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一线生机

    “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世家若是还放不下自己的尊严,觉得自己依旧高高在上的话,那么注定会被时代所淘汰,即使今天我为你们留下一线生机,以后,还是会注定被彻底掀翻。”薛洋看了一眼袁敬平,转而叹了口气。他自己信心十足,但是却不能否认,袁敬平的话其实也没错,一旦天下承平,那么自然会出现新的世家,自己身边的这些从龙之臣的后嗣,他们注定会比平民百姓得到更多的机会,甚至于在别人还在为一日三餐而辛苦努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得到了更多。

    不过这些都阻挠不了薛洋的决心,他所要塑造的不是一个绝对的公平世界,这一点他做不到,任何人在任何一个时代也都做不到。他需要的是一个相对公平,一个能够扩大中层阶级的办法。或许这个世上以后还会出现世家,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垄断知识文化,垄断社会财富达到极致,让其他阶层根本没办法生存和上进的现象发生。

    社会改良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自己掌控了整个天下,也没办法确保所有人都能够得到足够的公平,他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信念深深根植于所有人的心里,让社会公平成为所有人的共识,如此一来,当权者要想稳定朝政,就必须设法尽可能拓宽社会阶层上升的通道,尽可能的确保社会两极分化,从而努力让中层阶级占据大多数。这样一来,整个王朝的根基才会更加稳固。

    “没有其他的转圜余地吗?”袁敬平看着薛洋,跪倒在地道:“若是我愿意说出梁王的下落呢?助殿下早日清平环宇呢?”

    “留下一点尾巴给后人不是好事吗?”薛洋看着袁敬平笑道:“你的这个筹码对我来说意义不大,若是老一辈的人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那么子孙后代无事可做,必然会涂起内耗,不是我愿意把看到的。我所希望开创的王朝,应该是积极向上,对外开疆拓土,为整个国家获取更多的财富、子民,土地,而不是将精力耗费在自己人身上。留下朱全忠,给后世子孙去练练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薛洋的这种想法让袁敬平一瞬间有些失落,但是隐隐然的心头却也带着一丝期待,这位马背上打下天下的年轻人,终究有着不一样的想法,或许这种想法,应该会给这片土地带来不一样的希望吧。

    “既然如此,那我告退了,期待殿下能够梦想成真。”袁敬平默然起身,刚刚行礼要离开,却一下子被薛洋给叫住了。

    “袁丈夫打算何去何从?”薛洋看着对方笑道:“真打算和于志宁一样,走上一条彻彻底底的不归路?”

    “于志宁螳臂当车,妄图对抗殿下,那是取死之道,敬平虽不才,但是殿下文治武功,我等也是衷心佩服,所以不敢和殿下为敌。”袁敬平摇了摇头,转而继续道:“我等会归隐山林,等待殿下成就大业。”

    “你们自己好好生活吧,我无意斩尽杀绝,只要不去挑战新朝新政,世家融入百姓,也许会活的更好。”薛洋点了点头,看着袁敬平笑道:“你和你兄长选择的路终究还是不一样,或许百年之后会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

    “多谢殿下。”这一次倒是让袁敬平肃然动容,看着薛洋的目光更多的是带着一种考究的意思,对方没有要斩尽杀绝的意思,那么就意味着世家还能存活下来,至少中原他这一支还有希望。

    “主公给这等人什么希望?”向杰有些不解,在袁敬平离开之后转而道:“杀鸡儆猴,灭了他们,足以震慑住于志宁他们!”

    “是该杀鸡儆猴,但不是杀他们,而是于志宁。”薛洋摇了摇头,转而看着对方道:“中原世家的事情解决了,剩下的就该处置山东世家了,你们十三司尽快安排,要将于志宁的势力连根拔起,不要留有后患。对于袁敬平这样的人,给一条生路是好事,但是于志宁,他是铁了心吃秤砣,只有强力镇压才能够压制住宵小之徒。”

    “主公放心,交给末将就是。”向杰一听这话顿时来劲了,急匆匆找到袁袭之后,传达了薛洋的意思,而且将袁敬平的反应也一一告知对方和李振。

    “主公还真是大度,留下了袁敬平,或许是给将来留下一线生机了。”李振微微一笑,随即朝着袁袭道:“军师,我看可以让十三司立即着手去办了,直接抓捕于志宁和李福海,将暗卫掌握的人全部一网打尽,如此一来,也不用牵连太多,还能快速平息内乱。”

    “兴绪的意思是,也对其他人网开一面?”袁袭一愣,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种网开一面和薛洋的留下一线生机倒是相辅相成,如此一来也确实不用牵连更多人,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这股逆流。

    两人商议之后,向杰也开始调动十三司快去启动,开始将这张大网迅速收拢。在暗卫不间断监视于志宁等人的一举一动之后,实际上牵扯出来的人确实是越来越多,和李福海有联系的那些商人豪门有不少都被他拖下了水,这个时候收网,确实是一个减少打击面的法子。

    不过此时,于志宁那边也得到了袁敬平前来成王府的消息,对方本来就是去找袁敬平的,结果却被郑山给挡住了,后者也没有隐瞒于志宁,将中原世家的打算一一告知,甚至于郑山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有劝说的意图。

    只不过此时,于志宁是一句话都听不进去,转而看着郑山怒喝道:“你们这样做和举手投降有何区别?我世家的脸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

    “在如今这个时候脸面只怕还没生存重要。”郑山毫不迟疑道:“我中原世家已经集体同意了敬平的意思,若是此路不通,那就回返原籍,从此以后不问世事,也不管你们能否成功。”

    “哼,你们这群懦夫,不配为世家。”于志宁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怒气冲冲离开的时候恨不得掐死郑山,但是此时他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