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七章 劝分

    见到了慈沐的降临,走向比试场的城卫人员又纷纷止步了。

    万及良、昆和、东闻宽三人抬头看着站在跟前的慈沐,一个个慢慢站了起来,万及良更是被染了一身的血。

    慈沐垂目静静看着,死死盯着血淋淋却脸色苍白的孙子,看着孙子胸口的血窟窿,一看便知道已经死了。

    他的脸色不好,却平静地问了声,“怎么回事?我要详细过程!”

    “罗康安到了后,说少青胆子不小,竟敢挑战他……”万及良一脸沉痛的样子,把签订生死状的前后情况详述了一遍,未做任何隐瞒。

    听到交手后罗康安一指便将慈少青给点杀了,一招便分出了胜负,慈沐眉头急剧跳动了两下,目光又落在了孙子的遗体上,皮笑肉不笑了一声,“好一个霸道的龙师弟子!”

    也说不出什么过多的埋怨话,是这边主动找上门,是这边主动找人家麻烦的,人家有礼有节,一而再的给自己孙子机会,是自己孙子非比不可,这理放哪都说不出罗康安半分错来。

    他抬手隔空轻轻拂过,慈少青翻白的眼睛慢慢合上了。

    他回头看向了仙宫方向,神色倒是冷静,只是眼中藏着难以言喻的悲伤。

    一个像他这样的人家,出一个适合修炼的后辈子孙也并不容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没了,心中憋屈。

    关键有些憋屈还只能是受着,不能对外声张。

    这时几名监妖司人员落在了他的身边,看到了慈少青的情况,皆大惊失色。

    “自找的,怨不得谁,怨不得谁…走吧,带回去。”慈沐发出有气无力的垂垂老迈之声,之后闪身飞离了。

    ……

    庭院中,林渊静立,陆红嫣在旁接听电话好好询问了一阵后,方转身禀报道:“罗康安赢了,只用一招便杀了慈少青,一指之威直接洞穿了慈少青的胸膛,把慈少青胸口打出了一个大窟窿,之前空中看到的异象便是罗康安那一指的威力。”

    林渊:“没出什么其它状况吧?”

    “你还别说,这罗康安还挺有头脑的,居然弄出了个生死状,还一再故作退让故意给慈少青反悔的机会……”陆红嫣把获悉的情况讲了下,表示没什么问题。

    林渊听后却忍不住哼了声,“我看他不是有头脑,而是怕惹麻烦。”

    见他这样说,陆红嫣相信他有他这样说的原因,毕竟自己也不如他了解罗康安,只是她有些不解,“为什么非要逼罗康安杀慈少青不可?”

    林渊淡淡给了句,“慈沐执掌监妖司。”再无其它多余答案。

    ……

    荡魔宫战列殿内,六神将齐聚在杨真身边,盯着光幕里反复播放的画面,正是城卫训练场罗康安和慈少青的比试画面。

    反复识别了整个比试过程后,直威叹了声,“一指之威如此强悍,咱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个罗康安。”

    康煞摇头:“这个慈少青也是,一口旧怨不甘,搭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李如烟笑道:“你难道以为慈沐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慈沐不知轻重,昆镇雄的都务司也能不知轻重给出准许文书不成?两位主笔能同时出现失误不成?这场比试应该不是慈沐愿意看到的。”

    众人闻言若有所思。

    直威忽道:“林渊一回仙都,便杀了洛青云的孙子,罗康安一来又杀了慈沐的孙子。林渊交手多少还有个样子,这罗康安做的更绝,干脆一指就完事了。这叫什么事啊!”

    盯着画面的杨真眼中渐有疑惑神色,喃喃了一句,“霸气凌云…这个罗康安的打斗方式,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郭骑寻问:“怎讲?”

    杨真迟疑道:“根据早年对霸王情况的追查,我感觉这罗康安身上有霸王的影子。”

    几人闻言皆惊,皆再次盯着画面细看,看了一阵后,张道广狐疑道:“二爷,您的意思是说,罗康安就是霸王?”

    杨真微微摇头,似在思索什么。

    郭骑寻道:“罗康安不可能是霸王,仙都大战时,二爷正与霸王交手,对手是霸王的事实不会有错,而罗康安也混插了一手,这个情况罗康安的副驾都看的清清楚楚。”

    李如烟亦颔首道:“的确不可能是霸王,就罗康安这种行事方式,和霸王完全是两种风格,完全是两个人,就算想转换也转换不到如此彻底和神奇。真有什么问题的话,也不敢如此招摇出手,就算霸王想反其道而行之,也委实难以想象伪装罗康安这种人的道理何在?二爷若是有疑惑,不妨查查霸王当年行事时和罗康安的出入情况是否有吻合。”

    杨真:“我自然知道不是罗康安,我想的不是这个,我在想,霸王那些人,会不会有可能就是龙师的势力?两者都隐藏的这么深,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此话一出,众人皆有些心惊肉跳,不知他为何突然会有这联想。

    李如烟沉默良久后,迟疑道:“霸王那些人干的什么事我们算是清楚的,若是龙师经营的势力,完全不可能也没必要干那些个事。若事实真如二爷所猜测的,那这事情恐怕还真是麻烦了。

    事情牵涉到整个灵山,牵涉到龙师势力和妖界那边的冲突,牵涉到陛下的意图,没有证据,我们怎么插手?没有证据冒然出手,万一猜测有误,那我们就是在帮着妖界那边对付龙师的势力了。这种事我们没有任何证据,二爷要只凭感觉报知陛下不成?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有帮妖界的嫌疑,二爷…陛下多疑啊!”

    众人一个个皱着眉头,杨真忽冒出一句,“暗查!”

    “是。”姚天幂应声领命,这事在他的负责范围内。

    众人要散去之际,康煞挥手关掉了光幕,试着说了声,“二爷,左啸从考核时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得了我的同意,要罚也是我罪在先,如今我已出禁,还望二爷宽恕左啸从。”

    另几位悄悄相视一眼,这事也算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知道这位一出禁不会放任左啸从不管,果然没几天就绷不住了。

    杨真斜眼睥睨,静默良久后,给了句,“这事,你们商量着办吧。”

    这松口了,康煞如释重负,拱手道:“谢二爷。”

    ……

    罗康安与慈少青一战,一指诛杀慈少青的事,终究还是在仙都传开了。

    灵山也沸腾了。

    站在洞府外的简上章觉得挺无聊的,只见黎裳被一群同学给围着,又在炫耀和罗康安的合影,表示自己和罗康安的关系很好,惹来一阵阵羡慕。

    有人拿着罗康安的照片赞叹不已,“一指败敌,罗学长是真的厉害啊!”

    黎裳似引以为傲,“那还用说,罗学长可是龙师的亲传弟子!”

    不远处的简上章暗暗不屑,也实在是拿黎裳没办法,他都不知道黎裳是怎么想的,这种时候还出这风头,还证明自己和罗康安关系好,就真不怕被家里给骂死么?

    一帮人叽叽喳喳之际,忽有一女学员道:“黎裳,你和罗学长关系这么好,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见他?”

    “是啊是啊!”不少人顿时兴奋起来,连连附和。

    “这…”黎裳面露难色,内心里也有些尴尬,她自己都有点搞不清了自己对罗康安是什么样的心情,随着罗康安的名气再爆,那天发生的事她渐渐不再后悔倒是真的。

    总之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罗康安比简上章强多了,觉得简上章和罗康安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根本没有可比性。

    可她又清楚,她和罗康安是不可能的。

    见众人都如此期待,黎裳为难之下还是答应了,“我试试看吧,罗学长若是忙的话,我也没办法。”

    而此时的木灵峰上,官盈吟和王子越正跪坐在官藏春的对面。

    也没别的意思,官藏春挑明了,说两人不合适,摆出了种种将来要面对的现实,问王子越自己能不能承受的起,说到底就是劝两人分手。

    “我都能承受!”王子越不管不顾,一口保证了下来,表示自己愿意为官盈吟承受一切。

    官盈吟低着个脑袋,默默着一声不吭。

    官藏春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你呢?丫头,这是我最后一次为这事找你,你要想清楚了,你今天的决定将要花一辈子来承受,也许是你难以承受之重!”

    王子越饱含期待地看着官盈吟。

    官盈吟犹豫,欲言又止,可最终还是低声道:“我听从家里的安排。”

    官藏春顿时欣慰颔首,“很好!王子越,你听到了,我代表她的父母给你一个明确答复,你们两个不合适,到此为止吧!之前的事就当做是一场误会。”

    王子越已是一脸颓然,盯着官盈吟久久不语,等不到想要的反应,最终惨然一笑,“我明白了。”慢慢站了起来,对官藏春拱手道:“官老放心,以后不会再打扰盈吟,若没其它吩咐,告辞!”说罢转身而去。

    官藏春道:“谢谢你对盈吟的关照,待你毕业时,她家里会对你的分配帮衬一二,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提出来。”

    王子越顿步,背对着说道:“不用。我自己的路,自己走。”继而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