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公审

    “启禀主公,幸不辱命,全都抓捕归案,无有人手逃脱。”向杰和沈勇走进来的时候,薛洋和袁袭也在等待他们的消息,此次世家动乱,其根源在于社会阶层的变革,所以事情虽小,但是对于薛洋来说却值得大费周章。

    “于家为首的山东世家共计有两百多人,集中在南四街附近,他们果然是图谋不轨,不仅仅暗藏兵器,而且连床弩和大黄弩都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运进了城内。”向杰一想起来这件事,还是心有余悸,这种大杀器如果真的被对方利用起来,潜伏在暗处用来对付薛洋等成王府高层的话,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还要这玩意?”这话一出口,沈勇也跟着吓了一跳,连自己这边的事情都顾不得汇报,急忙问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兵器没有?”

    “有这两样就已经是死罪了。”向杰气呼呼的将自己死了好几名手下的事情说出来之后转而朝着薛洋拱手道:“主公放心,待此间事了,我会亲赴山东,去将于家剩余的人手全都挖出来,我就不信雷霆杀戮还震慑住这帮图谋不轨之徒。”

    “先说眼前之事吧,山东那边陈武还没回来,让他去办好了。”袁袭摆了摆手,转而朝着沈勇道:“李福海他们呢?有人逃脱吗?”

    “李福海本人不知道从哪得到了点风声,事发之时想逃逃走,被我给抓了回来。”沈勇这边追击的时候大张旗鼓,但是倒也没有出现波折。

    “去传令杨启怀,让他举行公审,将于志宁的所有罪证全部公之于众。”薛洋微微点头之后继续道:“既然事情已经出了,那就想办法将其利用到极致,安定民心,还需要让百姓明了更多内情,从而彻底斩断世家生存之根基。”

    “主公是说李福海?”薛洋只是一句话,但是随即却让袁袭明白过来,跟着笑道:“这件事就让沈勇带头吧,让他带十三司配合杨启怀,把这件事尽快做好,我们不需要世家,百姓也不需要。”

    薛洋的这道命令很明显是打算将这件事彻底公之于众,这也符合他一贯的做法,成王府治下的各州郡之所以能够做到政治清明和百姓积极向下,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种经常性习惯性的公布政治内情,让百姓认同王府的政治举措,从而赢得民意上的支持。

    所以当金陵府开始张贴文告,公审于志宁和李福海为首的两队人手的时候,金陵府大堂外面,是围得水泄不通,逼得沈勇到最后不得不调动大军在一旁执勤,并竭力劝说百姓安静,否则这场公审根本进行不下去。

    “于志宁,你蛊惑人心,怂恿百姓反抗成王府,故意挑拨离间,唆使李福海等人阴谋制造混乱,对抗王府新政,你还有何话说?”杨启怀将于志宁等人押上来之后直接开口道:“暗中携带军中违禁器械,你罪无可恕。于家上下参与谋逆,证据确凿,本王没有冤枉你把?”

    “哼,你一个商贾之后还没资格来审问我!”于志宁对于杨启怀根本就不屑一顾,甚至于根本没理会对方的话。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来定,本官也用不着跟你说着这些废话。”杨启怀看着对方冷笑道:“于家除了你,于志安负隅顽抗,对抗抓捕官兵,被当场击杀,剩余人手和其他世家之人全都招供,是你于志宁一手策划。”

    “是,那又怎样?你就算是能杀了我这些人,那又怎样?世家绝对不会消失,百年之后,还会有新的世家出现。”于志宁冷笑道:“你,杨启怀,你们杨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底细,以前,你们不也是做梦都想爬到世家的位置上吗?怎么?如今不敢这么说了吧?”

    “那是以前,不是现在。”杨启怀也没生气,反而坐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和缓起来道:“以前我等寒门子弟和商贾之家被你们世家打压,沦为贱民奴仆,自然是想要给家族后人找一条出路,这无可厚非。但是如今这个世道变了,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你虽然人在南境,但是你从未见到此地和你们山东有何不同,没有你们世家,我们人人都可以做世家。这个世上的财富、文化和权力传承已经有了新的变化,否则,我这个被你看不起的商贾,怎么会坐在金陵府尹的位置上来审问你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世家家主呢?”

    “于家主,今日本官代表的是是寒门、商贾和普通百姓对你们世家的审问,是审问世家千年以来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把持权力和财富,垄断仕途,践踏百姓,腐化堕落,阻挡百姓上升通道,你们是做尽了坏事,却从未有过一件于国于民有利之举。你们这样的人若是不能被打倒,这天下间,还要我等这些百姓做什么?你们世家自己去种地经商算了。”

    让杨启怀来审问于志宁,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主持过淮南新政,对于世家是深恶痛绝,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更容易引起百姓的共鸣,作为世家对立面的代表人物,商贾,曾经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空有巨额财富,却享受不到任何的社会地位,甚至于比起奴仆好不了多少。这种强烈的地位反差一方面深深地刺激到了于志宁等人,另外一方面,则更是让外面围观的百姓不断点头,以至于到了后来,群情激奋之下,无数的喧哗声开始从外面迅速传了进来。

    “自己好好听听吧,这就是百姓的呼声,他们都要宰了你们啊。”杨启怀看着脸色大变的于志宁冷笑道:“知道你们世家最多的时候有多少人吗?知道百姓有多少人吗?凭什么你们大小猫三两只,却能骑到这千万苍生的头上?你们有什么能力?”

    “现在,清算开始了。”杨启怀将手上的那一份份罪证往地上一扔,看着于志宁冷笑道:“认罪画押,可以让于家留下一条血脉,若是继续顽固不化,那只能彻底铲除于家最后的人手了,千百年之后,于家将无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