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五章 霸气凌云

    为何认定要杀人?

    大家解读出来的道理很简单,罗康安若没把握的话,弄生死状干嘛,给对方找杀死自己的借口不成?

    发现这位胆子够大的,连监妖司主笔的孙子也想杀。

    不过话又说回来,水神的孙子还不是一样杀了,谁还不知林渊行凶是受了这位的指使?

    白玲珑愣住,瞅着今天气势大变的罗康安,真的好像不认识了一般,又回头看看车窗内的秦仪,发现秦仪也正盯着罗康安。

    生死状?慈少青紧绷着嘴唇,死死盯着罗康安。

    他弄出个准许比武的批文,对方居然搞出个生死状,这是要与自己见生死吗?

    别人不知道,与他经常相处的人,却能读懂他此时的尴尬。

    万及良当即咳嗽一声道:“比试嘛,大家点到为止就好,生死状就没必要了。”

    罗康安淡淡给出一句,“万兄,我说了,我下手不知轻重,跟我交手的人,基本上没有活口。道不划清楚的话,监妖司主笔的孙子,我怕出了意外得罪不起。万兄,这责任你担吗?”

    “呃…”万及良尴尬,他哪担得起慈少青的性命。

    慈少青渐铁青着一张脸。

    护卫已经把生死状拟好送来了,摊开给罗康安看。

    罗康安抬手摸着自己小胡子,细瞅过后,伸手要了笔来,当场在生死状上留下了大名,留的干净利落。

    写完随手将笔一抛,抛给了慈少青,同时示意护卫将生死状送过去。

    下意识接笔的慈少青,看着摊开在自己跟前的生死状上内容,深吸了一口气,就要下笔。

    谁知罗康安又一声打住,“慢着!慈少青,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放弃比试还来得及!”

    他万分希望这位放弃的,拖拖拉拉就是希望给对方放弃的机会,哪怕找个放弃的借口也好。

    然而,此情此景,众目睽睽之下,让慈少青怎抹的下这个脸来,真如此的话,他就不会找罗康安比试。

    笔稍顿,二话不说又落下,就在生死状上签下了大名,继而掷笔于地,豁出去了。

    万及良、昆和、东闻宽相视一眼,皆暗暗叹息,他们想阻止,也许慈少青也盼着他们阻止,可他们真的不好强行阻止。按理说,他们今天是不该陪慈少青来的,不好卷入此事,本来慈少青今天也出不来,昆和更不可能拿到都务司的准许批文,背后的原因是一样的,他们几个真的不好强行阻止。

    生死状重新展示在了罗康安面前,罗康安心情沉重,暗暗埋怨林渊,输赢就先不说了,杀了慈沐的孙子能是好事?

    他表面上还是很淡定从容的,在装模作样这一块不弱于谁,抬了抬下巴示意。

    于是护卫摊开了生死状转圈,公然亮给了大家看。

    就在这时,罗康安突然闪身而出,如惊鸿一瞥般闪过,定定落在了开阔地上,众人目光追随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他干脆把气派装到底了,在场中负手傲然而立,气派!

    气定神闲的高手气派!

    慈少青喉结耸动,罗康安这气派给了他巨大的压力,心里后悔了,但若临场认输的话,真的没脸出去见人,还不如一死了之。

    有了这个念头,他亦坚定了决心,亦闪身而出,落在了罗康安的对面,与之隔了个十几丈远。

    要开始比试了,秦仪伸手搭在了车窗上,白玲珑立刻伸手开门,放了秦仪钻出车来观望。

    此时除了秦氏的护卫没人注意秦仪,其他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盯在了比试场上,这可是签了生死状的生死之战啊!

    刘星儿双手十指纠结在了一起,虽因罗康安的气派对丈夫有信心,可真要生死相搏了,她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说是万众瞩目一点都不为过,城卫人马那边得空的人,基本上都闻讯赶来了看热闹。

    说实话,看点不在慈少青身上,都是久仰罗康安的大名,如今都知罗康安是龙师弟子,都想看看龙师弟子的真正实力如何。大多数人都看过罗康安为秦氏竞标的画面,当中有些人当年在仙都也算是和罗康安见面打过招呼的熟人。

    “这慈少青也真是的,居然敢和罗康安交手。”

    人群中略有非议,在仙都大家都知慈少青是什么人,但真要论在仙界的名气,慈少青是真不如罗康安,有人自觉性的认为慈少青不是罗康安的对手。

    剑在手,慈少青凭空抓出一把剑来,拔剑斜指,决心已下,殊死一搏,施法朝十几丈外的罗康安喝道:“拿出你的武器与我一战!”

    负手而立的罗康安漠然施法开口,嗡嗡不屑的声音传出道:“就凭你?用不着,你尽管放手来战!”

    闻声者哗然,就凭这话,不少人就感觉胜负已分了,人家罗康安压根没把慈少青给放在眼里,要空手对战手持武器的慈少青。

    傲气!霸气!众人同有此感。

    慈少青刚鼓起的勇气再次承受了巨大的打压感,那感觉有点像是难以承受之重。

    然已经退无可退,他突然骤然闪身,腾空而起,浮空而立,俯视下方。

    负手而立的罗康安抬头望,心弦紧绷,表面风度却是不肯放弃,从容观望,和看天上一只飞过的鸟没什么区别。

    慈少青五指一张,剑滴溜溜旋转着离开了,飘在身前快速旋转。

    他张开了双臂虚空合抱那支旋转之剑,身体开始浮现淡淡灰雾,越来越浓密,皆被旋转的宝剑吸力给卷了去。

    很快,宝剑便在灰雾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顷刻间,一条急速旋转的雾状柱子宛若一条长龙盘绕在慈少青四周游走,令浮空的慈少青宛若天神一般杀气腾腾,似一念间就要诛众生如蝼蚁。

    “慈家的飞龙斩妖诀!”

    观战的城卫人马中有识货的忽发出一声惊叹。

    立刻有人问:“此术有什么名堂不成?”

    惊叹者解释道:“那条雾龙可大可小,一旦被雾龙给缠住,被攻击者很难判别那支暗藏杀招的剑在那,可谓防不胜防。监妖司主笔,凭此术斩过不少妖魔,这也是慈大人坐上监妖司主笔之位的实力所在。”

    一群旁听者恍然大悟,皆赞果然是不一般。

    万及良几人倒是相视了一眼,东闻宽赞道:“少青竟然已经得了慈主笔的真传!”

    昆和啧啧道:“修为需金仙境界才能练成的飞龙斩妖诀!少青练成了此术竟然从未对我等提起过,难怪有此把握挑战,倒是我等多虑了。”

    听到边上他们的议论,刘星儿一颗心真正是提到了嗓子眼,

    秦仪闻言看向一旁的白玲珑,似有询问之意,白玲珑略摇头,她也没见识过慈家的“飞龙斩妖诀”,没把握做出准确判断。

    秦氏这边的人包括秦仪在内,多多少少都开始为罗康安担心了起来。

    而此时万及良却盯着罗康安冒出一句:“罗康安依然站在那不动,竟然坐视少青的术法成形,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得他提醒,秦仪等人暂不看空中吸引人的态势,立刻盯着罗康安观察,发现罗康安依然从容而立。

    他的不慌不忙,对空中态势视若等闲的样子,又渐渐让担心的人安心了不少。

    殊不知,罗康安是因为判不清空中的攻击方式,心里没底,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

    当然,风度还是不能丢的,说过那么多大话,搞的仙界人尽皆知,他也是要脸的人。

    《破星诀》的功法在体内暗暗运转,暗暗蓄势待发!

    空中蓄势待发的慈少青,见下面迟迟没反应,完全是随便你怎么搞的样子,也导致了他的压力很大。

    又是给他机会,又是搞出生死状的,还再次给他一次机会,还空手对他,再加上眼前的情形,他压力不大才怪了。

    久等无响应,他也不能光在空中耗着法力摆好看,当即出声喝道:“接招!”

    袖舞雾龙盘旋,挥袖甩向下方,急速翻滚的雾龙立刻俯冲而下。

    身在飞龙上方跟着冲来的慈少青袖子一搅,雾龙忽盘旋兜转着罩下,罩向下方一动不动的罗康安,似要将罗康安兜转在其中。

    其势磅礴,如条纹大罩子罩下,掀起的狂风荡涤四面八方,飞沙走石。

    立刻有护卫施法为秦仪挡住,防范风险。

    而就在这时,罗康安动了,衣衫猎猎在狂风中的他,终于从背后松出了一只手,弹臂挥指苍穹。

    “霸气凌云!”

    罗康安陡然一声喝,声若霹雳,震撼四野,食指和中指并成剑诀指天。

    不管输赢,声势不能输,他是要喊出来的。

    脚下裤腿一直到身上衣裳,如一圈浪般翻涌而上,气势汇集在他指掐的剑诀上导引爆射而出。

    他心里没底,不敢轻敌,这一击看似从容,实则穷尽了一身的修为而发出。

    无形之气有影,刹那如惊天霹雳倒刺苍穹,迸射进了兜罩而来的盘旋雾龙中。

    他脚下大地瞬间如蛛网般迸裂,皲裂的地面轰隆隆声中瞬间形成了一张方圆达百丈的蛛网般裂纹,而他就站在蛛网的中间挥手指天。

    由他为中心掀起的气浪,如强劲冲击波一般,横扫四面八方。

    那攻击气息爆开的声势,那如霹雳倒灌苍穹的攻击之势,令不少人心惊,纷纷施法抵御强劲冲击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