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开山炸石

    “陈尚书来了。”在兖州北部的工地上,原本一群人围绕着眼前的几座大山正在七嘴八舌的商议着解决方案,等到后方传来一阵呼喊之后,陈悦的身形快速抵达众人跟前。

    “陈尚书您来了!”负责这一段工地的是李唐宾和他手下的第二十八都,在汇集了周边十二万民工之后,实际上他们的开凿速度并不慢,只不过却被眼前的沂蒙山余脉给挡住了去路,原本计划绕过这一段区域,将运河原本的直线规划改成曲线,从济州的西边和黄河相连。但是很快这个建议就直接被陈悦给反驳了,担心工程进度的她不得不亲自从徐州附近赶了过来。

    “可以采用迭次爆破法,将山体一角炸开,然后从峡谷之中传过去。”陈悦和李唐宾前前后后在这里转了好几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办法,从两山之间开凿,如此一来,就可以将原本连续打通三座大山变成了横切一座山,工程量可以少一倍以上,也可以尽可能避免曲线弯曲带来的更大工程量。

    在兵仗局和天策军内部试验过多次的迭次爆破法成功之后,实际上用来开山炸石的能力比起以前强大太多,只需要不断依靠火药炸开山体,然后将碎石清理出来,就足以快速通过山区,并且这些碎石还可以变成修筑河堤的重要建材,一举两得之下,让陈悦下定决心采取这个方案。

    “快去,准备挖爪机,让兵仗局的人埋上火药!”因为李唐宾等军方人手在场,这帮家伙也没用民用的火药,反而直接使用给军方专门准备的高纯度黑火药制作的炸药包。如此一来,在起爆之后,效果比起之前爆破的民用火药要强大数倍不止,一天时间,直接将两山之间的山脚给生生的炸开了一道缺口。

    “赶紧给兵仗局写信,这开山炸石还得用威力大的。”李唐宾尝到了好处,不断催促后方送来更多的炸药之后,自己亲自写了封信给陈晔,打算让对方给各个开凿点调运军用炸药包,并且派人通知沿途的各个天策军战队,让他们也如法炮制。

    李唐宾不知道他的这个做法被陈晔知道之后,值得狠下心来重新研制军用火药,反而无意当中促成了火药技术的升级换代,提前将令薛洋都点头的新式炸药给研究了出来,从而让兵仗局开始全面开放民间黑火药的使用限制,从而更进一步的加速了国内在随后大规模的道路建设。

    不过此时而言,大量的爆破在随后黑科技挖爪机等辅助器械的帮助下被迅速清理出来之后,李唐宾也不管峡谷的深度超过了运河规定,直接堵住峡谷两边的缺口,以水泥修筑河堤,生生的将大峡谷改造成了河道,横冲直撞直接继续以炸药包开道,将横在面前的大山从中间直接给强行炸开。

    大量的土石落地之后被迅速清理道两边,成了新的河堤的一部分,废物利用被这帮人给琢磨了一遍之后,甚至于连那些放倒的树木都没放过,直接栽种在了新的河堤两岸,然后轰轰烈烈的继续将河道往北推进,穿过兖州之后,一头扎向了更北的方向。

    这样的事情在随后进入到沂蒙山主山脉附近之后变成了家常便饭,爆破也就成了所有人习以为常的一件事。在这个时代没有人觉得这种简单粗暴的办法有什么不妥,甚至于沂蒙山附近的百姓也闻讯赶来帮忙,让这支从南边延伸过来的大队民工在随后迅速变得更加壮大,其开工的速度也迅速加快。

    而这,也需要更多的物资和器械,导致了江南各大作坊工场收到的订单也飞速增加,进一步加速了整个江南各地工商水平的提升。在成王府先后拨付的三百万贯运河转向修筑费用作用之下,无数的商家几乎是卯足了劲开工,让整个江南彻底一片繁荣,并且因此而出现了重大的行业分工。

    在这种经济促进之下,运往前线的物资也开始根据需要不断升级换代,以前不被重视的黑科技产品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甚至于很多商家连钱都不要,直接自备人手,将新制造出来的机械送到前线免费给工人使用,就为了在实践中得到更多的经验,从而让后续改良变得更加的顺畅。

    在这种情况下,继挖爪机之后,还迅速出现了传送机和升降机,利用各式各样的原理制作出来的器械成了民工最大的帮手,也让陈悦在无意当中开始迅速组建起一整套的运河修筑和挖掘的器械团队,并且在以后的工作当中迅速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只有需求才能推动技术的进步,在强盛的需求之下,工商业开始发生巨大的变革,并且伴随着大量的物资被生产出来送到前线之后,二者之间的关系也迅速得到改变,相互促进之下,虽然消耗非常大,但是进步却也非常快。

    大量的人手在这个冬日里,出没在山东南北各地,不论是平原地带,还是崇山峻岭,都挡不住他们的脚步,一声声的爆炸带起了无边的黑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将其当回事。甚至于到了后来,当爆破成了本能之后,这帮天策军将士和民工,只要一遇到难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用炸药包将其炸开。

    简单粗暴的方式,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提升,也让原本难度非常大的工程在随后迅速加快了脚步,让徐宁等人手中的工程进度表也一改再改。

    “启禀陈尚书,天策军各地军报,我们已经有三处开凿点实现了成功汇合,想来后续任务会变得更加简便,开春之前,越过黄河,不成问题。”这是最新的军报,送到陈悦手中的时候,后者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丝毫没有发现,身后,陆盛已经悄然站在了她旁边。

    周围的其他人和贴身侍女在此时识趣的快速离开,让这个行军大帐之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而等到陈悦回头看到陆盛的时候,更是以神剑惊诧出声,原本一部尚书的威严在此刻烟消云散,露出了小女儿般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