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属意谁人

    “姑娘听说过陈悦陈尚书吗?”薛洋一瞬间脸色愣了愣,不过随即微微一笑,转而自顾自道:“此刻我们这位陈尚书正在你们山东,在主持修凿一条联通徐州,直达幽州的大运河。她就是女子之身,但是却位居一部尚书,手下须眉男子无不倾心佩服。”

    “在成王府治下,女子为官虽然不多,但是却也不是没有,本王所规定的分科取士,取的不仅仅是官员,还是对各行各业有用之才,男女不限。若是姑娘有意仕途,可以去试试明年的春闱。”薛洋摇了摇头,转而道:“本王行伍出身,大多时候都在外行军打仗,所以也不需要什么丫鬟伺候,没得埋没了姑娘一番才华!”

    这一番话算是说的很明白了,薛洋并没有其他的心思,或者说,对于卢明月并没有心思,他所属意的人,是真正能够愿意和自己一起努力前行并且矢志不渝之人。这或许是前世的思想在作怪,更或者说,这么多年和陈潇潇等人一起生活,让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很圆满了,没有必要再去打扰更多的女人,也不愿意被其他的女人打扰。

    “多,多谢殿下提点,明月明白了。”卢明月一瞬间咬了咬嘴唇,一脸的黯然,随即默默起身,但是在看到薛洋之后,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若是明月在殿下尚未起家的时候,遇到的是明月而不是大王妃的话是否,可以追随左右?”

    “应该不会。”薛洋摇了摇头,转而连带一丝感慨道:“你是世家女,而我之来历,世人皆知,本就是山野之人,和姑娘相遇的概率不大,而且我和潇潇经历过最多的风雨,我们能够走到如今,那是缘分,是别人取代不了的。姑娘与其在想这些无用的如果,还不如直面自己的人生,或许,你该尝试着去想想自己真正需要什么,真正需要什么样的男人。”

    薛洋的话带着一丝难以理解的意思,其内容甚至于超过这个时代的认知,只不过对于卢明月而言,此时她所需要的不是理解,而是薛洋能够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至少在对方的心里,还是有过为自己思考。

    所以那一瞬间,她的脸色稍稍变好了不少,随后才扶着卢寿离开了这里,倒是这番话让李稚妍微微愣在了原地,直到薛洋叫她的时候才恍然回神。

    “怎么啦?被刺激到了?”薛洋微微一笑,转而拉着她走到一边笑道:“在想什么?我可没有对卢家女有过什么心思。”

    “我知道啊,不过,你对我们几个是什么心思啊?”李稚妍看着薛洋,倒是也有着一份希望,似乎也想知道对方对于自己,和杨若兰她们是什么样的感情。

    “对于你啊,你该明白的。”薛洋看着眼前的李稚妍,微微一笑,转而道:“当初见你的时候,不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吗?”

    “有吗?”李稚妍微微皱眉,不过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轻斥一声之后才噗嗤笑出声来,转而噘嘴笑道:“明明是你太霸道,把我给抢过来了。”

    “这就是我的一见钟情,如何?不乐意?”薛洋捏着对方的下巴,转而轻轻一吻之后才笑道:“要是没抢过来,那今日成王府岂不是要少一位王妃了?”

    “那正好啊,卢家女不是巴不得得到你的垂怜呢。”李稚妍哼了一声,不过也没来由的笑了起来,薛洋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只不过自己刚刚没听清而已。自己这些人或许才是对方真正一起经历过风雨的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程,所以对方对于自己和陈潇潇的感情,也注定是不一样的,但是无一例外,他的那一份心思,都给了她们,毫无保留。

    “那以后不给你张罗着娶侧妃了?”那一瞬间李稚妍的目光也变的异常柔和,靠在薛洋胸前,仰头看着这个已经成了她生命全部的男人,微微一笑。

    “好,我也不喜欢再多一个侧妃了,有你们在,不是挺好的吗?”薛洋拉着她走进后面的别院小厅,看到陈潇潇等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顿时一笑,招呼李成和陈南岳坐下之后,众人嘻嘻闹闹,倒是将这段时间的忙碌消融于这片温馨之中。

    “稚妍,那个卢明月被夫君打发了?”看着李稚妍也是一脸的笑容,杨若兰挤了过来,朝着对方眨了眨眼睛,转而低声笑道:“刚刚我还和潇潇说,要不要添一副碗筷呢。”

    “夫君说了,他不想再有其他的女人了,有我们就很好。”李稚妍给张晓晗加了点羊肉,转而微微一笑,虽然她们这些人习惯了这种恬淡的生活,但是对于薛洋,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占有欲,少一个女人分享,那么她们自然也会开心不少。

    “确实很好。”看着眼前几女其乐融融,杨若兰点了点头,她和李稚妍年纪最大,对于这种安静但是却温馨的日子也最眷念,在习惯了几人一起生活之后,若是再加入其他人,却未必是一件好事。

    而更重要的是,薛洋马上就要登基了,以后面对皇权富贵,只怕也只有她们这些经历过风雨的女人才能够彼此相互携手,陪伴薛洋一起走到最后,其他的女人,就算对薛洋有着情义,但是却未必能够保持这种生活态度。

    “夫君,这就是你说的烤鱼,我和兰姐姐两个人合力,怎么烤的还是这么难吃?”两人低头说话的功夫,陈潇潇那边也让月儿将一盘烤鱼端了上来,但是没吃一口,就周了皱眉头,转而大呼浪费了这么好的鱼了。

    这种娇嗔倒是让薛洋自己也是心头柔情一动,成亲这么多年,孩子都好几个了,眼前这几个女人却似乎永远都和当初一样。或许这才是他最想要的生活,不在于自己有多少女人,而是自己忙碌了一天的政事之后,回到后院,还能看到当初彼此最美好的那一幕。这份心思,才是他觉得最珍贵的,自己好歹一路走来,并不曾将其遗忘,在如今这个时候,最让他感到平安喜乐的,或许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