑。

    她不傻,能感觉到,燕莺似乎更听从林渊的指示,而观燕莺对罗康安的态度,则似乎一直是不冷不淡。

    她从中隐隐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院门推开,林渊去院监那边办事回来了,陆红嫣赶紧过去迎,关了门后又快步跟回到林渊身边,提醒道:“秦仪一行已经顺利回到了不阙城。”

    林渊止步,问:“没出现任何异常吗?”

    陆红嫣:“一直紧盯着,但是并无任何异常。”

    林渊思索着嘀咕,“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居然没有再动手,这个月魔还真沉得住气,也不知究竟是何人,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转过了身,面对陆红嫣,“越是这样,越不稳妥,打了半天居然连对手是个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简直荒唐,荡魔宫那边,想办法打听一下左啸从的情况。”

    陆红嫣忙道:“正要跟你说这事,你的判断没错,左啸从已经出狱了。刚刚接到消息,出狱的左啸从已经回到了自己家修养。”

    林渊:“好,既然月魔喜欢藏着掖着,那就想办法把他给挖出来!”转身大步回了屋内。

    ……

    “好手气!”

    一间商场门口,人山人海,某商会正在搞摸奖酬宾。

    但凡消费到一定数额的顾客,都能凭票据免费摸奖一次。

    随着主持方一声报喜有请,兑奖的云少珺有些不好意思地上了前,领了自己中奖的手机,却拒绝了登台露脸给众人看,主持方也没有勉强。

    她自己都没想到,纯粹就是买了东西出来后,见热闹跟着几个女伴试着凭票据摸了把奖试试看,还真没想到一摸就中奖了,中了一部手机。

    当然,这并非最高奖,最高的是一辆车。

    领了手机,在一片羡慕的眼光中回到了几个女伴的身边,几女轮流拿了手机查看,一人笑道:“哟,果真是最新款的,不便宜,要两万多珠才能买到呢。”

    “少珺手气真好,我们什么都没摸到,就你一人中奖了。”

    几人叽叽喳喳,也并未在此久留,稍候便脱离人群离开了。

    回到荡魔宫驻地区域,几女分别,各回各家,云少珺也心情不错的回了自家的宅院。

    庭院内,刚出牢狱不久,肤色还有些暗红的左啸从正在晃动活动,被关的这些日子多少有些憋坏了。

    见到开门而入的云少珺,左啸从笑道:“一脸笑的,遇上什么喜事了不成?”

    云少珺笑道:“你还别说,还真是遇见了一件小小的喜事。常购物的商场去买东西,刚好遇见正在摸奖,我凭购物票摸着试了试,谁想一摸就中,居然中了只最新款的手机,我们一起的几个,就我一个人中了。”

    左啸从呵呵笑道:“哎哟,那还真是好运气,手机给我看看。”

    云少珺当即从储物戒摸出了那只手机给他,顺便问道:“中午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

    左啸从随口道:“随便煮点汤压压胃口就行。”

    “嗯。”云少珺笑着回了屋内。

    左啸从回头看了眼进去的身影,继而背过身去,快速将那只手机给拆开了检查,查看手机内有无什么问题。

    在荡魔宫这么久,他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突然中奖这事,令他下意识有了戒备。

    拆开反复检查后,却未发现任何问题,看来是自己多心了,自家夫人还真是撞了运气……

    中午时分,一钵香气四溢的汤端上了桌子。

    夫妻二人对坐,你一碗,我一碗,慢慢品着。

    左啸从喝汤之余,不时暗暗观察云少珺神色反应,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自己这次回来后,夫人高兴之余,那眼神中似乎总藏了什么躲闪。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疑心生暗鬼?他内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可当初被关入神狱大牢时,他亲耳听到过那两个狱卒的背谈之言,虽没指名道姓,却怎么都感觉就是在说他。

    这件事,一直让他如鲠在喉,然而想问却不知如何对夫人开口。

    “唔?”似发现了丈夫在眼神不对的瞅自己,云少珺放下了汤匙,伸手摸了摸自己脸,问:“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左啸从笑了笑,低头喝了几口汤后,可还是忍不住试探着问了声,“少珺,我不在的期间,你这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云少珺心中略有咯噔,继而强颜欢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情,还不就是天天盼你回来。”

    夫妻多年,左啸从读懂了一些夫人笑容里的异常,也只是哦了声,“是吗?”

    话落继续喝汤,心头却是添了沉重感。

    是吗?云少珺也从这语气中读懂了异样,有些事情她也实在是不知该不该告诉他。

    她自己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并未发生什么太过的事情,荡魔宫六神将也不是他们夫妻能惹的,丈夫已经平安回来了,不如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有些事情由不得她想怎么样。

    手机“嘟嘟”响的声音传来,两人一起偏头看去,发现正是摆放在了桌案上刚中奖的那只手机。

    “咦,怎么会有人联系这只手机?”云少珺好奇,起身过去拿了手机看了看,接通在了耳边,问:“哪位?”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左夫人,劳烦左大人接听一下。”

    云少珺越发讶异,回头看向左啸从,发现左啸从正眯眼盯着这边,遂过去奉上道:“说是找你的。”

    左啸从盯着那手机凝视了一阵,意识到了这支手机果然有问题,慢慢拿到了手中,接听道:“是我,你哪位?”

    手机里的男子声音道:“左大人,有些事情事关重大,恐走漏消息,故而出此下策。左大人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联系这个号码。”

    左啸从冷冷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男子道:“只是为左大人不值而已,左大人若真想知道些什么,不妨问问尊夫人曾在‘天衣坊’的成衣铺雅间里和谁幽会过。”说罢直接挂断了通话。

    一听这话,左啸从差点捏爆了手机,刚想喝斥,发现通话中断了,骤然抬眼盯向了云少珺。

    云少珺就在跟前,也侧耳听到了内容,早已是心惊肉跳,陡见丈夫透着杀气的眼神,惊的后退了两步,“我…我…啸从,你别听人造谣。”

    左啸从慢慢站了起来,步步逼近,漠然道:“天衣坊雅间,人家连地点都指出来了,是不是真有其事,对方究竟知道多少,你心里应该多少有点数。”晃了晃手中的手机,“我现在随时能联系他,对方玩这套,必有所图,我只要答应对方的条件,我想知道什么,对方都会告诉我。少珺,你确定自己不说,要让我联系对方搞清真相吗?要不要骗我,你自己决定!”

    后背撞墙的云少珺顿一脸惨然,满口苦涩的吐露出了一个名字,“是康神将,但并不存在什么幽会。”

    左啸从两眼暴睁,呼吸瞬间急促了,心中发出悲鸣,难道牢狱中听到的嘀咕都是真的?

    一把揪住了她的衣襟,厉声道:“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少珺满脸无奈道:“啸从,真的没有什么幽会。我那日与几位同伴去天衣坊看衣裳,忽有一女子凑近我,告知我说康神将在二楼左边的雅间等我……”她把当时的情况讲了遍。

    天呐!左啸从听的双目欲裂,将康煞给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呲牙道:“休要再瞒我,他精心守候,焉能不做点什么而放你离开?”

    云少珺悲苦道:“真的没有,楼下还有其他人等着,又能做什么?只是被他从背后搂着摸了把胸口,之后便被外面呼喊声给打断了。见我断然拒绝,他才叮嘱了我不要声张而作罢。”

    左啸从悲声道:“他之后难道没有再找你?真能如此善罢甘休?若没事,我出来后你为何不告诉我,为何要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