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追封

    工部为了抓紧时间修建天地坛,甚至于截留了一部分原本应该北上修筑运河的队伍,并且首次在进行大型工程的时候,以民间队伍为主,工部派人现场监督的法子来运作,硬生生的以两个月的时间,按照薛洋亲手制作出来的天地坛图纸,在金陵城外的钟山修建了天地坛和太庙,并且首次将这两尊建筑放到了一起。

    景福三年的年底,金陵这边在第一场雪之后,两项工程也快速通过验收,并且引来了薛洋亲自参观。

    实际上所为的天地坛就是后世他自己所见的模样,只不过添加了部分自己想象的色彩,毕竟他只是去参观过一次,走马观花之下,根本就没搞清楚内部的结构,所以大概图纸出来之后,剩下的还是工部和紧急被抽调过来担任礼部尚书的孟昭图负责,将里面的东西重新填补完成。

    但饶是如此,在薛洋自己亲眼见到类似于后世的天地坛样子之后,还是露出一丝微笑,转而朝着袁袭笑道:“军师以为如何?”

    “符合主公的气质。”袁袭忍不住捂脸,他是没看出眼前这两个圆顶方面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好的,原本礼部社稷的祭天坛是按照大明宫前大唐朝廷的样式得来的,还是孟昭图等人花费了好长时间才复原出来的,却被薛洋直接以工程浩大为理由给否决了。

    现如今的薛洋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神经质了,凡是工程浩大,程序繁琐的他都看不得眼,所以这两个月,礼部几乎是每天都要和他吵架,孟昭图几次被骂的出门的时候都晕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主公您满意就成!”孟昭图大冬天的都觉得额头冒汗,薛洋平日里是和颜悦色的,几乎从来不会和人翻脸,但是这股子较真的脾气却一如从前,认准的事情谁都说服不了他。

    “主公,太庙到底要追封几代啊?微臣和昭图商议了一下,还是留下了七代的位置,但是具体情况请主公定夺。”严明见到薛洋带头走向太庙,赶紧上前几步问道:“这事情虽然有难度,但是也不能丢在这里不办,不然的话传出去容易惹人笑话!”

    “追封三代吧。”薛洋想了想叹了口气,自己来到这一世,若不是成了家,有了儿女,只怕还真是了无牵挂,但是却不能不为这具身体留下点什么,所以想了想之后点头道:“至于怎么办,我也不太清楚,我的底细大家也都清楚,真要查究起来的话,只怕也未必能查出什么来!”

    “主公同意的话,此事交给微臣和昭图去办即可。”薛家虽然在霍州并没有留下什么,但是严明显然也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追封七代那是强人所难,他自己都没把握,但是若只是三代的话,那还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所以在和孟昭图相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

    追封的事情并不仅仅是太庙这一块的事情,还涉及到薛氏族谱和皇室以后传承的重大问题,所以或许有着后世理念的薛洋不太重视,但是对于严明来说,却是一个比建造太庙和天地坛更为重大的事情。

    这件事以至于在随后连袁袭和李振都参与其中,调动十三司安排了大量的人手在舒州境内进行大量的走访工作,并且查阅了整个霍州所有的典籍地方志,将当地所有姓薛的全都暗中排查了一遍,这才有了点头绪。

    “军师,这查出来的真可信吗?”向杰是一脸怀疑,转而拉着袁袭低声道:“我去问过大王妃和陈家老爷子,苍翠山那一带根本就没有姓薛的,主公一家在那里估计是逃难过去的,这谁知道到底是从何处逃过去的?主公自己都没印象,我们就这么递上去只怕主公能骂死——”

    “主公不在意这个,而且这份名册上的几个人都没有子嗣留存,周围并无其他亲眷,属于孤族。”袁袭摇了摇头,转而道:“如此一来,还能成为主公的远祖,已经算是有了香火传承了。”

    “好吧,总觉得主公若是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向杰苦笑不已,但是却只能硬着头皮将这份汇集了军政两方加上十三司查询的结果递给了薛洋。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薛洋只是扫了一眼,根本就没在意这些细节,就转而让其拿给孟昭图去安排,甚至于连里面出现的人名都没在意。

    如此一来在往上推了两代之后,加上薛洋的生父薛令明就组成了三代世系,也算是完成了基本的太庙体系。只不过在孟昭图等人看来,这样的太庙世系还是过于单薄,但事情却无可奈何。

    “好了,这件事非人力所能为之。”薛洋倒是摆了摆手,随即目光灼灼道:“人应该往前看,不要将精力过于追溯前程往事,子孙后代当是一代比一代强,而非为求昔日荣光而荒废眼前大事。如今我等所做的是恢复汉唐雄风,所以,如何建设一个媲美汉唐的帝国才是正事。至于追封,能有则有,没有那就是没有,强行捏造,只会暴露心虚的底气,反而被人笑话。”

    “主公说的是!”这句话倒是让众人释怀不少,同时袁袭也是眉头一皱,转而朝着薛洋道:“主公是听说什么了吗?最近金陵城内来了不少南下逃亡的世家大族,他们在民间散布的消息可不是这样!”

    “我知道!”十三司没有位列枢密院的编制,这也是薛洋打算组建一个完整的特务机构,虽然没有锦衣卫那样大的权限,但是监视内外的作用正在逐渐发挥,所以袁袭能知道消息,他更是一早就清楚。

    “也不用担心什么,不过是一群败军之将而已,在战场上尚且打不过我军,失败了变成了流亡之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薛洋见到袁袭脸色不好,反倒是起身笑道:“对付他们我有的是办法,军师不必着急!他们现如今流亡金陵,估计过一段时间就又该流亡新都了,别理他,他们自己就会不打自招的。”