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破绽

    “军师,查到了,李福海在找李九霖兄弟的下落,而且还真让他给找着了。”向杰这边在安排十三司跟踪李福海之后,很快摸清楚了对方的所有底细。在金陵这个十三司大本营,没有什么是他们打探不到的消息,短短几天时间李福海和于志宁周围的所有人全都被暗卫全盘摸查过。

    “正愁不好对他下手,结果就来了,这可是李福海自找的,不能怪我们。”袁袭微微一笑,转而朝着向杰点头道:“老四你派人摸过去,记住让军法处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出面,只要这个李福海一去搭救李九霖,立即抓捕,然后将他网罗的那些南境大小商家全部给我关起来,切断他们和于志宁的联络,然后看着他狗急跳墙,能蹦跶出什么来。”

    袁袭是难得起了兴致,亲自指点向杰部署人手,所以很快一张围绕着李福海设下的大网就迅速张开了,只不过此时的他并不清楚,反而在打探到李九霖兄弟被关在城外的水师都督府内之后,就迅速利用自己的关系混了进去。

    因为水师的龙江造船厂和扬州造船厂在大规模建造战舰的时候曾经采购了李福海手中大量的优质木材,所以他和水师都督府的很多将领关系都很熟,进入其中几乎没有任何难度。

    “大都督不在吗?”雷凌跑到南边查看演州的港口建设去了,所以都督府留守的就只有长史李太行一人,这也让李福海脸色微微变得不好看起来,他的人情关系暂时是用不上了。

    “大都督年前是赶不回来了。”李太行和李福海的关系就不是很好,二者曾经闹过很大的矛盾,所以见到对方鬼头鬼脑的钻了过来,头也没抬就直接开口道:“想找人年后再来吧!”

    “没事,李长史在那也是一样!”李福海凑过来咬牙陪笑道:“好歹都是一个李字,想找长史打听点事情。”

    “又是木材采购的事情?这我可做不了主,大都督已经决定,今后水师造船厂全部采购南洋运送过来的大木,你们国内的木料进不了了。”李太行直接摇头道:“你便是找到大都督那也无用,这是主公定下的国策。”

    “不说木材的事情,殿下定下的规矩我哪敢挑战?”李福海连连摇头道:“我只是来问个人,我听说从山东抓回来的李九霖被关在水师大牢里是吗?能不能问问李长史,他如今有多大案犯在身?可有获救的机会?”

    “步军抓回来的战俘那是要步军才能处置,我们水师只是暂时接手看押,你要是想问这个,自己去找五城兵马司去,明日一早,水师大牢里的这些战俘就该移交过去了。”李太行有些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转而摇头道:“你在山东有亲戚?”

    “算是亲戚吧,我祖上也是沧州李家一支,只不过迁徙南下,才定居江东。”李福海随后编了个理由道:“好歹也算是同宗,不能见死不救,多谢长史告知,我马上去五城兵马司询问一番。”

    李太行没有理会李福海,但是不等对方走了片刻功夫,向杰就直接出现在他面前,这才让他意识到李福海来这里的目的,转而二话不说直接将李九霖兄弟几个全都一股脑塞给了十三司带走,更是从花名册上将其人的名字直接被给删掉了。

    “这老东西还真是图谋不轨啊,不过他此前跟我说,和李九霖算是同宗。”李太行想了想之后,将唯一记起来的这句话告知了向杰,也一瞬间让对方愣了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顾不得和李太行再说话,就转身急匆匆离开。

    被十三司从中间截胡,而且带走了李九霖等人之后,李福海在五城兵马司自然问不出什么来,不过还没等他离开,五城兵马司统领张大勋倒是接到了一份急令,反倒是对李福海开口道:“李九霖等人已经被人告密,现如今被移交给了王府护卫队,现在看来,应该是被酌情审判了。”

    “告密?能有什么人告密?大统领能否说明白点?”这句话让李福海心头一沉,急忙拉住张大勋问道。刚刚那份密令他看着张大勋打开,而后者随后的语气就变了,这分明就说,转变就在这份密令上。

    “谁知道,密令上就这一句话,让五城兵马司不要管这件事了。”张大勋倒是很大方的将密令递给了李福海,转而随后摇头道:“这个节骨眼上谁还会去告密他们几个战俘?估计是山东那边的人干的吧,你是不是来打探我这之前,被人知道了要搭救李九霖?”

    “我只去了水师那边,见到了李太行——”李福海刚刚说完这句话,张大勋就直接摇头道:“你糊涂,李太行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水师的嘴巴永远都大的很,消息在他们嘴里根本就藏不住,八成现在全金陵的人都知道了。想找个李家的仇人还不简单?那些知道李九霖底细的,多了去了,这几天不下于好几拨人在打探他的消息,还都是外地口音。”

    “你说什么?好几拨人,还外地口音?”这句话吓了李福海一大跳,瞬间目光变得彻底阴沉下来道:“该死的,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居然敢玩阴的!”

    “什么玩阴的?这金陵城中还有谁敢和你作对不成?”张大勋有些诧异的问道:“还是你得罪十三司的人了?”

    “我就是想得罪那也得有机会才成!”李福海随后骂骂咧咧说了一句之后自己也愣住了,转而道:“你是说这密令是十三司给你送来的?”

    “废话,不是十三司的话还能称为密令吗?”张大勋瞪了对方一眼,这一开口,也让李福海迅速找到了其中的关键,转而看着张大勋问道:“十三司一般都是想谁汇报大事?”

    “你想做什么?”张大勋被这突然而来的问题问的心头一突,转而摇头道:“这还用问吗?自然是直接上报主公,然后转呈枢密院和中书省啊,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就别管了,瞧好了吧!”李福海冷笑一声之后转而匆匆离开,看着他的背影,张大勋忽然有一种特别后悔的感觉,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这几句话当中透露出来的意思足以让局势发生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