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随机应变

    “大统领,张大勋好像把事情办砸了。”李福海急匆匆而去之后,暗卫也随即将消息送到了向杰跟前,并且苦笑道:“李福海的对话都在这里,但是听他的意思,好像要出变故。”

    “那是自然,张大勋把我们的底牌都给漏了,人家能不出变故吗?”向杰哼了一声之后摇了摇头,张大勋没干过暗卫的活,而十三司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多数时候却只有检察权,而没有处置权,也导致了他们必须要借用这些现有的军政机构才能完成任务,这也让向杰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总觉得没有以前对付帐前都他们这些诸侯人手的时候那样随心所欲。

    “就这么点困难就完成不了了?老四你最近是不是懈怠了?”向杰在来到袁袭跟前的时候,反而被对方给训斥了几句,转而摇头道:“金陵是你的大本营,你不会连李福海接下来要干什么都猜不到吧?”

    “他想引我们和于志宁这伙人正面冲突,自己从中渔利,那我们来压制于志宁,逼迫对方和他合作。”向杰瓮声瓮气的开口道:“但是主公的意思是攘外必先安内,先对付李福海,然后出手收拾于志宁,所以——”

    “所以你就不会做了?”袁袭撇了撇嘴,直接摇头道:“主公的意思是要将他们都给收拾了,而且是将隐藏起来,和这些世家藕断丝连的人连根拔起,不是让你死板教条,否则的话,对付他一个李福海,用得着你们出手吗?你往日里那股机灵劲都哪去了?随机应变你懂不懂?”

    “军师的意思是?”向杰被这句话说得脸色一怔,随即道:“不管李福海把谁送过来,我们都照单全收吗?”

    “可不是照单全收?”袁袭瞪了他一眼之后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道:“折腾了这么一圈,李福海的后路被断之后,一定会怀恨在心,这个时候他只怕要放出一个大炮了,非给于志宁炸个半死,你马上派人盯着他。”

    袁袭的猜测没有错,怒火中烧的李福海在第二天一早就指使手下前往金陵府告密,把跟随于家南下的最大的一个山东世家,沂州赵家给出卖了,而且拿出了详实的证据证明对方暗中网罗金陵城内的闲散人员伺机破坏城外的天地坛,并且鼓吹天策军击杀唐皇,薛洋得位不正的种种消息,并且列举了赵家勾连的一众人手,将于志宁的小儿子于瑾给牵连了进来。

    这个消息事关重大,金陵府根本接收不了,很快转到了十三司这边,早就提前一步得到消息的向杰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下手,开始按照李福海提供的消息和证据迅速前往南城附近,将赵家为首的这一众团伙连根拔起。

    这么大的动静震动了整个金陵城,一连串抓起来足足数百人之多,而且动作神速,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化妆成五城兵马司士兵的十三司暗卫犹如亲见一般的行动除了造成周围百姓议论纷纷之外,更让于志宁差点跳了起来。

    “他们直指赵家宅院,而且中途没有询问任何人,只怕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有人告密啊。”这种时候,这种猜测不需要说,于志宁自己就能想明白,但是等到他看着紧急前来询问对策的这些人慌张的脸色的时候,更是一瞬间明白了告密者的心思,这是存心要利用天策军彻底打垮他们这些人对抗薛洋的信心。

    “既然知道这是有人告密,那就各自想想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想灭我世家根基。”于志宁说到这里双眼赤红道:“此事我决不罢休,稍后我会去找袁家家主,设法联络人手疏通,看看能不能先把赵家人给保出来,但是叛徒我们必须马上将其揪出来,不然的话我们在明,他在暗,只怕我们这些人的脑袋都是他用来讨好薛洋的进阶路石!”

    “家主,我们是不是该立即从南四街转移出去?这里只怕也被天策军的探子给盯上了。”这是此刻所有人的心声,赵家出事的地点距离这里可不远,就算是有人告密,金陵府也不可能会如此快捷!

    “那就派人另外寻觅地点,实在不行就联络李福海,我们先搬到城外去!”于志宁点了点头,此时忽然想起了李福海说的话。

    “家主,外边,外边我们的人传来消息。”于志宁这边的话刚刚说完,一个于家仆人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顾不得其他张口道:“有人在金陵府看到了药材商人孙士毅的踪迹,就在赵家出事之前进入过金陵府大堂。”

    “金陵府?抓走赵家和老四的不就是金陵府的差役吗?”这句话之后,于志宁身边,二房的于志安怒斥道:“这个孙士毅不会真是出卖我们的人吧?”

    “孙士毅有几个胆子敢得罪我们?”于志宁摇了摇头,来回走了几步之后转而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于志安目光闪烁道:“孙士毅现在人在何处?派人去找,就说我有要事找他,看他还敢不敢来!”

    “你去见他?这太危险了?万一这孙士毅真的是出卖我们的人,那岂不是要被一网打尽了?”于志安急急忙忙起身道:“还是我来出面吧,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不行,这件事必须我亲自来做,否则的话孙士毅不会露出底细的。”于志宁摇了摇头,转而一把抓住于志安道:“老三,你去找袁敬平,去告诉他,如今山东和中原世家就只剩下这最后一点人手了,大家合则两安,他若是不想被薛洋各个击破的话,就必须想办法帮我救出赵家人。否则我山东世家倒了,他们也绝对跑不掉。”

    “这!”于志安面带难色道:“袁敬平的心思和我们可不一样,他们如今可是想走另外一条路——”

    “世家想要涅槃重生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其他的,都是死路。”于志宁毫不犹豫的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转而大袖一挥直接怒喝道:“若是不能给世家闯出一条生路,我等南下还有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