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勿谓言之不预

    康煞有事找,她也不好耽搁什么,何况是牵涉到自己丈夫的事。

    自己丈夫是康煞的心腹手下,这点她是知道的。

    当即按照那陌生女客的交代,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当口溜上了楼,从上面楼道过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生怕惊动下面大堂里的人。

    溜到最左边的雅间,她悄悄打开了门,试着往里看了眼,果然看到一身材魁梧男子负手站在开了道缝的窗前。

    察觉到了开门的动静,背对的男子回头看来,朝她点头示意了一下。

    云少珺看清了对方的容貌,不是荡魔宫六神将之一的康煞还能是谁,回头看了眼外面,当即快速溜了进去。

    楼下挑选衣裳的那位陌生女客,瞥到云少珺进了雅间,当即挂好手上衣服,转身离开了成衣铺。

    进了雅间的云少珺本想关门,然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她又有点犹豫。

    还是转身的康煞挥手示意了一下,示意她关门。

    云少珺心想,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当即关了门,快步上前半蹲行礼,“康大人。”

    心里更多想的是不知这位这般神神秘秘的把自己给喊来,要谈自己丈夫的什么事。

    康煞嗯了声,问:“左啸从的事,你都知道了?”

    云少珺默默点头,道:“听说了,说是要囚禁十年。”

    对于这个,她虽然担心,但也不是很担心,一开始就有人点拨过她,对她丈夫略施薄惩只是给大家一个交代,不会太过较真,有这位康神将罩着,要不了多久就能出来。

    她开始不放心,但后来见那些同伴并未疏远她,该与她来往的还是正常来往,尤其是康煞还派了人来跟她沟通,安抚她,她这才放下了心来。

    康煞忽叹了声,“左啸从的事恐怕会有些麻烦。”

    云少珺吃惊道:“大人,您不是派人告知我,说不会有事吗?”

    康煞在她跟前踱步徘徊,“本以为没什么事,以为过段时间能轻易让他出来,但二爷这次似乎较真了,二爷亲自下令了,只怕不关满十年是难以出来的。我现在担心的是,神狱环境犹如炼狱,也不知左啸从能不能熬过那十年,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

    听他亲口这么一说,云少珺顿时有些慌了,“大人,啸从对您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为您舍生忘死。大人,您一定要救救他啊!我求您了。”

    康煞在她身边走来走去的,“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会想办法,只是这事可能有点麻烦…”不经意间绕到了云少珺的身后,突然双臂搂了她腰,“我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手顺势摸向了不该摸的地方。

    云少珺有点懵了,没想到这位能对她干出这样的事来,身子骤然一绷,她差点发出尖叫,但又知一旦惊来下面的人,别说她,只怕连自己丈夫也活不了。

    只能是受到了惊吓般仓惶推开了康煞,疾步后退,“大人,您想干什么?”

    康煞朝她步步逼近,“人我肯定会救,只是左啸从不在,你也理当有人代为照顾。你放心,这事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云少珺退到了墙壁前,退无可退,极为紧张道:“大人,您再这样,我要喊人了。下面还有人在等着我,我久不露面,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的。”

    恰好了,外面传来呐喊声,“少珺,你去哪了?”

    康煞神色一紧,立马低声道:“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看你是否对左啸从忠贞不二。记住,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云少珺连连点头,不用他交代,只要他肯放过,给她胆子她也不敢到处乱说,除非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去吧。”康煞偏头示意了一下。

    云少珺这才急忙开门出去了,出了门后,依然是心有余悸。

    而此刻,外面已经有个同伴上来了,见到她从雅间出来,愣了一下,又发现她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当即问道:“少珺,你怎么了?”

    云少珺强颜欢笑道:“没事,走了走,看了看。”说罢与之擦身而过。

    同伴怀疑,回头目送她下楼后,又快步到了雅间门口一把推开了门,朝里面看了看,发现空无一人,这才关上门离开了……

    街道上,一男子快步走进了一条巷子里,钻进了停靠在边的车内,启动车辆迅速驾车而去。

    车拐上正道远离了这一带后,男子才摸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接通后,发出了燕莺的声音,“好了,按你说的做了……”把过程详细讲了遍。

    电话里传来林渊的声音,“知道了。”

    燕莺有些不放心道:“我总感觉不对,就这样见个面简单碰一下就行了吗?”

    林渊:“你不要小看了荡魔宫,她脱离视线的时间不能太久,否则会引起荡魔宫暗网的关注,甚至她身边的同行人员中都有可能存在荡魔宫的暗线。”

    燕莺:“刚才对她干那样的事,她不会告状吧?”

    林渊:“她没那么傻,无凭无据告康煞?她活得不耐烦了,还是嫌左啸从的命太长了?”

    燕莺:“既然如此,要不要我混进她家里去,再把尺度加大一些,也许效果会更好。”

    林渊:“她家在荡魔宫的防御区域内,李如烟对这些地方做了非常缜密的布置,那些家眷的住家全部被严密监控着。你想进她的家,门窗的异常开合都有可能引起警惕。你就算混进去了,你也不知她居住的宅子里是什么情况,你进去了要不要现身,要不要跟她说话,监控失效会不会引起怀疑?

    李如烟的手段是超乎你想象的,你我也不知是不是还有什么我们不知的布置存在,想在荡魔宫内部做那种手脚,很容易节外生枝,否则早就让你做了,不会等人到了外面才动手。节外生枝的事没必要,事情做到这一步就足够了,接下来就等左啸从脱困了,剩下的我这里会处理,你先回去吧。”

    燕莺:“罗康安那边不会有事吧?”

    “慈少青不是罗康安的对手!”林渊给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

    仙都城卫训练场,包揽了成片的山区。

    一片开阔地旁的道路上,慈少青、万及良、昆和、东闻宽站了一排静候着。

    四周不断有城卫人员赶到,看热闹。

    万及良拿了都务司的准许文书申请使用训练场后,慈少青和罗康安要比武的消息就立马传开了。

    相关势力也都接到了城卫人马内部眼线传来的消息,这场比武还没开始,便立刻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

    太阳渐渐高深,东闻宽嘀咕了一句,“怎么还不来,罗康安那家伙不会食言不来了吧?”

    谁知话刚落,远处便有喧哗动静,只见五辆车组成的车队来了。

    秦仪等人来了,为进此地还费了些周折,还找人疏通了一下关系才被放行进来,这还是因为有被挑战比武的借口,否则这里毕竟不是不阙城,还真没那么容易进来这些车辆。

    秦氏更多的护卫车辆被拦在了外面,不让进,只准了五辆进来。

    五辆车在慈少青等人身边停下了,罗康安第一个开门下了车,刘星儿紧随其后。

    秦氏的护卫人员下车了,秦仪座驾的车窗降下,秦仪坐在车里暂时没有下车,安静在内。

    罗康安与慈少青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慈少青也不客气,伸手示意场内,“请吧。”

    罗康安不为所动,漠然道:“慈少青,你胆子不小,竟敢挑战我,你难道就不怕吗?”

    慈少青针锋相对,“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罗康安扫了眼围观的人,负手身后,摆出傲然架势,“跟我交手的人,基本上没有活口!我这人下手没什么轻重,一旦动手,我是收敛不住的。慈少青,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罢手还来得及,否则可没地方后悔,勿谓言之不预!”

    他不想打,心里有些没底,是真的想给慈少青反悔的机会。

    若是慈少青自己放弃了比试,林渊那边也就怨不得他了。

    车内的秦仪闻言,终于回头看向了窗外,看向了罗康安,发现此时的罗康安和在秦氏的那个稀稀拉拉的秦氏副会长比起来果真是判若两人。

    已经下车守在车窗旁的白玲珑目光闪了闪,还从未见过罗康安现身出手的样子,听到罗康安这番话,倒是令她颇为期待了。需知这种交手,和驾驭巨灵神出手是两码事,她是真想看看罗康安出手的风采。

    不但是他,周围许多人都颇为期待,久仰罗康安大名,尤其是听了罗康安这番话后。

    跟在罗康安身后的刘星儿起先是有些紧张的,但见丈夫这般成竹在胸的傲然,紧张渐消不说,反倒有些仰慕,再看慈少青,觉得慈少青是活得不耐烦了!

    万及良三人的神色显得凝重了起来,都听懂了罗康安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厮摆明了在说,他一旦动手,是会死人的!

    慈少青脸颊紧绷,死死盯着罗康安。

    说实话,对战罗康安,他心里也有些没底,人的名树的影,罗康安的名气是摆在那的。

    现在一听罗康安这话,他真的有点被罗康安给吓唬住了。

    可他现在没办法后悔,这么多人看着,到了这个地步再畏缩的话,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他无路可退,只能是硬着头皮道:“不用,请吧!”伸手示意上场。

    罗康安却拖拖拉拉,漫不经心地向一旁的护卫道:“去,拟一份生死状出来,谁若死在对方手上,对方概不负责!”

    这真是要杀人!旁观者无不因罗康安的气势而暗暗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