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二章 天意难违

    真要杀人,杀的还是仙庭大员的子嗣,罗康安有点忐忑了,“林兄,那个慈少青什么修为?”

    他以前哪怕在神卫营跟着队伍出去打打杀杀其实都往后面缩的,他手上其实没沾过什么人命,动拳脚和动嘴皮子耍狠还行,来真格的还是有些不安的。加上林渊说的这么直接,那说法杀人跟砍白菜似的,轮到自己动手感觉有些不对劲。

    能不能杀了对方另说,万一打输了怎么办?他也是要脸的人。

    林渊:“反正没到神仙境,你金仙境界的修为,神仙境以下的对手没什么好怕的。”

    罗康安:“人家毕竟是监妖司主笔的孙子,各种资源不用说,我倒是想听你的,只是,你确定我能是他的对手?”

    林渊:“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你几十年的调教没用?”

    罗康安:“不是那意思,我是觉得,小心使得万年船,还是谨慎些的好。”

    林渊:“输了,砍你一条胳膊赔给人家,我亲自砍了给人家送过去。你抢了人家老婆,赔条龙师弟子的胳膊给人家,能补上人家的颜面。”说罢直接挂断了通话,懒得再跟那厮啰嗦。

    回头又对陆红嫣道:“如果慈少青明天真的找上了罗康安,应该会分散荡魔宫的一些注意力,正好顺带对左啸从的夫人动手,按我的计划先做好准备。”

    “好。”陆红嫣领命而去。

    林渊则再次回到了修炼静室内,门一关,却没有进入修炼状态,而是又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秦仪的电话。

    接电话的人却不是秦仪,而是白玲珑,对方试着问了声,“林渊?”

    林渊道:“让秦仪接电话。”

    白玲珑有些疑虑道:“会长忙了一天,很累,已经休息了,这么晚吵醒她不合适,你如果没什么要紧事的话,我明早转告她,让会长明早联系你,怎么样?”

    对一些事务进行轻重缓急的甄别是她的职责,非要紧事的话,不会打扰秦仪的休息。

    林渊:“让她接听吧,待会儿你施法帮她入睡便可,几句话,耽误不了多久。”

    白玲珑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这位的事会让秦仪比较重视,最终还是应下了,“好吧,你稍等。”

    一阵窸窸窣窣声之后,隐隐能听到白玲珑的呼唤声,“小仪,小仪…”

    “嗯?什么事?”隐约是秦仪迷迷糊糊的声音。

    “林渊的电话,找你。”

    很快,秦仪的声音清晰传来,“这么晚找我,有事?”

    林渊:“你让白玲珑回避一下。”

    稍候,秦仪道:“嗯,她已经出去了,什么事需要避开玲珑?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的手机安全吗?”

    “安全的,玲珑每天都要给我亲自检查,有什么话可以放心说。”

    “待会儿吧,我让燕莺过去一趟。”林渊说完挂断了通话。

    被吵醒的秦仪有些莫名其妙,也没了睡意,慢慢爬起靠坐在床头。

    没一会儿,燕莺来到了这边敲门,和开门的白玲珑打过招呼后,直接进了秦仪的房间。

    秦仪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燕莺首先对她的房间进行了全面检查,然后又要了秦仪的手机,当场拆开了查看,检查有无被做什么手脚。

    仙界的手机通话模式,来自于某方人间,但通讯模式又和人间的不同,可以说更高级,类似于传讯符的模式,不怕被截听,但若是手机做了手脚那就没办法了。

    秦仪对如此煞有其事的检查方式有些惊疑不定。

    燕莺检查后确认没问题了,又直接用秦仪的手机拨通了林渊,“全面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嗯,好。”说罢把手机给了秦仪接听,她自己退了出去。

    “怎么回事?”秦仪问。

    林渊:“以后涉及到我的事情,或绝密事情,要通过手机联系之前,都要让燕莺或罗康安检查一下。以后我对你说的什么事,没同意让其他人知道的,要对所有人保密,包括白玲珑。”

    秦仪警觉道:“你是说玲珑有问题?”

    “没有,只是觉得你个人没有这方面的鉴别能力,小心点的好。”林渊稍微解释了一下,不可谓不小心。

    换个角度来说,他的幕后身份能隐藏到今天就是靠这小心换来的。

    秦仪:“好吧,什么事,你说。”

    林渊:“你明天安排有事情吗?”

    秦仪:“有,既然来了仙都,肯定要顺带处理一些事情,安排了和几家商会的会谈。”

    林渊:“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把事情推一推,休息一天也是可以的。”

    “你不会是想找我玩吧?”她的语气既兴奋,又有些犹豫,“能不能再等两天,我先把事情处理一下?”

    她没有被情爱冲昏头,还有一贯的理智,什么事摆在前面她还是有分寸的。

    然而她想多了,林渊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不管是空闲还是忙碌,都是满脑子的事情,哪有什么心思去玩,林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纯粹的玩过。

    他也不绕圈子,“明天,监妖司主笔慈沐的孙子慈少青可能会找罗康安挑战……”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秦仪皱眉,“还有这样的事?需要我找人化解吗?”

    林渊:“不用,这事和你无关,你在边上看热闹就好。事情还不一定,你记住,如果明天慈少青找来了,你就借口这个把手头上的事情给推一下,不妨看你的热闹。我要将燕莺给调用一下,燕莺不在,你不安全,不要乱跑被人钻了空子。”

    秦仪迟疑道:“我身边保护的力量足够强大了…”她还是不想耽误事情,有些事情毕竟是预约好了的。

    林渊:“我们的对手很强大,真要动起手来,许多时候手段是超乎你想象的。秦仪,这事听我的。”

    “好吧。”秦仪从了,又道:“明天事情如果推了,我没什么事的话能去灵山找你吗?还没看过灵山内部什么样的。”

    林渊明天另有行动计划,哪有时间陪她,自然是拒绝了……

    “带下去,关进监妖司大牢,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放他出来!”

    监妖司官邸,两眉长及两鬓的监妖司主笔慈沐拍桌而起,指着下站的慈少青怒斥。

    “爷爷,我不会惹事,我只要一场公平的比试……”被强行押下去的慈少青悲声哀求。

    慈沐则气呼呼的背个手在原地打转,若非及时知晓了情况,还不知要惹出什么事来。

    倒不是万及良他们告了状,而是霓霞商会那边及时提醒了他,这种事霓霞商会的黄秋娘知情了不好不报知给慈沐。

    思量再三,还是怕出意外,他又招了人过来,命人将慈少青严密看管好了,不能给慈少青逃脱的机会。

    然就在他以为事情已经摁住了,去了修炼静室刚盘腿坐下之际,静室内的石台上弹出了一道光幕。

    慈沐当即起身,走到石台前挥袖一扫,光幕里出现了画面,站着一个衣袂飘飘的青衣妇人,披肩长发无风自动。

    这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风神邑羽。

    “神君。”慈沐当即行礼。

    风神邑羽:“听说你孙子慈少青明天想挑战罗康安,想与罗康安进行一场比斗?”

    慈沐:“小孩荒唐,不想这么快就传到了神君的耳中,神君放心,我已将他看押,不会让他惹出事来。”

    邑羽道:“我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吧。”

    慈沐略怔,不解道:“不知神君此话何意?”

    邑羽:“小孩子一点打打闹闹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想出那口气,你就让他去吧,不然怕是要憋屈一辈子。”

    慈沐沉声道:“神君,你我都清楚罗康安背后是龙师的势力,龙师的势力已经和妖界那边的势力交上手了,我这里再撞上去,怕是不合适吧?”

    邑羽干脆挑明了,“有人希望你孙子去和罗康安比这一场。”

    慈沐怔住,又问:“谁?”

    邑羽:“你不要管是谁,总之有人想看看罗康安的实力如何,好事先有个打算,就这么简单。”

    慈沐目中疑云重重,不肯松口,“神君,这种事还是让其他人去的好。在您面前,我也不藏着掖着,有话直说。神君,我不想卷入这种事里。”

    邑羽:“你孙子和他的过结,找上去名正言顺。我提醒你一下,你不会真以为洛青云丢了性命是因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吧?洛淼的死,有人想让洛青云去干的事,洛青云明哲保身不肯去做,有人觉得留他也没用了,于是就换了人。慈沐,你也想步这后尘吗?天意难违,懂吗?”

    慈沐呆立在了那,明白了什么,良久后艰难拱手道:“是!”

    光幕里的画面一黑……

    月神行宫,青琢推开了正殿大门。

    大殿中央盘膝而坐的彭希笼罩在一团光辉中,待到光辉内敛进了彭希的体内,青琢这才快步走了过去,跪坐在对面禀报道:“公子,妖界那位又来消息了,催我们动手。”

    闭目中的彭希缓缓道:“她说的我们会伺机而动,时机不到,催也没用,我们和她是合作关系,不是上下关系。”

    青琢道:“她说,罗康安和秦仪都到了仙都,暴露在了台面上的人员都聚集在了仙都,正是动手的好时机。”

    “扯淡!”彭希骤然睁开了双眼,“上次的事才过去了几天?刚对陆红嫣动手不成,罗康安和秦仪就也跑到了仙都,针对的目标立刻凑在了一块,这什么意思?还有,陆红嫣没指证我们,居然咬上了水神洛家。你不觉得其中有蹊跷吗?

    我怎么感觉对方把动手目标聚集在一块是为了引诱我们动手?若是布下了陷阱,难道我们也要眼睁睁往里面跳吗?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暗中行事需要这么着急吗?稳妥才是最关键的!一个陆红嫣跑了都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又盲目动手,那女人是怕我们不倒霉还是怎的?先观察观察再说,那疯女人的话不可全信!”

    青琢颔首,“我知道怎么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