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六章 一指击杀

    坐地爆发的冲击之力,令空中罩下的巨大雾龙似乎瞬间停止了旋转。

    雾龙突然停滞了一下,又如波倒涌的趋势膨胀了一下。

    腾空在上施法下压攻击的慈少青陡然大惊失色,掌下擒着的雾龙之尾突然炸开,惊慌失措的他欲急速闪离。

    然爆射出的攻击威力速度太快了,惑敌不成反累自己,避之不及。

    他只感觉一束巨大的攻击威力突破了他的法力防御,身体刹那遭受了巨大的撞击,护身法力瞬间被洞破了。

    遭受巨大撞击后,拼命施法却飞不动了,法力有些不受控。

    低头看,只见胸口有个很大的血窟窿,再低头甚至能透过自己的胸口看到后面的天空,还有那绽放出的血雾,更有窟窿内的脏器,血水在涌出。

    为什么?自己在对方手上竟如此不堪一击?慈少青瞪大了眼睛扪心自问。

    终于明白了罗康安为什么不把他给放在眼里,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后悔之意如潮袭来,没想到罗康安的攻击力竟如此霸道。

    直到此时此刻,他方明白什么叫做庸人自扰,他才明白有些面子不如好好活着重要。

    “霸气凌云!”

    刹那间坐地爆发的攻击力,无形有影,顿挫雾龙,须臾间在空中爆开了一团血雾,气势震荡了空中的浮云。

    云团一荡,成溃絮状,仙都上空的防护大阵发出惊雷声响,被打的现形大片,碗状波光闪了闪,流光四溢的能量将攻击力导向了四面八方,化解了这一击之力。

    青园,脸上挂着温和笑意摆动着肥胖身躯的白贵人突闻惊雷,止步猛抬头,看到了空中那被打成了碎絮状的云团,也看到了防护大阵被打的现形化解攻击力的景象。

    灵山,三分殿庭院内的何深深猛抬头,殿内的都兰约和明耀辰几乎同时闪身而出,顺着何深深看去的方向看去。

    正在露天上课的灵山学员齐刷刷抬头看向空中,盘膝而坐的学员有不少下意识站了起来,惊讶状。

    诸子山小庭院内,林渊和陆红嫣同时闪出,看向了空中。

    林渊一眼便看出了端倪,再看事发方向,越发确定了,嘀咕了一声,“破星诀!罗康安出手了…”

    陆红嫣:“能把仙都防护大阵打的现形那么大的区域,这攻击力不小了,足以和一般的神仙境高手正面对击了!”

    林渊却皱眉:“罗康安这厮是倾尽全力一击了,难道是我预料有误,慈少青竟有如此实力,竟能逼出罗康安的全力一击?”他自然是最清楚罗康安实力的那个。

    静宁山庄,张列辰和燕莺几乎同时飞出落地,同时看向了空中,之后面面相觑。

    荡魔宫战列殿屋檐下,杨真骤然现身,冷眼盯向空中,“何人在仙都这般出手?”

    站在一旁的姚天幂道:“看方向,像是罗康安和慈少青比武的城卫训练场。”

    杨真迟疑,“两人竟有如此实力?”

    监妖司,庭院中徘徊等候比武结果的慈沐突横眉冷眼扫向空中。

    一手下闪身到他身边,“大人,像是城卫训练场那边的打斗动静!”

    慈沐悚然一惊,失声道:“不好,出手如此威力,非少青那孩子能挡!”似有些急了,竟直接闪身而去。

    此时此刻的仙都城内,不知多少人突然止步看向空中……

    施法抵御冲击波的观战者,领教了那声‘霸气凌云’的名副其实,而直到雾龙上方爆出了一团血雾,罗康安口中炸响的“云”字尾音方结束。

    沙尘跌宕,风萧萧渐歇,空中的雾龙突然溃散,失去了约束,瞬间被紊乱的罡飞所吹散,大风吹散迷雾一般。

    藏身在雾龙中的那支宝剑无处可藏,现了形,在紊乱罡风中摇摆,颤抖。

    最终无力可支,化作寒光,当啷砸落在了皲裂的地面,差点掉入地下裂缝。

    浮空的慈少青亦在摇摇晃晃,艰难的以残余法力维持着不摔,神色复杂地盯着下方地面,盯着地面那从头到尾未曾异动半步的人,盯着那依然单手掐剑诀指向自己的人。

    单手背负身后的罗康安,剑诀指着空中人,迟迟未收手。

    不是他不想收手,而是刚才出力太猛,怕岔了气,暗暗施法调息着。

    看到空中慈少青的样子,他也很意外,这应该是被自己一指之威给干掉了?

    看清了慈少青胸口淌血的窟窿,他确认了,的确是被自己一招给干掉了。

    一边眉头忍不住动了一下,他自己都忍不住小汗一把,早知道慈少青这么不经打,自己也不用这般拼尽全力一击。

    胜负已分,他松了口气,现在最紧张的主要方面还是自己的形象问题,不知自己全力一击的样子会不会显得狼狈,暗暗留心了一下,估摸着应该还好。

    ‘不知死活的东西,给你后悔的机会,你却不要,非要逼老子下狠手!’

    腹诽中的罗康安收了收神,该端的架子又渐渐浮现于表面。

    风沙停歇,观战的现场已是鸦雀无声,看到摇摇欲坠的慈少青的胸口血窟窿,不少人都惊呆了,慈少青居然连罗康安一个照面都挡不住,一个照面就被罗康安给宰了?

    慈氏的飞龙斩妖术居然被罗康安一招给破杀了?慈少青他…万及良几人真的是惊傻了,难以置信。

    秦仪也算是见识过一些风浪的人,只是眼前的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只能说是被刚才的声势给震撼了一把,但具体的却并未看清楚,因为距离略远,她没有能看个纤毫毕现的远视法眼。

    一场剧烈动静后,便再无动静,只看到罗康安静立原地,也看到慈少青还在空中。

    胜负如何她没看出来了,但看出打斗似乎结束了,也颇为担心罗康安,当即问身边:“比试怎样了?”

    白玲珑正神情复杂地看着罗康安,罗康安这一击的威力远超了她的想象,也颠覆了她对罗康安的想象。

    她知道罗康安以前可能低调隐藏了什么,也知道罗康安正经起来会如同变了个人。

    这次亲眼见到后,她方明白,果然是正经起来不像同一个人,不是亲眼看到是无法想象的。

    方明白这厮为何能在幻境那种情况下闯出来,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听到秦仪问,白玲珑苦笑,“胜负已分,罗副会长胜了,一招便击败了对手,慈少青怕是…活不成了?”

    活不成了吗?秦仪看向空中,人不是还飞在空中吗?

    刘星儿呆若木鸡地哦着嘴,目光从空中败絮般的浮云和仙都防护大阵流光闪耀的场景中收回,看向了慈少青,看向了罗康安,她也很难以置信。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罗康安这样出手,没想到自己这嘴上如同抹了蜜般的丈夫竟有如此实力,身为妻子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情。

    以前只是听罗康安自己吹自己,她以前多少怀疑是在吹牛,结果告诉她,原来不是吹,甚至还低调了呢,这随手一指的威力摧枯拉朽,足以山崩地裂。

    她现在方明白,自己丈夫这个传说中的龙师弟子果然非凡!

    空中的慈少青口鼻渗出了血迹,两眼渐渐翻白,突然失控坠落。

    “少青!”万及良一声惊呼,闪身而出,半空拦截下了,抱住了人落地。

    昆和、东闻宽亦闪了过去,三人半跪于地,成团围着慈少青,一起施法查探。

    稍候,三人一个个面色凝重地收了手,彻底没了气息,彻底没救了,伤成这样就算没死,估计也救不过来了。

    三人皆慢慢回头看向了罗康安。

    面带倨傲,且傲然而立的罗康安已收手,不屑地瞥了几人一眼,无视了,唰,闪身回到了路边,落在了一群城卫人马的跟前,漠然道:“我说了,我出手没有轻重,罗某人自己也控制不住,与我交手的人几无活口,他不信邪。我也接连给了他机会,让他不要再比了,他非要不识相。生死状,大家都看到了,劳烦大家事后把这强加于我身的比试做个见证!”

    说罢转身而回,负手不疾不徐地走向秦仪那边。

    不少城卫人马面面相觑,也有不少人看着陨落比试场的慈少青唏嘘摇头,“荣华富贵加身,多少人一辈子求之不得,却偏偏赌气自寻死路,何必呢!”

    更多的目光是盯着走开的罗康安,杀人后气定神闲而去。

    当初惊闻林渊杀了洛淼,多少人惊讶不已,此时见到这个幕后主使罗康安的样子,方知比林渊有过之而无不及,众目睽睽之下一招就把监妖司主笔的孙子给杀了。

    立一张生死状,便不再拖泥带水,就一个字,杀!

    大家回想已知的罗康安,发现这并非孤例,当初秦氏竞标的时候就有端倪,参与竞标的竞争对手,几乎没有活口,几乎全部死在了这位的手上!

    哪怕是当年与罗康安有过点头之交的人也看出来了,这个平常嘻嘻哈哈的家伙,表面之下暗藏冷酷无情。

    罗康安停步在仰望的刘星儿跟前,平静道:“人已经死了,你我当年的事,那些个不相干的过去了。”

    刘星儿呆呆傻傻地点了点头。

    “走吧!”罗康安伸手扶了她腰肢将其带转了身,经过秦仪身边时,微笑道:“会长,一点小事,处理完了,可以走了。”说罢自己带着夫人走到了车旁,拉开了车门送了夫人先上车,关门后自己去了另一边钻入。

    那些护卫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秦仪回头看了看现场的城卫人马,只见一片寂静,她也转身上车了。

    一行全部登车,车队调头,迅速飞驰而去。

    与此同时,有人从车队上空飞过,落在了比试场内,正是慈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