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三章 应战

    清晨,秦仪邀请了罗康安一起来用餐,顺便谈点事情。

    餐桌上,秦仪感觉到了罗康安的心不在焉,心照不宣。

    用餐还未结束,便有人来报,“会长,监妖司主笔的孙子慈少青在山庄外面求见罗副会长。”

    还真来了,罗康安嘴角忍不住撇了一下,他巴不得慈家把人给管住,结果还是来了,而且还来这么早。

    秦仪没吭声,只观罗康安的反应,问了句,“你的朋友?”

    罗康安哂笑:“朋友?刘星儿原本是要嫁给慈少青的,两家都谈好定亲了,结果刘星儿跟了我,他只怕杀我的心都有了,哪还能做成朋友。”

    秦仪哦了声,“那见还是不见?”

    罗康安手上餐具一放,“见吧,都找上门来了,躲着不见的话,我多没面子。”起身对禀报者道:“有请!”

    禀报者看了眼秦仪的反应,见不反对,于是应了声快步离去。

    秦仪擦了擦嘴,也不吃了。

    庄园外,得到准许的慈少青、万及良、东闻宽、昆和被核实身份后放行。

    四人来的的确有些早,是慈少青非要来这么早的,怕罗康安有事跑了。

    跟在慈少青身后步入庄园的两位则有些无奈,两人本不想来的,昨夜回家把情况跟家里讲了后,家里起先也不同意的,后来不知为何又同意了,还说若是罗康安真答应了比试的话,让把比试过程拍摄下来。

    四人被领到了庄园的会客厅,罗康安已经先到了一步等待。

    秦仪也来了,没有露面,在侧厅坐着。

    双方见面后都在互相打量,来客自报了身份后,罗康安乐呵呵地向慈少青伸出了手,“慈公子,久仰。”

    久仰个屁!慈少青感觉对方这话在羞辱他,脸色有些阴沉,站那没动,不肯跟罗康安握手。

    罗康安只好收手,挥手示意四位请坐。

    没人坐,慈少青也不是来这做客的,总之一看到罗康安就满肚子的怒火。

    有些事情外人也许不清楚,可刘家取消婚事的时候是跟他家里暗中说明了情况的,刘星儿已经**于罗康安,嫁给慈家也不合适了,否则慈家哪会容许刘家随意取消婚事,慈家不要脸的吗?

    这事,慈家后来也告诉他了,总得给他个解释不是,不然他想不明白慈家为什么要答应悔婚,就因为刘星儿喜欢上了罗康安不成?

    见到了祸害本人,越想越火大,他也没了什么客气话,“我听说刘家把女儿嫁给你后,如今也后悔了?”

    罗康安乐了,他才不在乎刘家高兴不高兴,他认为自己做丈夫的职责就是哄的刘星儿高兴,那才是最高目标,至于刘家其他人的私心,他才懒得去满足,也不可能把每个人都给满足。

    遂大言不惭道:“刘星儿不后悔就行,她高兴的很。”接了这话感觉不对,改口道:“慈公子这脸色跑来找我,就为了说这个?你一大男人跑来议论我夫人,不觉得过分吗?堂堂慈家就这家教不成?”

    慈少青面色有些狰狞,这无耻之徒,居然好意思跟自己谈家教?

    也许是冥冥中的造化,还不等慈少青开口,一名护卫跑了进来通报,“副会长,夫人来了。”

    话刚落,门口台阶上已经蹭蹭跑来一个欢快的明媚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刘星儿。

    一见罗康安,刘星儿立刻笑容灿烂,欢呼一声,“康安!”飞奔而来,无视他人,扑入了罗康安的怀中。

    忘了大户人家的家教,也真的是有点被罗康安给带坏了。

    没办法,罗康安对她的宠爱方式一贯是不在乎外人目光的那种**裸的方式。虽然这“宠爱”里带着水分,纯粹是为了哄刘星儿开心,以便好糊弄,可刘星儿就是被哄的开心啊,刘家气得吐血也没用,刘星儿就吃这套,就是喜欢啊!一见面就掉进了蜜罐里似的,刘家怒吼也喊不醒的。

    一开始,刘星儿也有点不习惯罗康安那高调方式,不过后来渐渐就习惯了,自己也跟着上了道。

    罗康安亦下意识的习惯性动作,抱着她转了几圈才放下,手指拨了下她鼻头,“你怎么来了?”

    刘星儿搂着他嬉笑,“你总说你忙,我也不好打扰你,听说你来了仙都,我特意请假过来看你了,怎么,不高兴看到本夫人?”有点给个意外惊喜的意思。

    偏厅内的秦仪和白玲珑面面相觑,显然都意外刘星儿怎么来了,发现来的还真是时候。

    “哪能不高兴,高兴坏了,你还不知道我么,日日想念着你,你就是我的心头肉。”罗康安谎话随口就来,实则心中暗道庆幸,还好和那个黎裳乱来的时候没撞来,干咳一声道:“那个,以后要来,记得先打声招呼。”

    当众说这样的话,差点没把万及良等人给听吐了,用得着这么直白吗?

    万及良等人似乎有点明白了慈少青输在了哪,至少凭慈少青的家教是不可能当众说出这么肉麻的话的。

    “又在忙吗?我没打扰吧?”刘星儿见有客人,丈夫明显在会客谈事,忍不住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看清是谁后,看到慈少青也在后,愣住了,“慈少青?你怎么在这?”

    两人也算是认识,当年两人要定亲前,两家事先也让两人见过面的。

    罗康安叹道:“还不是因为你,慈公子跑来说你的事,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他说你刘家后悔把你嫁给了我,星儿,我说,你家到底什么意思啊,我知道你家看我不顺眼,不会是背着我干过什么吧?”

    “没有的事,你别瞎想!”刘星儿忙安抚,也没想到自己跑来会看到这一幕,继而回头朝慈少青厉声道:“慈少青,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跑到这来挑拨离间,什么意思?”

    慈少青脸色铁青,没想到一来能撞见这对狗男女高调秀恩爱。

    “行了,男人的事,女人后面去。”罗康安伸手将刘星儿拨到了身后,脸上的笑意收了,当着老婆的面,他不能怂,架势又摆了出来,“慈少青,废话少说,你今天跑来找我,究竟想怎样?”

    慈少青紧绷着脸颊道:“听说你是龙师弟子,我想和你交手比试一场,你敢吗?”

    罗康安漠然道:“仙都允许私下打斗的吗?”

    “比试而已!”慈少青说着向旁伸手了,一旁的昆和颇有些无奈,拿出了一份都务司出具的准许文书给他,慈少青亮给了罗康安看,“只要你敢答应,这个不成问题。”

    “康安。”刘星儿有些紧张地拉了一下罗康安。

    罗康安没有理会,“看来是有备而来。好,我应了,你想在哪比?”

    见他答应了,慈少青两眼冒光,“城外地方多的是,城内我可以安排城卫人马的训练场,地方随便你挑。”

    罗康安想了一下,想到林渊交代过尽量不要出城,遂道:“那就城内吧。”

    慈少青立刻看向万及良,准许文书给他,“城卫人马的训练场就有劳万兄去安排了。”

    万及良苦笑,接了文书,默默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城卫训练场恭候了。”慈少青撂下话,得了应允,立刻转身而去。

    待几人一走,刘星儿立刻拉住罗康安,担心道:“康安,不要比了,没这个必要。”

    罗康安:“我这人一向低调,别的事我能忍,但拿你说事…不行!”回头朝护卫喝道:“备车!”

    偏厅内的秦仪也站了起来,对白玲珑道:“今天的事务行程全部给我推了吧。”

    “这…”白玲珑不得不提醒,“会长,这可是和那几家商会确认约定好了的。”

    秦仪:“你直接告知,说有人跑来找秦氏的麻烦,秦氏不得不应付一下。”

    “好。”白玲珑只能应下去执行。

    一直安静在旁的燕莺跟了秦仪离去之际,靠近秦仪小声耳语了几句,秦仪微微点头。

    出来后,燕莺转身离去,去了自己住处。

    “罗副会长。”秦仪则喊住了外面等候的罗康安,近前后说道:“不急,我这里稍作准备,也跟你去看看。”之后与刘星儿打招呼。

    刘星儿其实挺懊恼的,没想到因为自己搞出了这样的事,感觉自己挺对不住罗康安的。

    ……

    成衣铺,几个女人在铺外下了车,都是约好了出来采买的,顺便来成衣铺看衣裳。

    因刚接到通知,铺子里刚到了新款的衣裳,量不多,颇有先来先得的意思,于是要采买的女人顺道先跑来了这里。

    见到熟客登门,掌柜的立刻出来招呼。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徘徊在了吊挂的一排排衣裳前,反复取舍观看。

    铺子里已有一位早到的女客,观察了几个女人一会儿后,趁着其中一位婀娜貌美女人落单在一排衣裳前时,不动声色地靠了过去,伸手也拎起了貌美女子所看的那件衣裳,“这件真好看。”

    貌美女子偏头打量了一下对方,不认识。

    谁知这陌生女客忽低声道:“不要声张,康神将在楼上最左边的雅间等你,有些有关左大的人事要交代你。”

    貌美女子一愣,陌生女客却已离开了她的身边,溜达到了另一边继续看衣裳。

    貌美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左啸从的夫人云少珺,一起来采买的女人都是荡魔宫人员的家眷。

    康神将来了?云少珺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二楼最左边的雅间,心头惊疑不定,不知是什么事竟能惊动康煞亲自来这种地方。

    ps:感谢“冲刺天下”的小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