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袁家的想法

    “主公,有个新情况,不知主公可有时间查看一番?”严明是难得钻进了议事大厅,将一份厚厚的奏报递给薛洋之后苦笑道:“这是袁敬平托人给微臣送来的,微臣看着袁家和于家的主张倒是大不相同啊!”

    “是吗?我也来看看。”李振抱着一大堆军中急报刚刚进来,一听这句话顿时乐了,直接抢过奏报扫了几眼,转而笑道:“严先生你看错了,这袁敬平是想和我等分权,还想做世家的美梦呢,和于家只是手段不一样,但是根子上都差不多,主张世家垄断官位啊。”

    和袁袭对杨行愍感兴趣一样,李振对于朱全忠和他手下的文物群臣也都一样有着天然的兴趣,所以他几乎没怎么看内容,就直接一口道出袁敬平这份奏报内的主要内容。

    “痴心妄想,大唐都走了两百多年了,科举取士,其意图就是打破门阀世家垄断权力,到了如今,还想着这种好事。若是天下之权都归他世家,那还要百姓何用?”薛洋摇了摇头,将奏报扔到一边转而道:“先生代我给袁敬平,不对,是给天下所有世家回复一份公开文告,大唐以数代君王之力,力行科举取士,就是为广大寒门和百姓争取一条往上之通道,到了薛洋这里,若是还走回头路,那岂不是对不起大唐历代列祖列宗?那这天下百姓还有何希望可言?”

    “世家若想出仕,就要公平公正和普通学子在科场上一较高下,遵循成王府现行的分科取士之法,没有任何例外。”薛洋起身之后,面带肃然,朝着严明道:“我也不会给任何人特权。世家不思进取,是他们自己断送了自己的根基,现如今还敢舔着脸跑到我这里来索要胜利成果,这天下能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吗?”

    这句话算是彻底点燃了整个金陵的民心,在严明随后洋洋洒洒数千言的布告被迅速张贴的全城都是之后,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矛头也迅速对准了所有的世家。甚至于有部分激进的百姓开始将南境自家的工商豪门也都算进了世家的行列当中进行口诛笔伐。

    这股风在随后开始以金陵为中心迅速蔓延到整个江东各州郡,无数百姓和寒门开始齐聚各地府衙门前,强烈反对世家的主张,坚挺成王府到底。

    这些都是在历年分科取士当中看到了希望的百姓,分科取士实际上更有利于学子充分实现自己的理想,并且让那些无心仕途或者天赋不在此的人也能够享受到社会各阶层的尊重。这些人的数量已经逐年增加,并且在社会各行各业当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他们成了此次反对世家主张的中坚力量。

    所以很多人在随后纷纷启程前往金陵,各地官府甚至于派出衙役随行护卫,而那些唯恐自己受到牵连被当做世家打压的工商豪门,更是纷纷对外宣称,凡是各州府送往金陵的这些百姓学子,其衣食住行全部由他们负责,坚决对抗世家大族卷土重来。

    “没想到我世家门第,在如今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金陵城内几乎是所有人群情激奋,开始纷纷前往成王府门口表达自己的愤怒的时候,袁敬平等人是着实狼狈不堪,甚至于连门都不敢出。这些被挑战了底线的百姓将所有的外地口音的人全都当做了世家对待,数日之内甚至于出现了无数伤害外地人的案件,如果不是金陵府处置还算公允,并且竭力劝说百姓,莫要一杆子打死所有人,只怕金陵城会瞬间彻底失控。

    “这个成王挑动百姓来朝世家发泄怒火,这是要做什么?以为靠那些满身同臭味的商人和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泥腿子就能治国平天下不成?”袁敬平身边是郑氏家族的郑山,相对于山东世家而言,中原世家的数量更少,原本就被朱全忠掏空了家底的他们在天策军犁庭扫穴之后,更是力量微博,袁敬平也是不得已才会选择另外的路,想要上书薛洋,以支持对方登基称帝的条件换取世家能够重新崛起。

    但是没想到的是,换来的结果却是更大的反击,这一回,薛洋出手之后,等于是在这个即将建立的新朝当中形成了一股自上而下群起反对世家的趋势,彻底断了世家再起的根基。

    这一下算是直接将袁家为首的中原世家逼到了绝境,留给他们的就只有两条路,其一是放弃自己的世家身份,从此以后他们引以为傲的豪门门第从此不复存在。在未来必须要和他们所看不起的升斗小民和工商贱民来争夺入世的机会。要么他们就只能向于志宁屈服,跟他们山东世家合流。

    这两个办法实际上对于袁敬平来说都不可行,前者是彻底投降,放弃了世家最后的尊严,而后者在他看来更是无异于螳臂当车,自取灭亡。他丝毫不怀疑,在战场上有无敌气势的天策军在他们身上会栽跟头。如今的天下已经一统,光是看外面那些百姓的反应就知道,薛洋的统治已经稳如泰山,这个时候别说世家只是些残余人手,就算是全盛时期,也无法和这样强大的政权正面抗衡。

    “我打算正式前往成王府,递上拜帖,面见成王。”袁敬平深吸一口气之后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沉声道:“无论如何,对于我等来说,都必须要争取一次机会。”

    “成王会见你吗?”郑山叹息道:“成王用这种法子来宣告打压世家的主张,只怕未必会听你的,改变自己的初衷,而且成王和他身边的起家之臣也没有一个是世家成员,我们是没希望了。”

    和其他诸侯不同,薛洋自从岳西崛起之后,除了高济他们之外,其他高层全都是清一色出身寒门,或者干脆就是普通百姓。这也导致了他们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摒弃了世家这个阶层,转而组成了一个不依赖世家,甚至于内部全部都是反世家的势力组成的政权。

    “一线生机,总是要试试的。”袁敬平叹了口气,也因此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他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需要当面才能起到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